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人物 | “长跑型”创业者周源:快则生,慢则死

作者:综合 2019-08-14 21:08

说起知乎,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但站在知乎背后的男人,大概很少有人会去了解。虽是知乎创始人兼CEO,他但却谦虚的自称“知乎第001号员工”,在网站上搜索其名字,多是关于产品动态的发声,鲜有其个人的经历。他,就是知乎的CEO周源。

快则生,慢则死,说到必须做到。我们为效率而生,如果公司内部的工作效率都无法保证,岂不贻笑大方;我们为信赖而战,如果公司内部的工作质量都不可信赖,又怎能成功?

——周源

8月12日,在线问答社区知乎宣布完成F轮融资,金额达到4.34亿美元,本轮融资由快手领投、百度跟投,腾讯和今日资本原有投资方继续跟投,这是知乎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轮融资。

在国内外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金融形势较为严峻的背景下,这轮融资更显得难能可贵。

知乎和快手,一个是中国最大中文社区问答平台,一个是日活超过2亿的国民级短视频平台;一个是以文字为主的社区,一个是短视频为主的社区。二者同框,风格似乎迥然不同,是什么促使他们走到一起?

知乎创始人周源在知乎上透露,去年和宿华参加会议。席间,发现宿华用小号刷知乎,而周源用小号刷快手,频次都还不低,两人相视一笑。

周源还说,“两个月前中午吃盒饭,差不多一小时,我们把合作定了下来。”

timg (2).jpg

失败的创业“首秀”

说起知乎,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但站在知乎背后的男人,大概很少有人会去了解。

“我的日常很平淡,每天大概会抽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刷知乎,什么都看,看关注,看推荐,看热榜,想想提问,找找Bug。偶尔还会因为一些产品上低级的问题跟同事发发火。”知乎的创始人周源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日常。

而在外人眼中,周源一点也不“平淡”。他是知乎的创始人兼CEO,却谦虚地自称“知乎第001号员工”,在网站上搜索其名字,多是关于产品动态的发声,鲜有其个人的经历。

1980年,周源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新闻工作者,母亲是教师,分工是典型的“严父慈母”。

尽管出生于非一线城市贵阳,周源却在90年代初就接触到父亲工作用的386笔记本。那时,计算机对于周源只觉是新奇的玩具,没想到却成为他日后的事业。

1999年,19岁的周源成为成都理工大学电子计算机系的一名学生。在大学期间,他和几名同学一起组建了一个计算机服务部,把组装后的电脑卖给其他系的学生,还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创建了所在计算机系的电脑主页。

2003年,周源进入东南大学攻读研究生。2004年,他前往上海一家加拿大公司的研发中心工作,成为负责数据库接口开发的程序员。

后来由于无法强烈感受到创造价值的成就感, 2005年,周源辞掉了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工作,到北京成为了《IT经理世界》杂志社的一名IT记者。

做了两年记者,历经无数采访,他看到大量科技公司生生死死的变化,却苦于作为旁观者和记录者无力改变,周源发现这仍不是他想要的工作。于是,渴望主导浪潮的周源选择了裸辞,创业。

仅带着一万多块钱,面对不知道是否能找到投资人的未知,周源第一次创业选择自己擅长的“大数据方向”,开发了管理软件Meta搜索,帮助企业进行搜索引擎的广告投放 。但事实上,当时的市场处于跑马圈地阶段,不需要靠数据分析来驱动决策,所以很快,Mate搜索的现金流就跟不上了。

“生不逢时”。周源第一次创业起了个大早,却没能赶上个晚集。

不到一年,这个项目以就失败告终。Mate搜索的最后一天,周源哭了。公司陷于困难却无力拯救,自己不甘心。同样不甘心的还有团队,当时周源和团队坦诚公司已经无法继续的情况,令人意外的是,员工纷纷表态:“不就是没钱吗,我们可以不要工资。”多年后周源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依旧感动,是怎样的一群人,宁愿不要工资,也想继续下去。

