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曾业绩不佳自罚300万,魏建军今年如何自我“救赎”?||年终考

作者:徐梦雅 2019-01-11 18:28

2018年,长城汽车签约宝马,让外界看到了魏建军欲把长城汽车卖遍全球的决心。然而,今年国内汽车市场备受制衡,行事低调、稳妥的长城汽车开始按耐不住……

111日,就长城汽车2019年如何扳回一局的问题,时代财经致电长城汽车,其表示:“目前公司还未召开新一年相关会议,暂时都还不清楚。”

2017年长城汽车销量与利润下滑,其董事长魏建军在2018年伊始自罚300万成资本市场焦点。2018年长城汽车销量再次同比下滑,内部求变、资产转让等一系列操作后,魏建军又将如何走自我“救赎”之路?

D28C8FF2-DD13-4EC6-9D45-C690AA3337E1.jpeg (魏建军)

再次落后李书福,魏建军表现不及预期

包含长城汽车、吉利汽车在内的九成车企2018年年度目标落空,但在车市寒冬的大背景下,各家品牌表现不及预期似乎让车企人不在锱铢必较。然而,主导长城汽车连续三年突破百万销量大关的魏建军并未能松口气。

魏建军竞争对手李书福2018年虽未完成158万辆的年度目标,但带领吉利汽车实现销量同比增长约20%(即150万辆)的业绩,让魏建军的光芒再次黯淡。公开数据显示,吉利汽车在近5年时间,销量始终保持着上升趋势。

98728A34-6970-423A-B4CF-B0BD01CB4CA8.png

(吉利汽车2014-2017年销量)

长城汽车1月8日公布的产销快报显示,2018年全年总销量105万辆,同比下滑1.6%。据了解,2017年长城汽车累计售出107万辆后,将年度销量目标锁定在了116万辆这个数值上。

5A4FC224-BFE8-4EE7-BF56-7AB0DFE0E5D7.png

(长城汽车2018年产销快报)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销量战役中,长城汽车势头不及吉利汽车,事实上与哈弗有着莫大关系。在国内SUV中拥有“一哥”地位的哈弗,一直是魏建军代表作之一,更是长城汽车销量主力军。然而近年来,其市场表现愈发疲惫:2018年哈弗累计售出76.6万辆,同比下滑 10.07%。数据显示,哈弗2016年销售93.8万辆,2017年销售81.64万辆。也就是说,近三年来哈弗走着下坡路。

与此同时,魏建军曾亲自代言的WEY品牌也未能力挽狂澜。2018年魏建军给WEY品牌定下了25万辆目标销量,这一年WEY品牌销量虽同比大涨61.39%,但13.9万辆的年销与其计划相差近一倍。 

魏建军不是激进之人,但这一次,显然错估了WEY品牌在市场发展。也就是说 ,WEY品牌短时间内仍然不能淡化哈弗势颓给长城汽车带来的影响。

56.jpg

市场竞争加剧,内部求变之道反馈不佳

没有什么比内部调整更能体现出一家公司面临竞争加剧的压力。于魏建军而言,要想改变,首当其冲的就是占据长城汽车绝大部分话语权的“一哥”哈弗车型。

长城汽车对时代财经透露,随着哈弗F系的推出,公司部分业务在2018年被重新划分,每个团队单盯一个车型序号来推动其发展,例如F系对应一个团队, H系对应另一个团队。有意思的是,如此用心良苦划分车系,也并没能阻止哈弗同比下滑10.07%的态势。 

36.jpg

(哈弗碰撞试验)

此外,相比吉利汽车国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变总经理的升迁之喜,长城汽车人事免职让人疑惑重重。在公布2018年产销快报的前十二天,长城汽车对外宣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经总经理提议,免去郝建军副总经理职务,长城董事会全票同意并通过。郝建军1991年加入长城汽车,为长城汽车老将之一。长城汽车最新高管简介显示,目前其高管团队共31人,郝建军不在其列。

值得注意的是,时代财经查阅长城汽车最新高管资料发现,本届副总经理的任期截止时间均为2020年05月10日。

就郝建军为何离去以及谁来接任的问题,长城汽车对时代财经表示,“郝建军变动原因并不了解,有关谁来接任内部还未下达任何通知。”

 34.jpg

(魏建军)

资产分步转让 长城资本市场乏善可陈?

长城汽车内部变动悄然进行着,资本市场也并未闲着。股票阴跌、董事长身价缩水等话题层出不穷,但魏建军较为耿直的形象也让外界认定,长城汽车并不像李书福般格外关注资本市场。事实真是如此?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0月尾,长城汽车已着手将旗下全资子公司蜂巢能源100%股权转让给同一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关联方企业保定瑞茂。蜂巢能源为长城汽车2018年2月投资10亿设立,成立仅8个月不仅被转让,还在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556.29万。

值得关注的是,同年12月尾,长城汽车再次发布交易公告称以约2.12亿元的价格出售公司专利及非专利技术资产和部分资产给关联方蜂巢能源及蜂巢能源保定分公司。公告发布当日便遭上交所问询,要求公司说明“相关转让行为是否与已披露的‘发展战略及经营计划’相悖,公司战略是否发生实质变化”,并质疑此举是否为“一揽子交易”。

876E7804-CE23-4461-9781-6B1CECEF7B70.png

(上交所问询函)

“分步处置对子公司股权投资,直到丧失控制权的各项交易属于一揽子交易。一揽子交易是需要确认处置损益金额的,而该金额将会影响公司利润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会计师向时代财经解释。长城汽车方则表示,该事需进一步核查、补充和完善,将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相比李书福所带领的公司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魏建军的行动较为内敛,但谁又不说这种是另一种形式的“救赎”?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