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5G风口,中兴蛰伏

作者:卢洁萍 2019-08-10 15:20

5G热潮掀起,中兴细水长流。

前路漫漫风雨多。就在中兴发售了国内首款5G手机的4天后,中兴通信A股一度跌停,H股跌逾9%。

距离去年4月的拒绝令事件已近一年半,面对着14亿美元高额罚款、更换大批高管、将遭美国长达10年不受限制的监督等重创,中兴的营收从2018年的大幅亏损转变为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增长,中兴似乎正从阴霾中走出,渐获喘息机会。

事实上,即使是经历了艰险的断供危机,在2018年,中兴仍是超预算投入了100亿元用于研发。与此同时,目前中兴也已和国内外60余家运营商签订了5G合作合同。

凭借着30余年的积累,不管是在5G的标准制定、技术创新,还是产品验证、商用进程等方面,中兴都有着颇为亮眼的表现。

只是在“中国十大手机品牌市场占有率排行榜”中被归为“其他”一项已久的中兴,面对华为、OPPO、vivo、小米等主流手机厂商的强势表现以及明暗不定的中美贸易关系,其在5G通信领域的供应链优势又是否真的能助力其手机业务“中兴”?

纷纷争“首”

犹如一声枪响,今年6月初国家工信部颁发5G牌照后,各运营商、设备商在5G赛道的商用部署日趋加快。

领跑华为11天,中兴的5G手机Axon10Pro抢先在8月5日发售。作为国内首款开卖的5G手机,开售后,京东中兴自营旗舰店中的这款手机瞬间被抢购一空。

回顾近几年国内手机厂商对5G手机商用的部署,“首”字总是频频出现。营销烟味颇浓的背后,也暗藏着厂商们在5G背景下掌握先手地位的明争暗斗。

2018年4月2日,中兴通讯宣布成功打通国内首个5G电话,正式开通端到端5G商用系统规模外场站点。同年9月,联想宣布推出“全球首款5Gready手机”motoZ3,但联想的这款手机必须外接5G模块才能升级5G通信。

2019年1月,vivo发布了APEX2019概念机,并宣称这是全球首款“真一体化”5G手机。而在今年2月的西班牙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华为、小米、OPPO、努比亚、一加都推出了各自的5G手机,其中小米还在现场打通了首个5G国外视频电话。

产品验证方面,今年6月,中兴宣布其5G手机获国内首个通过泰尔终端实验室CE认证。同在6月,华为宣布其5G手机分别获得中国首张3C认证和首张5G终端电信设备进网许可证,宣告了5G手机上市的开端。

而在8月16日即将发售的华为5G手机更是拥有诸多开创性的尝试——首款商用搭载双7nm5G终端芯片模组、首款商用支持SA/NSA5G双模、首个泰尔5G通信能力五星证书、首个GCF5G能力认证证书。

微信图片_20190809153754.png华为5G手机的多个“首个”

不过,相比于5G手机商用的抢跑和产品验证,关于5G的标准制定和技术创新无疑来得更为重要。技术迭代带来市场洗牌,只有先人一步拿下5G时代的标准并取得各个环节的关键技术才能站稳产业链上游,收割5G市场最大红利。

事实上早在2016年,中兴就开始参与5G标准的讨论制定,成为ITU/3GPP/IEEE/5GMF/NGMN等国际标准组织及行业联盟的成员。

“在5G标准必要专利里面,中兴通讯现在有1400多个标准必要专利的披露,在目前排名前三。另外我们现在在关键的芯片方面,已经能够设计7纳米的5G芯片并且量产。同时5纳米的5G芯片也在紧张地准备当中。另外在5G设备方面,中兴通讯已经很早地就实现了数据库和操作系统的自研。”今年6月底,中兴通讯总裁徐子阳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如此表示。所谓标准必要专利,指的是在5G制造当中必须要使用的技术。

“即使是在去年最艰难的时刻,虽然我们在营销和平台费用上做了裁减,但是我们的研发费用依然保持着年初预定的数额,并且还在增长。2018年我们在研发上投入了100多亿。”徐子阳说。

8月6日,中兴回复了中国证监会出具的《关于请做好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申请发审委会议准备工作的函》,并表示本次募集资金项目“面向5G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预计总投资额为428.78亿元,其中研发支出投入400.78亿元。本次发行拟募集资金不超过130亿元,用于投入“面向5G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91亿元。

微信图片_20190809182745.png中兴2018年研发投入 来源:中兴2018年财报

全球首个基于5G技术的实时无线VR业务演示、全球首个采用3GPP5GSA(独立架构)标准的云游戏切片演示、国内首个高频外场移动的覆盖测试、业界首个基于AI的5G网络切片商用运营系统、重庆市首个互联网产业园区的5G信号覆盖、首个26GHz频段5G基站射频OTA测试……不管是在有线、无线、5G关键技术的商用网络实践,亦或是5G行业应用方面,三年来中兴不断提供和完成着一连串5G相关的“首个”。

微信图片_20190809191308.png中兴2018年5G研发进度 来源:2018年中兴财报

不难看出,相比于OPPO、vivo等终端厂商,凭借着在5G无线、承载、核心网、芯片、终端等关键领域的完整布局,通信大厂中兴在未来的5G手机市场占据着一定的产业链供应优势。

阴霾难散

只是被称为“5G标杆”的中兴,近年来始终被“合规”阴霾笼罩。

“现在公司所有业务都是在‘合规’的前提下进行的,所有业务我们都在从头至尾地梳理是否合规。说实话,是会受到一定的限制。”中兴一内部管理人员在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合规”起源于2016年。2016年3月,因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将一批混有美国科技公司软硬件的产品出售给伊朗最大电信营运商伊朗电信(TCI),中兴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在实体清单中的公司或个人须获得美国商务部下属的产业安全局(BIS)颁发的许可证才可购买美国技术。