创业“首秀”失败后,心情糟糕的周源决定换个地方休息一阵,于是他去了西藏旅行。想起那段特殊的“旅行”,周源打趣道:“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别去这么高难度的地方休息。”刚到西藏,周源就受到了高原反应的折磨,硬生生在拉萨躺了一周。

知乎的诞生

休整了几个月,周源重新出发。当时Facebook前CTO出了一款叫做Quora的产品,让他想起了2007年的一次实践,那时候周源加入了一个极客俱乐部Apple4.us网站,为各行各业喜爱苹果的人提供交流的平台,虽然在当时看来只是一个业余爱好,没有实质性下文,却在周源心中埋下了知乎的种子。

Apple4.us的实践再加上Quora的启发,让周源和当初Apple4.us的发起人张亮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做知乎,由周源担任CEO。

周源还清晰地记得,第二天一早,张亮给他打电话,问他在隔了一夜之后是否后悔答应做知乎。在确认了两人做知乎的决心后,张亮当晚便安排了与天使投资人见面。周源回忆说:“那天下午就准备了三页纸,第一页写商业计划书,每个月要干些什么;第二页是这个月的计划和预算;第三页是投多少钱,给多少股份。晚上,带着三页纸就去见了天使投资人。”

第三天早上他们就拿到了150万的天使投资。就这样,知乎诞生了。

周源想起了第一次创业时的小伙伴们,挨个给他们打电话:“咱们再创一次业吧!”尽管当时的兄弟们离开Mata之后为了生计都各自去了新的去处,但接到周源的电话,还是都决定放弃工作继续跟着周源干。

早期的知乎团队在非常简陋又充满战斗激情的办公室,墙上还挂着一面海盗旗。大家都以海盗自居,周源是海盗船的船长。

知乎在一开始,就一直在塑造“专业、认真、公平”的社区精神。引入专业内容生产者、大力维护知乎的秩序性,是知乎社区最为特别的一点。

在知乎成立最初的两年之内,严格地执行着审核制与邀请制,曾一度只有200个种子用户,但是在其中活跃的都是精英人士的代表:李开复、和菜头……这种在用户规模上的反潮流,成功吸引了各行各业的高素质人群,这种独树一帜的风格,还是让它在一批走普罗大众路线的内容公司里,成为稀缺资源,并拥有了好口碑。

虽然2013年,知乎正式取消邀请制,开始扩大回答者的多样性,并降低普通用户的使用门槛,但精英范一直是知乎最为明显的特色,这一特色也让知乎一度被贴上“优越感”“高逼格”的标签。

翻开周源2015年之前的许多公开采访,他曾对媒体不止一次地提及,知乎是一个“长跑型”公司。希望知乎团队能够耐心地服务于核心用户。他在解释其中的各种缘由时,把它归结为一种“清晰的使命感”,说“把这块做了就成了,是一种投机,你永远都得回头想你的出发点是什么。”

知乎变了,周源也是

可是渐渐地,许多老用户们发现,知乎变了,2016年前后是它的一道分界线。之前知乎考虑最多的是用户喜欢什么,需要什么,而现在知乎考虑最多的是,做什么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回报。为什么这么变?一位投资人称,最容易导致从众的两件事儿,一个是权力,一个是海量的资本。而这两者正是周源所经历的。

2016年愚人节前夕,值乎上线前,知乎组织了一场内部审片会,公众形象向来低调的周源第一次在屏幕上向万千用户喊出了自己的目标——变现。

“为什么做这个产品?很多人老是问我怎么做商业化,我很烦,于是我就带着一个团队做了一个商业化的东西。不就是赚钱嘛。”他还开玩笑说,知乎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元。虽是玩笑,但也被外界解读为知乎的商业化“野心”。

2015年底,知乎接受腾讯和搜狗的注资,从两者身上获得了更多的流量。2016年,在资本的作用下,知乎开始在产品形态的创新上寻求突破,值乎、“知乎Live”等付费产品相继问世,并且加大广告的投放。

2018年,知乎将已经使用6年以来的Slogan“发现更大的世界”改为“有问题,上知乎”,并在5月19日的知乎“第五届盐Club新知青年大会”上,发布了“迈向普惠内容平台”的战略转型方向。

