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谷歌负面缠身

作者:姚心璐 2019-06-25 08:01

这家科技巨头正在面临着垄断、高管性骚扰、临时工待遇等一系列问题。

谷歌丑闻缠身_meitu_1.jpg

“谷歌请不要作恶”、“这样不对,谷歌”,在美国加利福尼亚谷歌总部的园区内,几百人举起标语,表达着对这家科技巨头的不满。

6月19日,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东大会上,股东提出了包括同股同权、员工待遇不平等、性骚扰事件等13项抗议。和往常一样,Alphabet的掌舵者拉里·佩奇再次缺席了这次股东大会,在双方矛盾激化时,有股东指责称,佩奇的缺席是对问题的“刻意忽略”,并将之称为“可耻”的行为。

谷歌正在经历近年来最大的危机,其中一部分体现在业绩上。今年一季度,谷歌遭遇了2015年以来的最慢收入增长,季度收入363亿美元,较分析师预期低约10亿美元。在业绩公布后,谷歌股价盘后大幅下跌超过7%,创下近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更让谷歌焦头烂额的是最近一年中不断陷入的各种道德风波:垄断、高管性骚扰、员工待遇、用户隐私等。

有人将6月19日的股东大会称为“大型抗议现场”,股东在场内抗议,员工则在场外的园区中举起了抗议标语,甚至有股东表示,谷歌应该“自愿进行拆分”。

在谷歌高管层对公司绝对控股的背景下,这场抗议最终以13项提议全部被否决结束。不过,对于当下的谷歌来说,借助股东大会的此次抗议不是开始,也不会是结束。

欧盟重罚

2019年3月,谷歌又一次接到了欧盟的罚单,罚款金额是17亿欧元。

说“又一次”,是因为在过去的两年中,谷歌已经收到了两张欧盟罚单。2017年6月,谷歌因被欧盟认定操纵购物搜索结果,将自有购物服务的呈现优先于竞争对手,从而被判24亿欧元罚款;第二次罚款则是在去年6月,谷歌被认定利用安卓系统的支配地位强制手机制造商捆绑安装谷歌产品,再次收到高达43亿欧元罚单。

事实上,对于“反垄断”,欧盟与谷歌结怨已达9年。早在2010年,欧盟反垄断负责人乔奎因·阿尔穆尼亚上任伊始,即向谷歌表示,收到来自英国购物网站Foundem、法国搜索服务eJustice和微软旗下Ciao部门投诉,他们认为谷歌凭借其在市场的优势地位,在搜索引擎中存在比价排名、非正常显示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过去,谷歌曾用一些软件对垃圾邮件以及试图入侵谷歌系统的程序进行过滤,”当时的指控这样写道,“现在,它们却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干扰搜索和查询服务,将某些网站从搜索结果中完全剔除,或将它们的显示位置排列在最后面。”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2014年,阿尔穆尼亚曾一度宣布,谷歌已经提交了完整的反垄断和解协议,并承诺在专业搜索结果中展示竞争对手的信息。不过,这一表态引起了欧洲部分成员国的不满,时年5月,德国和法国部长致信阿尔穆尼亚,批评这一和解计划。

在多方原因下,2014年秋天,欧盟宣布与谷歌的和解计划未能达成,针对后者的反垄断调查再次启动,从而引出了此后连续三次的“天价罚单”。

最近一次的17亿欧元处罚则围绕着谷歌的AdSense展开。这是一项源于2006年的广告业务,使网站可以凭借流量获利。在加入AdSense之后,电商、媒体等公司,可以将谷歌搜索框置入自己网站,在访问者使用该搜索框时,谷歌会同时向其展示广告,广告佣金则由谷歌和该网站共享。

之所以被诟病,是因为在这项业务推出伊始,谷歌要求这项业务的客户签署排他性合同,禁止他们在网站上有谷歌搜索的同时,添加其他竞争对手的搜索引擎。

对于谷歌来说,值得被称为好消息的是,欧盟的此次处罚属于一次“滞后监管”,并不会直接对AdSense产生冲击——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AdSense对谷歌的重要性日益走低。根据彭博社报道,截至2015年,该业务为公司贡献收入不足20%,此后比例仍持续下降。在AdSense不景气的情况下,当欧盟于2016年对此立案时,谷歌已经完全取消了这些与竞争对手相关的条款。

不过,欧盟的多次监管,仍然对谷歌在欧洲的市场份额产生了影响。据欧盟表示,在2006年到2016年期间,谷歌在搜索引擎市场中的市占率高达90%,通过最近两年的处罚和整改,截至2018年,这一比例已经大幅下降至60%左右。

拆分“危机”

或许是受到欧盟影响,在2019年5月,印度、意大利先后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

在意大利发起的这场调查中,关注点转向谷歌的智能设备软件。根据意大利反垄断机构的声明,谷歌拒绝将意大利公司Enel开发的“Enel X再充电”应用软件集成至谷歌的“Android Auto”中,这被视为对竞争对手的一种排斥。

据意大利反垄断部门表示,这一调查程序将于2020年5月30日之前完成。

比起上述国家和地区的调查,对谷歌来说,当下最为严峻的是来自“大本营”美国的反垄断调查。6月初,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司法部等多家监管机构正准备对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四家科技巨头进行反垄断调查。

