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窦啟玲能否乘风破浪?益佰制药再涉行贿案

作者:时代商学院雷小艳 2020-07-21 14:41

从目前公开的监管文件和司法文书看,窦啟玲的风格更为激进,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窦啟玲曾因套取上市公司资金而被监管公开谴责。此外,她本人及其治下的益佰制药,多次以“行贿者”的角色出现在判决书中。

在A股上市药企中,益佰制药(600594.SH)董事长窦啟玲、景峰医药(000908.SZ)董事长叶湘武曾是一对夫妻档。

但世事难料,“夫唱妇随”的和谐景象在益佰制药未能长久延续。10余年前,叶湘武辞职离开益佰制药,并受让益佰制药持有的上海佰加壹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佰加壹医药”)97.02%的股权。佰加壹医药后更名为上海景峰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景峰制药”),并于2014年借壳天一科技上市,后者更名为景峰医药,叶湘武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虽然夫妻缘分早已散去,但打上窦啟玲标签的益佰制药和烙下叶湘武印记的景峰医药,如今却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高质押,高商誉,且都出现过高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业绩爆雷而引发监管关注的情形。

从目前公开的监管文件和司法文书看,窦啟玲的风格更为激进,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窦啟玲曾因套取上市公司资金而被监管公开谴责。此外,她本人及其治下的益佰制药,多次以“行贿者”的角色出现在判决书中。

最近的一次出现在今年6月份。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李某受贿、单位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曾担任淄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心医院副院长、双某分院院长的李鹏在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收受益佰制药、山西华卫药业有限公司原业务代理王某给予的注射用泮托拉唑斑蝥酸钠维生素B6和斑蝥酸钠维生素B6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回扣29.7万元。

7月7日,时代商学院就多个问题发函询问并致电益佰制药证券事务代表周光欣,对方表示,目前正在准备中期报告披露,暂不回复相关问题。

窦啟玲、叶湘武质押比例近八成

6月29日,益佰制药发布《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解除质押的公告》。根据公告内容,该公司实控人窦啟玲解除质押586.8276万股,剩余仍有被质押1.473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达79.47%。

根据益佰制药历史公告,实控人窦啟玲自2011年开始就持续不断质押所持股份,目前在押股份中最早的质押时间为2017年12月22日,最高的预警价格为6.77元/股,最高的平仓价格为6.61元/股,与该公司7月13日的收盘价(7.15元/股)比较接近。

根据2020年以来该公司发布的解质押公告,窦啟玲于1月21日开始解除质押632.2356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比重为3.41%,剩余被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96.59%。这意味着,在此之前窦啟玲所持股份100%处于质押状态,且2020年上半年其质押比例长期维持在96.59%。6月20日之后,经过两次解质押,窦啟玲所持股份的质押率逐步下降至79.47%。

640.png

无独有偶,同样维持高比例质押的还有窦啟玲的前夫叶湘武。公开信息显示,作为景峰医药实控人,叶湘武持有该公司的股份达1.7416亿股,目前,质押比例为79.96%,与益佰制药的质押比例很接近。

景峰医药前身为壹佰制药旗下子公司佰加壹医药。2009年,壹佰制药以“整合自身,扔掉包袱,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为由,将佰加壹医药以9903万元转让给叶湘武,彼时佰加壹医药仍处于盈利状态,在该笔交易评估中净资产为9891.17万元,这一举动实在算不上是“甩包袱”。

2009年,叶湘武退出益佰制药董事长职位,带领佰加壹医药与窦啟玲劳燕分飞。2010年,佰加壹医药更名为景峰制药。2014年,景峰制药借壳天一科技在A股上市,后者更名为景峰医药,成为益佰制药竞争对手之一。

高商誉压顶,业绩爆雷

益佰制药与景峰医药虽然各自独立经营多年,但近年来都面临高期间费用率、高商誉、高额资产减值损失导致业绩爆雷等经营难题。

首先,从两家公司历年财务数据看,期间费用率持续维持在60%以上,其中以销售费用率为主,两家公司销售费用率长期处于50%左右,景峰医药2019年销售费用率更是高达67%。

