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每日人物 | 山东首富张士平住进ICU引关注,曾缔造两大“全球第一”

作者:综合 2019-05-16 20:00

张士平低调地几乎不为人知,但他手中有一个庞大的纺织和铝业帝国,这就是山东魏桥创业集团。

只要你能做出比别人更好,而且是人们生产生活必须的东西,你就一定能够活下去。

——张士平

5月15日,魏桥创业集团原董事长张士平的身体状况引起了外界的高度关注。

当地人士否认了网络上疯传的张士平辞世的消息,但透露张士平已经身患癌症晚期,14日晚上从北京的一家医院回到了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市医院,目前在该院重症医学科治疗。

张士平手中有一个庞大的纺织和铝业帝国,这就是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下称“魏桥集团”)。其官网显示,该集团位于鲁北平原南端,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

外界最读不懂的是,魏桥集团的纺织业、火电、铝业都是非景气行业,即俗称的“夕阳产业”,创始人张士平何德何能,在产业不振的大背景下,能带领魏桥集团逆势扩张? 

156497a34e7158c3fe549b68.jpg!custom660.jpg

从油棉厂起家的山东首富

出生在农民家庭的张士平,父母都是普通农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初中毕业,年仅18岁的他为了养家,在镇上的油棉小厂找了个扛麻袋的工作,一包麻袋100多斤,每天要抗几十包。

与张士平熟识的人说:年轻时的张士平并未显露出与众不同的特质,“能吃苦、勤快、干事麻利”是对他最为普遍的评价。

1981年是其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当过推车工、扛棉工、厂消防队长的张士平,成为了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厂长。当上厂长后,他率先走出去收购大豆、棉籽等,加工油料出售,改变工厂破产困境。他成为整个棉花加工行业第一个进入油料加工的人。到了1984年,他领导的第五油棉厂成为全国棉麻行业第一名,同行纷纷学习他的经验。

他又打破几乎所有企业都时等人上门采购的惯例,大力推动上门推销,把很多原本属于别人的生意都抢到了自己的碗里。所以,当整个产业笼罩在资本寒冬里时,外界看到的却是:这个乡镇作坊是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的工厂,也是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第一名。

就在张士平登上人生高峰的同时,危机也出现了。1985年,全国棉花行业萧条,大量的棉花卖不出去,张士平到一家国有纺织厂去推销,对方却连门都没让他进。这刺激他重新思考这盘生意,也进入到一个新领域:自己搞纺织。

1986年,张士平转而投资毛巾厂,但是后来国内市场供过于求,纺织行业连年亏损,甚至连国家都不得不狠下杀手限产压锭。张士平却坚定地加大投资,增加纱锭、织机数量,扩大产能。

1997年,产能的增加并没有产生滞销,张士平抓住时代机会,将产品销往海外,让企业的整体收益增加50%,随后几年,魏桥集团在棉纺企业不断发展,2004年,出口销售额达到230亿,占据企业利润70%。

2005年魏桥集团以355亿元的销售收入、21.1亿元的年利润、257亿元的总资产跻身福布斯中国顶尖企业榜第六位。2011年魏桥集团跃为山东省第二大企业,张士平家族也以300亿元财富成为胡润富豪榜山东首富。

1558004036584017234.jpg

铝电红海之强

成为山东首富后的张士平有了投资资本,转而对铝电业进行投资。因为电力占据棉织品工厂成本份额很高,供电是有限的,经常缺电工厂会受到影响,2012年,魏桥集团自建了发电厂,而且不仅为自己的旗下企业供电,同时还通过自己建立的电网向周边的其他企业和居民供电。

拥有百亿财富的张士平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是以富豪而是以“电改斗士”的形象在全国“声名远播”。

2012年在一轮破除垄断、改革电力制度的呼声里,一则“魏桥自建电网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便宜1/3”的消息使张士平和魏桥集团陷入舆论风口。后来有人再问起此事,张士平表示,当年自架电网给自己公司供电,“确实是无奈之举”。

