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半导体投资暴涨200%,一线投资老将:商业模式只有“硬碰硬”

作者:覃毅 2020-09-01 21:37

5G浪潮下半导体产业投资逻辑发生了哪些变化?如何发掘高成长企业?

图虫创意-902425285245534275.jpg来源:图虫创意

美国禁令持续升级的影响下,半导体产业迅速“出圈”,市场兴起了半导体产业的投资热潮。据云岫资本不完全统计,2020年前7个月,半导体股权投资案例达128起,投资总金额超600亿元,同比暴涨超200%。

2020年7月,国产芯片代工龙头企业中芯国际在科创板上市,创下A股IPO最快纪录,开盘大涨246%,相关概念股也快速拉升,正式开启了半导体全产业链的黄金发展期。

从技术追随者到主导者,中国半导体企业肩负重任,也刺激着资本市场。5G浪潮下半导体产业投资逻辑发生了哪些变化?如何发掘高成长企业?

日前,时代财经采访了国中创投管理合伙人贾巍、谢诺辰途总裁邱雄辉、清源投资合伙人张杨,尝试了解投资者眼中的半导体产业发展现状和前景。

以下根据时代财经的采访内容整理:

时代财经:5G技术迭代和中美摩擦影响,国内科技产业是否会迎来黄金发展期?

邱雄辉:国内外环境因素将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带来长期影响,促进高科技产业吸纳更多资金、更快迭代,以及发现问题、提高竞争力。

从整个5G产业链来看,包括网络建设、无线宏基站和微基站、光通讯、终端和应用五个环节,在我国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宏基站环节,中国有很多元器件在世界都处于领先地位。我们的滤波器,传统4G滤波器使用的是金属腔体,而中国以华为代表发明了陶瓷介质滤波器,这个是全球领先的,同时中国5G基建大量的元器件都是中国自产的。

贾巍:中美贸易摩擦对国内产业有促进作用,但我们同时也觉得是一个双向的影响,半导体芯片也是如此。因为全球化对产业发展来说很重要。现在我们投的企业,一方面希望它能够赶超国外技术,实现对国内部分企业进口替代的支持。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产品走国际化的路线,国际限制对企业长期发展是很不利的。

时代财经:相较之前,你们的投资偏好有了哪些变化? 

贾巍:近两年科技项目的投资热度提升得非常快,原因有外部的(贸易摩擦),也有我们国家自己经济发展阶段的内因。

我们以前会投一些生产制造型的、科技含量不是很高的企业,因为需求量大,又有人口红利,收益也不错。但是现在人口红利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依靠低成本的打法十分有限。我们十几年前做投资的时候经常看到一个企业毛利30%、40%,现在很多上市公司的毛利都不太高。我们现在主要看一些技术占优势的项目,至少在国内有领先地位,或者应用、性价比上有特色优势。

邱雄辉:我们一直倡导用科研精神做投研。坚持“宁可错过但不错投”的原则。目前主要看的项目在人工智能,比如我们投的“寒武纪”是国内人工智能加速芯片的龙头企业,他们能够从指令架构上实现独立自主的专利,虽然回报率目前还没有很明显,但我们坚信公司的价值所在。

人工智能的需求目前在起步阶段,我们所有的生产生活基本都能落地到AI的应用。未来它的发展会非常迅猛,而不仅仅是我们所看到的冰山一角。

此外,我们还投了“联芸科技”,一家做固态硬盘SSD主控芯片的龙头企业,在国外排在第三。我们也投了第三代半导体,其实18年就在研究了。今年投了氮化镓、氮化硅,因为第三代半导体主流的就是这两个成分。

时代财经:在投资一线这么多年,您看到的科技产业的变化和成长是什么?如何去发掘这些高成长的企业?

张杨:5G时代到来,技术迭代涉及材料、器件、装备以及服务,尤其半导体应用。我们看到在国内,尤其是在珠三角,所做的边缘耗材、企业服务设备,没有进入到主流的设备范围。在核心设备上,中国跟国外差距还是比较大。

但是这两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前几年高端装备制造更多是模仿、抄袭,精度和可靠性是达不到大企业要求的。这两年国际关系变化下,国内的厂商也看到了未来是要自主研发,自主创新,因而高端装备企业开始发力自主研发,引进国外团队,在技术上做突破。

近期,我们看到半导体企业装备,包括测试装备,还有一些耗材应用,中国企业开始从外围装备往核心装备走,这也给半导体封装企业,耗材企业、服务企业带来非常高的估值。

另外一个是应用场景的问题,工业产品需要时间打磨,跟客户深度合作,不停地改。不停地研发和创新,才能打造出一个完美的产品。这两年创新企业得到了机会,随着产品打磨的完整,未来会慢慢在主流市场上应用,应该看到这些企业的成长空间。

所以我觉得这几年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窗口,尤其在半导体领域。我们在芯片、材料、高端制造、装备也投入比较大,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领域。

时代财经:在半导体生产环节中,国内龙头企业是仅能实现14纳米制程的中芯国际,与台积电等企业的先进制程还有很大差距,您怎么看待这样的差距?

贾巍:差距肯定是有的,有设备先进性的差距,也有工艺和经验的差距,需要逐渐赶上。这是一个巨大固定资产投资的业务,国家的支持很重要。我们所投的几个项目,都需要到台湾的代工厂流片。

邱雄辉:中芯国际主要做逻辑电路,追求高制程、低功耗,现在它推出了14纳米的处理器,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目前这种处理器在14-16纳米之间还是一个主流的制程,可以应用在很多地方,很多手机处理器都在用。5纳米以内是一种顶尖的制程,我想不久的将来国内也会实现。

时代财经:科技产业领域有哪些新趋势?看好何种商业模式?

邱雄辉:我主要看技术发展的路径和商业落地,未来AI肯定会有大量的应用场景,比如工业自动化、工业互联网,这些跟半导体都是相辅相成的。未来我们还是围绕已投的,比如新能源汽车在电动化、电子化的场景落地等领域来投,其他还有5G通信等。

贾巍:其实,没有巧妙的商业模式,只有硬碰硬的商业模式。有些企业靠长期的研发积累,有些企业靠极致性价比,有些靠生产管理效率,有些就是靠客户服务、反应速度等等。

我们看到一些互联网企业快速成长,看似是商业模式的胜利,但商业模式很容易模仿,这些企业背后技术平台支持的组织效率、管理效率都很好。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史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