640 (1).png

其次,两家公司都存在高商誉难题。益佰制药商誉最高是在2018年一季度末,达到23.02亿元,2018年计提商誉减持损失10.28亿元,直接导致该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7.25亿元。

相类似的是,景峰医药商誉最高是在2019年三季度末,达到7.37亿元,2019年计提商誉减值损失3.0468亿元,导致景峰医药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8.83亿元。

大额计提商誉减值损失直接导致业绩爆雷,交易所分别于2019年5月、2020年4月向益佰制药、景峰医药发出问询函,就商誉减值具体明细提出疑问。这均反映出,在新一轮医改背景下,临床价值相对不突出的传统型制药产品均面临销售大幅下滑的考验。两票制、一致性评价、药品集采以及限制西医开具中成药处方引导合理用药等政策落地,使得制药企业的经营门槛大幅提升。

640 (5).png

为此,益佰制药不惜顶着监管风险,更改了募集资金用途,决定终止民族药业生产基地整体搬迁及扩厂项目。益佰制药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显示,该公司理气活血滴丸、心胃止痛胶囊、马兰感寒胶囊、疏风散热胶囊、强力枇杷露等传统医药产品近年来销售规模持续萎缩,现有生产的产能利用率都非常低。

640 (6).png640 (7).png

窦啟玲连续违规操作

201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显示,窦啟玲以28亿元资产成为贵州排名前十的女富豪。此外,窦啟玲还获得过贵州十大女企业家的称号。

不过,白手起家的窦啟玲风格十分激进,时常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

2019年12月,贵州证监局对北京中同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警示函,指出其执业益佰制药收购标的海南长安国际制药有限公司、贵州益佰女子大药厂的资产评估业务时操作违规,益佰制药的高额商誉资产和大幅计提商誉减值损失来源于该公司不合规的并购操作。

不合规不仅限于收购时对商誉资产的确认,吃到证监局警示函的也不仅是北京中同华。2019年6月,贵州证监局对益佰制药出具警示函,指出益佰制药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上市公司资金3294.8万元,包括募集资金1749.07万元,自有资金1545.8万元。上述资金被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收货地址为实控人窦啟玲在北京和贵阳的住所。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数额较大,占用时间长达6年,且占用资金大部分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不过,窦啟玲已于2019年4月偿付全部占用资金。

2020年2月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通报称,益佰制药及有关责任人被予以纪律处分。其中,窦啟玲被予以公开谴责;时任财务总监郭建兰、时任监事王岳华被予以通报批评;时任董事兼总经理郎洪平、财务总监代远富、董事会秘书汪志伟和李刚被予以监管关注。

除了套取上市公司资金,窦啟玲还存在行贿行为。中国裁判文书网《被告人罗志受贿案二审刑事裁定书》披露,2007年益佰制药的“注射用清开灵”药品时因擅自变更生产工艺和辅料被国家药监局查处并责令暂停该药品的生产销售。到2011年,益佰制药董事长窦啟玲找到时任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处(中药民族药监管处)处长罗志,罗志帮助益佰制药报请恢复生产了该成品。在罗志的帮助下,省食药监局将此诉求上报至国家食药监总局。此后窦啟玲送给罗志50万元的好处费,罗志全部予以收受。

裁判文书网2020年6月15日最新公布的《李某受贿、单位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则披露,经法院审理查明,曾担任淄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心医院副院长、双某分院院长的李鹏在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收受益佰制药、山西华卫药业有限公司原业务代理王某给予的注射用泮托拉唑斑蝥酸钠维生素B6和斑蝥酸钠维生素B6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回扣29.7万元。

时代商学院认为,行业变革大潮汹涌而来,益佰制药如果不能顺应行业趋势,提前转型升级和自我进化,反而在被动承受销售下滑等经营压力下继续违规操作,那么其前景不容乐观。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