在2017年,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同意支付共约12亿美元的罚款。2018年4月,美国商务部指称中兴通讯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7月呈交美国政府函件中作出虚假陈述,禁令再次启动。

去年5月,中兴发布公告,表示“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6月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已与中国中兴通讯公司达成新和解协议,美撤销对中兴的封杀禁令。

禁令终于解除,中兴却是元气大伤。两轮罚款下来,中兴大约得向美国缴纳共22.92亿美元的罚金,约合146.7亿元人民币。而根据中兴2017年财报,2017年中兴营收1088亿元,净利45.54亿元。这笔巨额罚金相当于中兴正常情况下3年多的净利润。

“禁令的一两个月后,公司比较多人离职,离职率有些波动。但是之后的离职率就比较稳定了。”上述中兴内部管理人员说,“比较明显的变化是奖金的发放少了,以前可能是全员奖金,现在是个别的人才会有奖金。另外就是以前一年会发一、两次奖金,但是现在一年可能都没有发一次奖金。”

除此之外,中兴还被迫撤换整个董事会及高层管理人员,并接受美方安排的“自己的合规人员”来监督中兴,且现场检查不受任何限制。

根据中兴2018年财报,2018年中兴实现营业收入855.1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1.41%,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69.8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52.88%,基本每股收益为-1.67元人民币。

“主要是由于中兴公司于2018年6月12日发布的《关于重大事项进展及复牌的公告》所述的10亿美元罚款,及2018年5月9日发布的《关于重大事项进展公告》所述事项导致的经营损失、预提损失所致。”中兴在财报中如此解释营收暴跌的原因。

不过,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中兴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同比大幅上升115.95%,为8.6亿元。阴霾似乎正逐渐消散。

然而,就在本周一国内首售5G手机的4天后,受美国本周三的政策影响,中兴股价A股一度跌停,H股跌逾12%。

本周三下午,特朗普政府发布禁止代理商采购包括中兴在内的五家中国公司电信设备、视频监控设备或服务的临时规定。不过,中兴回应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一切均正常。

靠5G中兴手机业务?为时尚早

凭借此部5G手机的先发优势和价格优势,中兴手机是否有机会重回国内手机市场一线阵营?

“不太可能,中兴目前并没有全面领先的优势。中兴只是比别的厂商领先了那么几天发售,可能短时间在舆论上会有点优势。”电信分析师付亮向时代财经表示,“一方面现在中兴5G手机还不能批量供货,另一方面它的5G手机也并没有形成差异化的竞争优势,消费者不会认为它的5G手机有多大吸引力的。”

“肯定买华为啊!”日前时代财经在广州一家中国联通5G体验店中体验中兴5G手机时,一位驻足5G手机体验柜台的男士如此表示。

“另外关于中兴7纳米的5G芯片,能发布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又是一回事。”付亮分析道,“三星和华为都有自己的芯片,现在华为的5G手机芯片是比较被认可的。而包括苹果在内的其他厂商大多都会选择高通现有的5G方案。”

此外,曾经给予中兴手机业务莫大助力的运营商合作优势如今也渐渐丧失竞争力。“现在包括魅族在内的手机厂商都已经和国内几大运营商建立了5G合作关系。”付亮表示。

首售当天,中兴的5G手机在京东官方旗舰店很快被抢购一空,然而,时代财经却在浏览几大线上商城时发现,这次中兴出售的5G手机数量并不多。

微信图片_20190809205218.png中兴首售5G手机供货数量不多 来源:时代财经

目前中兴的5G手机正在进入下一轮预订阶段,预订人数在5万人左右,而同样是5G版本的华为Mate20X,其在京东华为官方旗舰店中的预订人数已经达到了16万人左右。

根据IDC发布的《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汇总报告》,作为曾经“中华酷联”的大哥,2018年中兴手机的全球出货量只有1050万部,市场份额仅剩0.75%。

除此之外,付亮还表示,想要5G助力中兴手机发展,现在还不到时候。“5G手机真正商用,还需要几个条件。首先是5G网络的大规模商用,目前中国的5G网络还处于外部实地测试阶段,现在不管是5G基站数量和密度、移动终端的性能和品质、运营商的服务支撑能力等都尚未完全成熟。”

而时代财经也在5G体验店中发现,目前5G手机的实际5G应用速度远远达不到理论传输速度,5G信号也是时强时弱。一联通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解释,周围无线网络的干扰、5G网络实际的信号强度和终端的硬件品质等因素都会对传输速度产生影响。

微信图片_20190809214323.png实际应用速度不及预期 摄/时代财经记者卢洁萍

相关咨询机构曾预测,我国5G全覆盖的投资额约是2.3万亿元,投资规模将是4G的4倍。而随着2019上半年财报的相继公布,可以看出三大运营商目前对5G的投资也颇为谨慎:中国电信计划投资90亿元,中国联通计划投资60亿-80亿元,中国移动约为172亿元,预计2019年三大运营商最多投资342亿元。

“这就意味着我国的5G建设短期内难见效,预计2020年会有一个初步的商用阶段,而真正的成熟或许要耐心多等几年。”付亮称。

事实上,中兴也并未希望其能凭借5G手机即刻获利。

“公司肯定是希望在手机市场份额上有所提升。但相比于前几年,中兴的手机业务明显没有那么好了。5、6年前我们是跟华为差不多的,现在很难回到以前的情况了。但我们还是会出核心的机型,确保跟上市场,希望做到细水长流。”上述中兴内部管理人员透露,“现在中兴的手机业务也只保留了比较核心的生产线,保证每年有一部旗舰机,其他的线都停掉了。现在出5G手机更多是为了和我们的5G研发测试配套。”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