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黎明之前挺进疫区!还原广东援驰医生的240小时严酷考验

作者:谷霓裳 张文婷 阮泳雄 王二胡 2020-02-05 13:20

“我无法道尽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但我知道有些人在负重前行,所以冬天总会过去,希望的火种一直都在。”

2月2日下午,时代财经拨通了正在轮班休息的司向医生的视频电话。

司向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是中山大学援助武汉疫情第一批医疗队的一员。

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他笑称自己是热血青年,说自己有时候会失眠,但状态还撑得住,而我却在这些看似轻松的语句中感受到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作为一名记者,我无法道尽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但我知道有些人在负重前行,所以冬天总会过去,希望的火种一直都在。

黎明之前:集结号吹响

这个大年三十注定会被很多人铭记。

这天中午,司向医生收到了医院领导打来的电话,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随着这些日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案例一路激增和第一批支援小队抵达武汉,他就有预感,可能自己也会面临一个选择——“司向,武汉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去还是不去?”“去”“好,收拾一下,今晚就出发。”

一切都在三言两语中被定了下来,司向对妻子说:“学医这么多年,现在是祖国和人民需要我的时候。”

司向的妻子是一名ICU的医生,她了解她的丈夫,也比其他医生家属更能明白作为一名医者在大灾大难面前的热血、仁心与担当,因此她毫不犹豫的对丈夫的决定投了赞成票。

离开家门时,司向亲了亲年仅三岁的女儿,她还太小,还不知道爸爸走的是一条何其艰险的道路。司向宽慰家人,拍着胸脯保证说:“放心,我肯定会胜利回来。”豪言壮语在与妻子的四目相对中,此刻都化为说不出的离愁……

·21点,医院集合。

·22点,抵达机场与广东省医疗队大部队汇合。

·大年初一,春节年欢晚会敲响了鼠年的钟声,这支120余人的广东省医疗队坐上了飞往武汉的航班。在航班上,领队带着大家一起唱“团结就是力量”,彼此打气。

·凌晨5点,医疗队抵达汉口医院搬运完所有物资后入住酒店。

·几个小时的休整后,司向和其他同行的医护人员开始进行紧急培训,领队吴健峰立马进入医院进行实地考察。他们此次支援的目的地是汉口医院的一个隔离病区,这家医院离华南海鲜市场仅有3公里,也是最早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之一。

时代财经问司医生,说句实话,害怕吗?司向说,更多的是忐忑,因为你不知道你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情况。但是到了之后,慢慢的就把情绪放下了,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尽量多做一些事情。

大年初二,广东省医疗小队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役,正式打响!

看不见的战役:紧绷的神经和孤独的前行者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战役,可怕的是你知道你的敌人在那里,却又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对于医生来说,这就是他们面临的现状。

在汉口医院,司向负责的这个病区,一天24个小时被分成了4个班次,每6个小时一班,而穿脱防护服是非常容易暴露的危险时刻,每一个动作都要标准和仔细,整个过程前后各需要两个小时,一班医生整个工作时间为10小时。

司向医生说,防护用品都是一次性的,只要脱了再进病区就要更换一套新的。为了节约物资,医生们一旦穿上防护服、带上口罩、护目镜和面屏,结束工作前都不能脱下来。司向医生形容道:“这个时候你就像被装进了一个密封的塑料盒子里,这个盒子还十分闷热。”

在这10个小时内,医生们不能吃不能喝也无法上厕所。同时,面对大量的病人和突发状况,每一个医生都要精神高度集中。这是一场精力和体力的双重考验,汗水沁透了内衫、长期佩戴的口罩在耳后和面部压迫出了压疮,想上厕所只能通过成人尿不湿解决……

屏幕快照 2020-02-05 上午11.21.08.png一名护士的自拍照,面部出现因长期佩戴口罩、护目镜等防护用品出现的压疮。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期间,医生要查看病区里每个病人的情况、针对不用病人的情况调整药物、认真做好登记和交接工作。

司向介绍说,由于目前并没有特效药物,所以病毒感染其实大部分都是要靠自愈。医院目前的主要治疗手段是给病人提供器官功能的支持,比如氧疗,再辅助以增强免疫力和一些激素的药物。

对于有些媒体报道激素药物会导致强烈的副作用,司向说:“我们目前的激素用量没有一个超大剂量的冲击,平常一些病人的治疗也会用到这个量,目前使用的激素作用主要是减少炎症因子的释放,减轻炎症。在治疗中也会根据病人情况逐渐减量。”

而在这10个小时的高强度紧绷之后,医生们面临的是无尽的寂寞。

“医生是高危人群,我们无法绝对保证自己一定不被感染,听到有医护人员感染的案例,大家心里都绷着一根弦。为了减少风险,所有的医生下班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在房里,哪里也不去,也不跟其他医生面对面的交流。”司向说,“气氛是有点压抑的,很多医生晚上都会有失眠的情况,所以医院还给医生们安排了心理咨询人员。”

这就是一线医护人员的一天,紧张和孤独是主旋律。

时代财经问司医生,武汉情况究竟如何?这场战役还要打多久?司向说,来到这里之后,发现疫情比想象中更严重,床位都是满的。对病毒的研究还在推进中,我不知道这场战役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调整和改进我们的治疗方案和流程。

粮草:不仅是物资,还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

“我们都在前方‘打’成这样了,物资竟然出问题,还得要医生们亲自去领?”

在新闻报道上看到关于协和医院拿不到物资的新闻,司向和所有一线医生一样,除了气愤,还有无尽的担忧。

刚开始没几天,司向一行人从广东带来的物资就消耗完了。“我们曾经一度面临物资紧缺的情况,幸好后面带队的医生协调解决了,我真的无法想象在这样紧张和高压下,要是防护物资和医疗物资不足会怎么样。”

司向给时代财经算了一笔账。一个班次4名医生,一天4班等于每24小时上班的有16名医生。护理人员5人一班,一天6班等于每24小时上班的护士有30人。这些医务工作者每天至少需要3个N95的口罩,进病区前、在病区中和离开病区后;目镜、面屏和防护服至少需要一套。所以,仅汉口医院的其中一个病区,每天至少要消耗掉138个N95的口罩,46套目镜、面屏和防护服。其中还未计算入病人的需求。  

除了对物资不足的担忧,一线医生还需要面对的是生离死别。

“我负责的病人中,有年纪大的没撑过来。”司向沉默了一会儿,“病人太多了,如果放在平常,我们能为他们做的可能会更多,也许就会有好消息。如果,医疗资源再充足些,如果,医护人员再多一些该多好……”

时代财经问司医生,最近有没有什么好消息?司向说:“听说现在国家派了专人来治理和接管物资的配置,还有更多的医疗队正在赶来武汉支援,这让我安心了不少。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知道举全国之力,我们医生和病人们最终一定能胜利

屏幕快照 2020-02-05 上午11.18.01.png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