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夜读 | 老北京人都是如何玩冰的:充满野趣

作者:综合 2019-01-10 20:53

北京人对溜冰的喜爱流传已久。过去的老北京,滑冰是一项十分时尚的运动,老北京人管滑冰叫“茬冰”,再往古时候说,滑冰还有个趣味十足的名字叫“冰嬉”。

1547108436834091266.jpg

《甄嬛传》中的冰嬉场景

2018年12月31日,北京,元旦前夕,北海公园冰场开门迎客,众多市民利用假期到北海滑冰、玩儿冰车,玩儿的不亦乐乎。 北海冰场位于公园南岸的荷花湖,并且面积达到了一万五千多平米。每年冬季都会有大量市民到这里体验冰面上的游戏,冰上自行车、碰碰车,穿着冰鞋在冰面上随意舞动着身躯。不仅为枯燥的冬日带来一份乐趣,更为假日里增添了丰富多彩的生活,还能锻炼身体抵御冬季的严寒,对于生活在这里的老北京人来说,更是童年的记忆。

北京人玩冰,最早能追溯到什么时候,已经不好考证了。不过从清朝开始,溜冰在老旗人的手里渐渐兴盛起来了。当年,满人在关外,溜冰是一项重要的军事技能,朝廷为了保持此传统,特意将其定为国俗,每年都要举行隆重的冰嬉活动。既有国家的提倡,又有老百姓的喜爱,也就成了普通人最热衷的冬季娱乐。

1547108157003062434.jpg

清《冰嬉图》

民间冰乐与皇家冰嬉不同,皇家追求的是威严,突出恢宏壮丽,讲的是排场,民间追求的是娱乐性,玩的种类更加丰富。老百姓滑冰没有固定的场所,只要有足够的冰,就是好去处。早年间,天然冰场非常多,护城河、什刹海,包括通惠河,都是游人如织。

曾经看过一组北京关于滑冰的老照片,一位一袭黑衣的白须老者在北海的冰面上翩翩起舞,什么“苏秦背剑”、“金鸡独立”、“凤凰单展翅”等等,花样繁多,据说他在清朝时曾经给西太后进行过表演,民国了,内廷供奉是没有了,每到冬天,他还是常常在冰面上以此为乐。

老百姓玩冰,并不以表演为重,而以长距离溜冰最为擅长。三五知己,嬉戏于冰上,没有裁判,就不能像皇家那样较量“短道速滑”,赛的是长距离耐力。金受申在《北京通》里就记载过长道溜冰,他曾见过有人从朝阳门启程,顺着通惠河,至通州折返,进行“二十八英里竞赛”。二十八英里,也是够会玩儿的,现在如果不是专业运动员进行训练,恐怕没人会玩的这么“疯”了。

滑冰3.jpg

吴桐轩先生1946年北京滑冰照

长道溜冰属于竞技,冰车则纯粹属于休闲。早年间,还没有现在这样小巧的冰车,主要坐的还是像床一样的大木板。乾隆时期,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中描述了当时的景象:

都人于各城外护城河下,群聚滑擦,往还亦以拖床代渡。更将拖床结连一处,治酌陈肴于上,欢饮高歌,两三人牵引,便捷如飞,较之坐骥乘车,远胜多矣。

每到冬天,北京的河岸上就会有以冰床为业的人,像水中的摆渡船一样,拉着冰床接送往来的客人,这是冬日独特的交通工具。渐渐地,交通工具又成了供人们游玩的营生。有人把几个冰床连接在一起,可以让很多人一起坐在上面,一边观赏两岸的美景,一边把酒言欢。这还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清代的北京人主要是滑野冰,民国以后,出现了有人管理的正规冰场。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由于皇家园林变成了现代的公园,园子里的湖面到了冬天也就成了冰场。北京大约有三四个公园中有冰场,一个在中南海新华门内的东湖面上,一个在北海漪澜堂前,一个在北海五龙亭前,北海公园内的双虹榭前也时有冰场。一些原先经营棚铺的字号承办了这项买卖,搭棚自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等湖水上冻后,在公园的管理下,他们用杉篙、芦席围出冰场,并拉线装上电灯,白天晚上都可以玩。每晚溜冰结束后,清理冰面,并引自来水冲浇冰面,以保证其光洁如新。

1547110173934050180.jpg

《甄嬛传》中的冰嬉场景

当时逛公园是件特别时尚的事,去的也多是学生,冰场上常见学生的身影。学生在年少时节,都爱美,尤其是女学生,当时流行冬天穿棉袍和蓝布大褂,腿上却只穿丝袜,冰场上就常能看到要风度不要温度的风景。年轻人扎堆儿,自然爱玩爱闹,有的翩翩起舞,有的比赛速度,更多的是嬉笑成欢。当时还流行一种叫“接龙”的游戏,一个人当龙头,后面排上几个人,一人拽住一人,由龙头带领,在冰面上驰骋。据我的一位长辈说,她小时候就跟着她的哥哥去北海滑冰玩接龙,她哥哥当龙头,她当龙尾,结果滑的太快,她被甩了出去,一下就摔晕了过去,一个小时才醒,可把她哥哥吓坏了,之后就再也不带她滑冰了。

冰场基本都与茶座相邻,也是一种相互扶持的经营之道。虽说都是穷学生,但能买得起票进公园的人也稍有些小钱,滑冰的同时自然也要消费消费。本来冬季是公园的淡季,游人不多,冰场一开,则顾客盈门,尤其是北海里的漪澜堂、道宁斋、五龙亭、双虹榭等处的茶座,这里茶水、点心卖的极好。只有中南海里没有茶座,经营冰场的老板自然也不会放弃这样的商机,自搭茶棚,热乎的包子、点心、大碗面,生意也是非常之好。

滑冰5.jpg

今天的什刹海的冰场

新中国成立后,开辟了未名湖、陶然亭和紫竹院等众多天然滑冰场,时髦男女汇聚于此。一时间冰上化妆舞会盛行,男人化妆成女人,女人化妆成男人,亦有将军、乞丐、动植物……冰场上处处洋溢着年轻男女的欢声笑语,无数罗曼蒂克史滋生。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城南旧事》作者林海音与她丈夫夏承楹的冰雪奇缘。两个饱读诗书的年轻人,在冰场相遇相知相恋。此后漫漫人生,携手共度的坎坷何重多,回首来时路,最是起点难忘。

现在北京人滑冰,和以往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了以往的皇家老艺人,善冰的人也少了,更多的只喜欢凑热闹;滑冰的场地也更多从天然的冰场转到了室内的人工冰场,民间的冰乐,少了不少野趣,发生在冰场上的故事,或许更多是体育竞技的话题,但是在老北京人的心中,幼时的冰嬉,仍是童年记忆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抹吧。

文章来源:时代悦读 编辑:梁雪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