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药品集采试点范围扩大: 药价或进一步下降

作者:朱萍 2019-09-14 09:25

首批“4+7”试点城市集中带量采购入选品种在2018年12月公布,自今年3月份起至今,11个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开始执行带量采购。目前,第二波全国药品集采也是蓄势待发,新一轮带量采购将于9月24日开标。

首批“4+7”试点城市集中带量采购入选品种在2018年12月公布,自今年3月份起至今,11个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开始执行带量采购。目前,第二波全国药品集采也是蓄势待发,新一轮带量采购将于9月24日开标。

9月1日,全国药品带量采购联合采购办公室(下称“联采办”)于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下称《文件》),向全国药企发出了25个药品的“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邀请函”。

9月1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网站发布的《国家医疗保障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6633号建议的答复》(下称《答复》),介绍了试点运行以来的药品降价幅度以及未来工作重点,并提到近期研究制定了以“适度竞价、多家中标”为主要思路的扩大试点实施范围方案。

在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看来,第二轮集采不是产品扩容而是区域扩容,即便只增加了两家,对新入围企业也是一个利好,更公平,多家中标可以规避以往“独一家”断货的风险,增加中标企业数,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独家供货压力。一位第一轮集采中标药企市场部总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药品仍有较大的降价可能,药企之间的竞争会非常激烈。

“多家中标”新规

国家医疗保障局在《答复》中称,集采试点目的是探索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药价形成机制,降低群众药费负担,规范药品流通秩序,提高群众用药安全。

“近期,国家医保局会同有关部门,在认真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研究制定了以‘适度竞价、多家中标’为主要思路的扩大试点实施范围方案,并召开医药企业座谈会,听取意见建议,企业普遍赞同方案总体思路,认为方案从大局出发兼顾了各方利益,坚持公平开放原则,在价格已经基本回归合理水平的情况下,弱化竞价,突出保障长期稳定供应的目标,符合产业发展要求。” 国家医疗保障局表示。

即将启动的新一轮药品集采较之第一轮有新的突破。第一轮试点的“唯一中标”规则在新一轮全国范围内的带量采购中,将采用“多家中标”新规。

按照《文件》规定,首年约定采购量按以下规则确定:实际中选企业为1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实际中选企业为2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60%;实际中选企业为3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70%。同时,次年约定采购量按该采购品种(指定规格)首年实际采购量一定比例确定,次年约定采购量原则上不少于该中选品种首年约定采购量。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扩围对前期试点发现的问题予以改进。此次确定的同一品种药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将有多家药企中标,有效避免独家中标后供应量难以保障的问题。

史立臣也指出,以前是“独一家”中标方案,存在很大的断货风险,而增加中标企业数,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独家供货压力。

如今年6月,河北省药品集中采购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对福辛普利钠片集中采购的公告》。该公告称,试点中选企业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已承诺在该省以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选价供应福辛普利钠片(10mg×14片),但该企业生产能力尚不能满足该省采购量需求。

药价或进一步下降

在上述《回复》中,国家医疗保障局按照“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思路,组织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组成采购联盟,推动回归“量价挂钩、招采合一”的本意,选择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集中公立医疗机构药品用量,在确保质量和供应的前提下,真正落实带量采购,降低虚高药价。31个试点品种有25个中选,药品中选价与试点城市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2%。目前,试点运行平稳,运行效果好于预期,患者医疗费用负担显著降低,推动实现仿制药替代。

实际上,中标对销售拉动较大。通过已中标的上市药企目前披露的半年报可以看出,企业获得了更高的销售市场占有率。科伦药业(002422.SZ)产品“百洛特”作为同领域第一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在“4+7”带量采购中标后,迅速覆盖11个重点城市的200多家三级医院,上半年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97.14%。同时,随着福建、河北等省份联动“4+7”中标结果和带量采购政策的进一步推进,科伦的市场份额还将进一步提升。

科伦药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得光在不久前的一次机构调研中坦言,“4+7”带量采购政策对科伦药业而言是一个重大的机遇。“我们有众多新产品上市,以前产品进入大医院门槛很高,‘4+7’推出后,给了科伦产品的进入机遇。”

不过,对于新一轮的集采,多位业内人士预判,后续未来药品价格或还将进一步下降。由于要求所有企业以不高于“4+7”城市的中标价格申报,报价最低的企业直接中选,后续竞价价格只会降不会增,药企不降价就可能面临生存危机。

而非中标企业受影响也在进行降价。如 “4+7”竞价中,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250mg×10片)以547元中选,降幅为76%。竞标失利的齐鲁制药开始在非带量采购地方的价格猛降,浙江、黑龙江、陕西省等省集采部门纷纷发布公告,称经企业主动申请,齐鲁的吉非替尼片(规格:0.25g×10片)价格至498元/盒,此价格比阿斯利康的中标价还低了49元。

上述市场部总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业界目前都在密切关注9月24日新一轮带量采购开标情况。“国内企业同质化,价格战竞争太厉害了。”

在史立臣看来,通过带量采购、一致性评价等,短期内不会给行业带来真正的洗牌,具体洗牌的结果真正出现,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姜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