这个事件在2018年有了新的进展。

因违规建设自备电厂,魏桥集团再一次上了政府环保文件,成为被点名对象。

去年5月29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官网公布《山东省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并附上了相关问题整改措施清单。环保督察发现,2013年以来,魏桥集团违规建设45台火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689.5万千瓦,滨州市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

根据措施清单,魏桥集团45台违规建设的机组中,33台允许取得环评备案手续后继续运行,另外12台机组中,4台停建、8台停运。

实际上,电力自给对于魏桥集团,特别是其铝业板块的扩张具有重要意义。正是这重要的一步,让张士平在后来进军铝业的红海搏杀中,利用“铝电网一体化”的优势不断碾压其他对手。

公开资料显示,世界上90%的苹果手机壳铝材都出自这家企业。张士平家族控制的中国宏桥在2014年超过俄罗斯的“俄铝”,成为世界最大的铝生产商。

在全世界的铝业都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来自高盛等著名的研究机构却盛赞中国宏桥是世界上最好的铝业公司,因为它是少数可以维持利润,甚至是唯一一家还在赚钱的铝业公司。

寒酸的山东首富?

如今的魏桥集团,旗下14个子公司,员工人数达到18万。

在他的企业王国里,张士平坚持不发展任何第三产业,经营的业务还是棉纺织与铝业,不断的完善这两个项目的产业链。他曾说:“我并不敬佩李嘉诚,我最尊敬的企业家是王永庆。我不擅长搞关系,也没必要搞关系。我10年前就下了决心,不进入地产和期货。”

事实上,张士平一直很低调,他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并且也这样要求自己的子女和下属。从魏桥集团官网发现,除过行业会议,张士平很少参加企业家圈子的活动,公开露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即使露面,也不多说话。

据外界传,张士平一直用一部200多块钱的功能机,怕丢失或者坏掉后找不到同款,甚至还买了10台做备用。偶尔,张士平也会拿出一部iPhone拍照,除了拍照也只是发挥另一功能,向旁人展示上面的铝材来自魏桥创业。

在企业管理上,张士平主张“管理从严,令行禁止”,魏桥集团有个特殊的早会制度,每天早晨6点半,该集团20余人的高管团队会聚集在一间会议室里面对面交谈。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了数十年,从未间断。

张士平日常出差,一般都是一个人拎上包就走,不带随从。他说:“只要我自己拎得动行李,我就不用别人。等我拎不动了,也就是该休息了。”

在魏桥集团,张士平很早就承诺为自己的员工实现“家有所居、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子女有学上”。魏桥不但自建了门诊医院、幼儿园及学校等等公共设施对员工低价开放,而且拒绝涉足房地产行业的张士平将房子低价售予工人,保证人人有居所且有一定的居住面积。

对于员工而言,魏桥创业集团不只是工作单位,而是一个小社会。

已完成交班

魏桥集团的成功,也为张士平带来惊人的财富,在胡润榜上曾经连续登上山东首富宝座。2018年胡润榜单上,张士平家族以650亿,排在第26位,再次成为山东首富。

作为世界五百强、山东第一民企,魏桥集团已经悄然完成交接班。作为张士平唯一的儿子,张波早就是“内定”的魏桥集团的接班人。2018年9月26日,魏桥集团完成了一次工商注册变更,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由张士平变更为张波。

除了张波,张士平的妻子郑淑良担任集团的副主席,张红霞(张士平长女)负责总揽企业全局,持股7%。张艳红(张士平次女)负责威海园区,持股5.62%。集团董事由张士平女婿杨丛森担任,持股2.73%。张士平为了让孙女能够尽早接触家族企业,培养孙女的管理水平,特意建了一个四星级酒店交给孙女管理。可以看出,张士平很看重家族对集团的控股权。

虽然完成了交班,但张士平还是魏桥集团的一面旗帜,也可以说是一道魂。所以他对魏桥集团的影响还是举足轻重的,亦无怪乎其健康问题会引起大众的高度关注。

文章来源:时代悦读 编辑:王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