消息在周末传出后,谷歌A类股周一开盘即暴跌近7%,当日收盘下跌6.12%,市值蒸发超过470亿美元。

这并非谷歌第一次在美国本土接受调查。2011年6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曾对谷歌开展这一调查,不过,在谷歌同意对设计搜索广告的搜索业务进行改动后,双方在一年多之后达成和解。“尽管谷歌业务并不都是有益的,但总的来说,我们不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让FTC在美国法律框架下质疑谷歌这方面的业务,”时任FTC主席乔恩·莱博维茨表示。

然而,这一次谷歌所面临的局面远不如8年前轻松。法新社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对于谷歌等科技巨头,美国“准备展开堪称史无前例的广泛调查”。

今年以来,“拆分谷歌”屡次被提及。“多年来,我一直在谈论谷歌是如何扼杀竞争的,”已经宣布参选2020年总统竞选的参议院伊丽莎白·沃伦,多次强调谷歌和其它科技巨头的“权力太大”。沃伦在政治巡演中表示,当选后将推进这几家科技公司的拆分,她提议将其拆分为基础服务和产品,让科技公司无法既当裁判、又做运动员。

此前,鲁珀特·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澳大利亚分部也曾向澳大利亚政府建议,应强制谷歌母公司Alphabet将其搜索职能部门与其余业务部门剥离开。

在美国的反垄断调查中,对巨头的拆分一直处于话题中心,为了避免巨头公司对产业形成垄断、抬高价格、扼杀竞争,美国在对行业巨头发起反垄断调查后,可能会达成公司拆分的判决。

最近几十年中,最著名的反垄断拆分案应为1984年的AT&T事件。由于垄断了美国甚至加拿大的电话业务,AT&T在调查中败诉,被拆分为8家公司,此后,这家百年公司逐渐走向衰落。伴随技术更迭,AT&T的影响力越来越小,最终在2004年被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除名。

尽管一些论证认为,与历史上曾被拆分的几家巨头相比,谷歌、亚马逊等平台型公司所造成的“垄断”情况不同,并且他们在全球范围内仍然面临着诸多竞争者,但支持“拆分”的声音仍然反复出现。在6月19日的Alphabet股东大会上,就有股东提议称,谷歌应该考虑自愿拆分,而不是“等待反垄断机构设置一条道路”。

道德困境

反垄断调查只是谷歌众多“窘境”中的一面,在过去一年中,谷歌正面临着多方面的“道德拷问”。

使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去年11月2日的谷歌全球大罢工:在谷歌总部,以及纽约、东京、柏林等全球20多个分部,超过2万名谷歌员工喊出“我们要透明度、追责和架构调整”的口行,集体罢工游行。

这场罢工的导火索,是谷歌的“高管性骚扰事件”。这本是一场旧闻,但《纽约时报》在去年10月25日发表了《谷歌如何庇护“安卓之父”安迪·鲁宾》,首次披露了该事件中的种种细节:谷歌知晓鲁宾的性骚扰行为,却掩盖了这场丑闻,公司在要求鲁宾离职的同时,为他安排了一笔9000万美元的遣退方案,并以“送别英雄”的态度与鲁宾告别,拉里·佩奇也在当时的公开声明中表示了对鲁宾的肯定。

这篇报道指出,在过去10年中,包括鲁宾在内,谷歌先后保护了三位被指控性行为不端的高管,其中一位仍在谷歌任职。

这篇报道当时一经发布便立刻引发轩然大波,从而引发了一周后史无前例的科技巨头员工大罢工。这次罢工中,员工除表达对性骚扰行为的抗议外,也对谷歌侵犯隐私、干预选举等道德困境提出抗议。在抗议的员工眼中,谷歌“不作恶”的信条正在消失。

来自于内部的不满并没有随着罢工结束而消失。今年4月,两位策划罢工的关键组织者发表公开信称,谷歌曾试图采用降职、病假和调离的方式,对其进行“报复”,谷歌随后反驳了这一指控。直至今年6月19日的股东大会,谷歌公司、员工和股东之间的矛盾,仍未得到调停。

另一项受到高度关注的是谷歌的“临时工”问题。这群被戏称为“二等公民”的谷歌临时工,是公司通过外部机构聘用的,求职网站Glassdoor上临时工自愿分享的薪酬数据显示,这类员工年薪不足全职员工的八分之一,也无法享受谷歌提供的各种福利待遇,许多人甚至没有医疗保险。

根据《纽约时报》获取的一份内部文档显示,截至今年3月,在谷歌内部,临时工的数量已经达到12.1万人,相比之下,正式员工仅为10.2万人,而相对于正式工,前者每人每年可以为谷歌节省下10万美元支出。

种种问题正在降低着这家科技巨头员工对公司的期待和满意度,一份在匿名社交网站Blind上进行的员工满意度调查中显示,谷歌员工对公司的满意度排名位居第六,居于领英、Uber、苹果等公司之后。

在半年前的那场大罢工中,组织者梅雷迪思·惠特克表示,谷歌员工了解这家公司所面对的道德困境,“人们开始说:我不想成为这件事的同谋”。

文章来源:全天候科技 编辑:罗燕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