在今年3月,知乎更是首次推出全站会员服务“盐选会员”,包括高价值的付费内容权益、社区功能权益以及会员身份权益三大维度。

从知乎开始引入巨额融资起,它的注意力明显地转向了一些在商言商的事情上:渠道下沉,用户扩张,飞页广告,以及使用信息流,将一些娱乐化的内容推送到用户的面前。这难免让人心绪复杂。

商业化的高速发展也带给知乎一些问题,首先是广告投放太过于粗暴,引发用户的不满,不少用户都弃“乎”而逃。其次,知乎大规模裁员和2017年大V的出走事件都与知乎的商业化变现相关。有人担心,知乎在付费领域的尝试,会否让知乎离钱越来越近,离用户越来越远。

不仅知乎变了,周源也变了。

早几年,他很腼腆,人很多的时候,说话做事容易紧张。一位周源的前同事是这样描述他的,“他是能很happy地一起头脑风暴的人,他总会用大眼睛看着你倾听并作思考状。”她说,周源一般手里都会转着一支水笔,说话而很容易脸红。“貌似不说话时也脸红,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红苹果脸?”

在2014年,壹读传媒的创始人林楚方曾以记者的身份采访过周源,当时,周源的坦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周源是一名非常诚实的人”,他在自己采访笔记中写道。"这是一个不擅言谈的人,2014年,知乎公司有60个人,其中有40个人是工程师。但周源竟说,他的优势是懂产品和懂媒体,但确实不知道怎么赚钱。

在谈及自己的经历、家庭出身和成长环境的时候,周源有着惊人的诚实,但他却不是一个知无不言的创业者。从一些近期采访过周源的记者的语气里,能感受到普遍对他失望,对于某些尖锐的问题,他选择“打太极”,或者少接触。“企业家们真是擅长打太极,他们该变就变,一点都不耽误前后打脸。”

确实在近几年,周源很少表达他对一些争议观点的真正看法。除了一些公开演讲。“他能在滔滔不绝中把你抛过来的问题消解掉,有一种说得又多又对,但是好像没有回答问题的感觉。”一位出席过企业发布会的记者评价。

“不会挣钱的创业者”:知乎要快起来

周源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对他和他执掌下的知乎近些年来的变化各执一词。然而,知乎多样化的商业化尝试一直没有给出足够令人满意的答卷,也难怪很多人说周源可能是“最不会挣钱”的创业者。

从2011年诞生的一个邀请制的极客风社区,到现在的分享型知识社区,知乎已经走过了8个年头。在这8年中,知乎经历了开放注册、社区治理、商业化变现等转折,也面临过推送不够精准、知识付费缺爆款的质疑。

截至2019年1月,知乎用户数突破2.2亿,积累了超过1.3亿个回答。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和活跃数量,变现问题一直是知乎的软肋。

有投资方透露知乎有意在2019年再次冲击上市。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解决商业化问题,成了知乎最为关键的问题。

“找投资不是找钱,而是找队友。”去年知乎获得2.7亿美元的E轮融资,周源在内部信中说道。如今为了解决商业化的问题,周源为知乎找了百度和快手两位队友。

在国内外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金融形势较为严峻的背景下,知乎这轮4.34亿美元的融资显得尤其难能可贵。周源说,融资背后体现了知乎对北极星的坚守,映射出对行业形势的思考。

在接受快手和百度这轮融资后,知乎要“快”起来。周源在宣布F轮融资的同时,发出内部信,信中他强调团队效率。

“知乎所处的环境和阶段,以及我们所肩负的期许,丝毫不容许任何懈怠。承诺结果、保持高效、敢打硬仗应该成为我们的工作准则。快则生,慢则死,说到必须做到。”

此次知乎和快手的合作,最大的好处是实现互补。借助快手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基础,知乎能做到进一步下沉,“迈向普惠内容平台”显得水到渠成。而在内容层面,知乎所拥有的专业知识也可以和快手的娱乐内容共同实现内容互补。

而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之后,百度成熟的商业变现团队或许将帮助知乎更好的实现商业化变现,并为其之后的上市做准备。

文章来源:时代悦读 编辑: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