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深圳春节留守女工的故事:交完最后四年社保就去干自己的事业

作者:王亮 2021-02-16 18:42

她并不想一直待在厂里,也不会一直待在深圳,她觉得没什么出路。

2D9F73C6-E996-41C1-A7E3-DF62020206C3.jpeg春节期间留守的产线工人。来源:受访者提供

大年初四,厂里的机器重新转了起来,李平娇恢复了一天又一天的工厂生活。

早上七点半左右,她就出现在工厂门口,一大批工人们骑着电动车回到厂区。李平娇和很多工人一样,在工厂周边租房。他们八点半上班,中午吃饭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五点半下班,吃饭一个小时,六点半继续上工到晚上十点半。

李平娇所在工厂背后集团公司是领益智造,其中一项业务是为手机大厂提供精密零部件。领益智造是苹果、OPPO、vivo、华为等多家公司的供应商。李平娇所在的是领益智造旗下的深圳模切二厂,位于深圳龙岗,厂区有1000多人。

她在车间工作,她的丈夫在厂里做物料员。李平娇说,在车间的工作要比物料员累多了,两个人从2018年8月一直干到现在。

留守的人有特别奖励

李平娇今年39岁,丈夫42岁。两人都是河南南阳人。2000年时,他们就来到深圳打工,李平娇的上一份工作就在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干了8年半。

李平娇没回家过年,和去年一样,也是因为疫情,这已经是她连续三年留在深圳过年了。

年前,厂里发布《关于倡导员工春节就地过年的通知》称,鼓励全公司员工留在公司“就地过年”,公司为员工提供各种福利补贴。等疫情缓解后,由部门根据生产安排轮流返乡,并享有返乡带薪年假与车费补贴。

春节临近,厂里贴出各种喜庆的红色海报,鼓励工人留守:“幸运大抽奖、”“春节留守要趁早,公司福利这么好”、“除夕至初六加餐,即将上演”。 

E815538C-A12A-4ACA-943D-743517C16247.jpeg来源:受访者提供

过年期间,从除夕到初三,厂里放了四天假。除夕那天,李平娇和十几个在深圳留守的工友们一起吃了顿年夜饭,他们唱歌、写对联、熬夜,一年到头,难得地度过了轻松的一晚。

李平娇很早就不看春晚了,她觉得,“不接近我们的生活,还不如躺着睡觉。” 

李平娇说,今年过年基本没有人回家。“回去的话就要做核酸检测,拿结果又很麻烦,来的话也要做核酸检测。”

过去,李平娇都是大年二十九放假,提前请假,到初八开工。这得把年休用上,有时候还要不断跟上面请求,否则不批准。

今年厂里对留守的人有特别奖励,李平娇说,从1月份到2月份,1月上满勤奖励1000元,2月上满勤奖励1200元,总共2200元的奖金。等到全部满勤后,奖励5天年休。李平娇想,等那时候回去也不迟,这还是很划算的。 

32B21D3C-271E-4162-B86E-70131CAFEB19.jpeg来源:受访者提供

交完四年社保就去干事业

虽然李平娇是正式工,但并不会因为在厂里干的时间越长而越有前途,即便干了很多年,工资待遇和新进厂的差不多。

李平娇说,富士康并不喜欢人待得越久,反而会用各种办法来逼迫人走。出走之意她早已有了,趁着有次厂里要精简人员,她就报名辞职了。

来到这个新的切模厂后,厂里一直都有加班,即便最闲的时节也要到晚上10点半才下班,一天做上12个小时,不存在淡季。

过去,李平娇因为长期白晚班倒,得了高血压。这两年,她申请做长白班,一年四季没有周末,只有到了法定节假日,她才能有休息的机会,她每个月到手能有6000多。

她属于手工部的一名普工,一条产线人最多的时候加上农民工、学生工、小时工能有六七十人,年前他们都还在,现在短期工一走,就只剩十几个人。

在车间,到处都是模切机的轰鸣声,不同的原料通过机器模切成一定形状,然后转到李平娇的手里,她按照电脑上的提示规格进行剪条,然后再检查是否合格。这上千款、各种形状都有的产品虽然经过她的手,但她从不知道最终是用来做什么的。

李平娇和丈夫有一儿一女,大的16岁,小的13岁,他们在老家被老人照看。去年六月,李平娇请了半个月假回去看她们。李平娇说,即便他们暑假过来,也没有时间照顾。

她和丈夫在外租了个小单间,有一张床,一口小锅,一个月租金360块。早上从小屋子里出来到厂房去,晚上再回去。

以前在富士康,8点下班,她会去跳一跳广场舞,但现在一点时间也没有。每天干到10点半下班后,她说,就像被人打得浑身痛,“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她很少去深圳市里看看,遇到休息时间,也是在睡觉。

近几年,她有了个独特的兴趣,那就是写作。因为工友之间的推荐,她开始关注一个专为打工女性发声的平台。她虽然初中毕业,但也想尝试着写一些身边的故事。

从2015年开始,她开始给平台投稿,她写过差点被舅舅卖到黑工厂的两姐妹的故事、自己的孩子差点被被拐走的故事、被家暴的女工、在工厂受伤的女工,以及在工厂遭遇性骚扰的经历等等。

“在工厂上班,就一个机器人一样,不让你说话,只有拼命干活,每天都是这样。我感觉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想通过各种方法学习,比如说去写作,这对以后的发展有一点用处。”她说。

她并不想一直待在厂里,也不会一直待在深圳,她觉得没什么出路,她的计划是,在深圳把社保交满15年再想别的出路,现在还差四年。她说,到时候要去干一下自己的事业。

(应受访者要求,李平娇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史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