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退休CEO都去造飞机了,“落难”的波音前老板欲“造壳”上市

作者:魏亚霖 2021-02-04 15:19

贝索斯宣布退休后专注太空公司,而波音前CEO也要通过SPAC回归航空业,退休CEO为何都来“造飞机”?

“我将继续参与重要的亚马逊项目,但我也有时间和精力专注于Day 1基金、贝索斯地球基金、蓝色起源、《华盛顿邮报》和我的其他爱好。”

2月3日,亚马逊公司CEO贝索斯宣布,计划在今年夏天移交CEO一职,届时由亚马逊云计算部门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接管公司,而自己则担任“执行董事长”一职。在声明中贝索斯列举了自己的“退休后”计划,其中包括“蓝色起源”。

蓝色起源(Blue Origin)是贝索斯于2000年创办的商业太空公司,计划于2021年搭载第一批乘客前往太空边缘,2021年1月已经完成了新谢泼德火箭助推器和乘客舱的第14次试飞。

蓝色起源.png贝索斯位于美国福罗里达州的蓝色起源工厂。图片来源:Tony Rice

就在此前两天,另一位“退休”CEO也宣布要进军航空航天领域。

2月1日,由波音公司前CEO丹尼斯·米伦伯格担任CEO的“特殊目的并购公司”(下称SPAC),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IPO申请,计划募集2亿美金。

这位资深航空业内人士,为何会选择SPAC的方式回归老本行?SPAC会是科技企业的上市捷径吗?

通过“空壳公司”重回航空业

2019年12月离开波音之前,丹尼斯·米伦伯格的全部职业生涯都在这一家公司。1985年,21岁的米伦伯格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波音工作,此后三十多年他负责了许多重要项目的管理。

2015年,米伦伯格担任波音CEO,2016年接任董事长。站在人生顶峰的他却因两起空难的发生,不得不离开波音。

boeing 737max.png让米伦伯格提前退休的波音737 MAX。图片来源:Jeff Hitchcock

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一架波音737-8客机失事坠海,机上189人全部遇难。2019年3月10日,埃塞航空一架同型号客机失事,机上157人全部遇难。波音公司股价大跌,不得不宣布从2020年1月开始暂停737 MAX型号客机的生产。

时任波音CEO丹尼斯·米伦伯格的下台,被视作是对连续空难事件的引咎辞职。接着在2020年1月,他又从美国重型工业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NYSE:CAT)董事会辞职。此前他曾在卡特彼勒的董事会任职9年。

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时,丹尼斯·米伦伯格出现在了硅谷科技新闻中。2020年12月,米伦伯格加入了一家名为Monarch Tractor的生产电动拖拉机的初创企业,他们的目标是“农业界的特斯拉”。

但米伦伯格似乎不满足于电动拖拉机,2021年2月1日,他通过一项SPAC IPO,正式传达了返回航空业的信号。这家名叫New Vista Acquisition Corp(NVSAU)的新公司,未来专注的领域将是“空间、国防和通讯”,以及“先进的空中运输和物流行业”。

SPAC又可以被称为“空白支票公司”,米伦伯格的NVSAU公司目前没有任何实际业务,需要收购一家公司后才能完成上市。

2月2日,时代财经向NVSAU发出采访邀请,想要了解公司今后的目标产业和潜在并购对象,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造壳”上市的SPAC

SPAC是一种上市方式,也是一种特殊的公司形式,它接近但又与常见的“借壳上市”不同,美联商汇(亚洲)资本集团总裁王干文2月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SPAC的创新之处在于,“先行造壳、募集资金,然后再进行并购,最终使并购对象成为上市公司”。

据王干文介绍,SPAC上市的完整流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由私募基金、对冲基金等发起人或赞助人设立一家公司,然后通过IPO向公众募集资金,搭建一个“壳”公司;第二阶段,已搭建好的“现金壳”公司寻找收购的资产端,完成收购,同时完成上市,SPAC转变为一家正常的上市公司,

在米伦伯格的空壳公司完成募资,但没有完成资产端的收购前,这家SPAC公司只是一个有资金却无实业的“空壳”。如果在24个月内没能找到合适的公司收购并完成上市,这个“空壳”也会自动走向终结,公司向投资人归还全部募款。

王干文告诉时代财经,SPAC的投资者更加偏好互联网、健康医疗、清洁能源等行业背景的企业,尤其是轻资产、 现金流大、有快速增长潜力的企业。

“造火箭”、“造汽车”的资本故事

SPAC尤其擅长讲述造火箭、造汽车的故事。

2019年10月,商业太空企业维珍火箭(NYSE:SPCE)通过SPAC方式上市,此后的一年中,维珍火箭进行多次火箭试射,尽管屡屡失败,但每次都能拉升一波股票价格。

2020年6月4日,氢燃料电池汽车公司Nikola(NASDAQ:NKLA),借壳一家名为“VectoIQ”的SPAC公司成功上市,市值一度超过福特汽车。

2020年11月,固态电池研发企业Quantum Scape(NYSE:QS)通过一家名为“KCAC”的SPAC公司,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德国大众汽车集团是其第一大股东。

rocket.png资本市场青睐“造火箭”、“造汽车”的故事。图片来源:unsplash

2020年是SPAC突飞猛进的一年。根据美联商汇的统计,2020全年 SPAC 新增数量为 248 家,募资总数超过 830 亿美元,平均募集规模约3.35亿美元,占2020年IPO总数的 50%。而在这之前,2019年只有59起SPAC IPO,2018年只有46起。

但在热潮之后,市场对SPAC上市越来越理性。根据Wind数据显示,Quantum Scape的股价最高曾达到132.73美元,目前仅在45美元左右。Nikola更被爆出核心技术造假,2020年11月30日,通用汽车宣布撤回持股Nikola的计划,Nikola股价应声大跌,目前仅为巅峰时期的26%左右。

前不久,贾跃亭的Faraday Future汽车公司(下称FF)也宣布要通过SPAC方式卷土重来。1月28日,FF公司发布公告称,已经与名为“PSAC”的SPAC公司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募资约10亿美元,预计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合并,届时FF将在纳斯达克上市。

根据FF的公告,10亿美元募资中包含了7.75亿美元的普通股PIPE,而PIPE基石投资者包含了欧美大型机构、中国排名前三的汽车主机厂和一座中国“一线城市”。舆论普遍认为FF公告中的“一线城市”为珠海。

但根据《时代周报》报道,珠海市政府内部权威人士透露,珠海市国资委参投FF还处于接触谈判阶段,“只是聊了聊”。

王干文则告诉时代财经,“IPO和SPAC都只是上市的方法,上市是一个起点,后续表现如何还需要企业的自身努力”。

SPAC是否能救活FF和贾跃亭还未可知,但波音前CEO已经迫不及待要通过SPAC重回老本行了。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