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病人”孙宇晨:这一次没有骗人

作者:清欣 辣辣 2019-07-26 15:44

或许,这场“肾结石”风波会因孙宇晨公开承认“营销炒作”而逐渐淡出,但留下的疑问不少:营销炒作的背后有哪些商业动机或机密?被边控的孙宇晨是否涉嫌违法?

这一次,孙宇晨没有骗人。他真的病了,病得不轻。

最近一周,币圈流量明星孙宇晨因取消天价巴菲特午餐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7月25日凌晨,孙宇晨在微博上发布道歉信称,“未来,一切从营销炒作回归区块链技术的深耕与研发。”

即便是公开道歉,孙宇晨也不忘为自己加上两个话题增加曝光率,时刻在践行“营销炒作”。

或许,这场“肾结石”风波会因孙宇晨公开承认“营销炒作”而逐渐淡出,但留下的疑问不少:营销炒作的背后有哪些商业动机或机密?被边控的孙宇晨是否涉嫌违法?

肾结石

多年来,饭局经济一直备受企业家推崇,在他们眼中,饭局并非吃饭这么简单,背后是资源、机会,甚至还意味着无形的收益。 

可能连巴菲特都没想到,他日常的一顿午餐能拍出天价,甚至在中国还出现了“高仿”——史玉柱午餐。

今年6月,29岁的创业者孙宇晨以456.7888万美元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餐,创造了该午餐拍卖史上的最高记录,引来社会广泛关注。

1.png

事实上,从2000年巴菲特午餐开始拍卖以来,中国已经有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私募大佬赵丹阳、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拍下过巴菲特午餐。

孙宇晨之所以受到关注,除了其90后创业者,北大、宾夕法尼亚大学高材生,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学员等标签,更是因为他自诩的“营销炒作”。

孙式“营销炒作”的第一条要领就是提前策划、故弄玄虚。

在官宣前一周,5月26日,孙宇晨就在微博上透露“有件关于波场与流币BTT的大好事正在秘密进行”,并称有70%的信心能搞定。

果不其然,6月1日,“已经成功搞定”的消息如期而至,他还夸下海口:“整个区块链行业将从中受益。”

“干了件大事,三天后宣布。”

三天后,话题#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登上微博热搜榜,“营销炒作”实现第一波高潮。这两天,孙宇晨连发11条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新闻。

无标题.png

忙完这波话题推广,孙宇晨并没有停下来。 

6月8日,他主动在微博上怼王思聪、王小川、郎咸平等公众人物,维持自己的关注度,并定时公布自己的微博、推特粉丝数,颇有一线明星的风范。 

6月27日,孙宇晨照常在微博发布天价午餐的新进展:7月25日,他将和巴菲特及七位受邀嘉宾在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共进午餐。

他曝光了餐厅的照片,还特意强调,午餐地点从纽约移到了旧金山。

一个月后,孙宇晨再次高调宣布取消与巴菲特的午餐会面,理由是“突发肾结石于医院治疗”,这条微博选在7月23日凌晨发布。

许多网友并不买账,并直言“肾结石只要超声波碎石机,半小时搞定,根本不用住院”。

消息在网上炸开了锅,质疑声不断。6小时后,正在“住院治疗”的孙宇晨仍不忘回应质疑。

2.png

随后,财新传媒发布报道,孙宇晨早在2018年7月就限制出境,且目前仍在限制出境的边控名单上。

7月24日凌晨,孙宇晨在其推特账号上以旧金山的湾区大桥为背景发布照片并发起直播,试图隔空回应财新报道。

但一天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孙宇晨发布道歉信,对公众、媒体、监管机构表达歉意。至此,他对巴菲特午餐的炒作告一段落。

熟悉孙宇晨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一贯的手段。

过去,他把自己包装为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学员,甚至连“《南方周末》实习生”都曾是他营销自己的标签。 

百度百科的“孙宇晨”词条中,有着对其辉煌履历事无巨细的罗列,参考的宣传文章达64条。

“对于格莱德基金会的捐赠已经完成,仍然有效。”这意味着,在孙宇晨的过度炒作下,巴菲特天价午餐已付款,但终究是没吃成。

问题来了,孙宇晨亏了吗?

谁为天价午餐买单

孙宇晨真正成为网红创业者是从他踏入币圈开始的。 

2017年7月,他在新加坡注册成立波场基金会。波场TRON的愿景是构建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打造一个自由内容娱乐体系,有人将其理解为“区块链世界中的微博”。 

而波场的官方代币就是TRX,有交易功能。截至2019年7月25日晚7时,TRX的市值为106.84亿元,在全球数字货币中排名11,占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的0.5%。

公开资料显示,波场开启ICO(类似币圈的IPO),时间为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15日,发行量是1000亿枚,开售价格0.0015美元/TRX(约0.01元人民币),估值约10亿。 

好景不长。波场刚完成募集资金后不久,就迎来了国家对代币的严监管。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叫停ICO等代币融资活动。在监管高压下,孙宇晨不得不将他的波场转移到海外。

一个月后,也即2017年10月波场在新加波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而波场的利益分配结构中,除了早期引入的私募占比15%,剩下的85%都掌握在孙宇晨和他的波场基金会手里。这意味着波场就是币圈中常说的“高控盘”。 

熟悉比特币历史的人都知道。2017年11月25日,比特币曾一度疯涨到8000美元,市值超过所有加密货币总市值的一半。比特币的发展态势也带动了其他加密货币的发展,波场的TRX就是其中一个。

币圈第三方机构非小号的数据显示,波场的TRX从2017年12月5日的0.014元,到2017年12月24日的0.33元,仅20天时间,暴涨23倍。这时候波场的流通市值高达200多亿元。

因加密货币市场发展行情热度不减,且波场币高控盘的特征,2018年1月1日到5日,TRX成本被拉升,报价从0.29元涨到1.38元,5天暴涨约375%。与初始发行价0.01元比起来,暴涨138倍。

图片 1.pngTRX行情走势图。图片来源:非小号

纵观波场币不到两年的行情曲线图,《南风窗》记者发现,除了2018年1月初的这次直线拉升,还有2018年4月底和2018年底两次不同程度的拉升。这背后缘于波场技术升级、收购BitTorrent、中心化应用商店DappHouse成立等利好因素的释放,当然更离不开孙宇晨的日常营销、蹭热点。

距离最近一次的小范围上涨是今年5月底,也就是天价巴菲特午餐的营销开启之时。

具体来说,5月26日,在孙宇晨第一次在微博上透露“大好事”后,波场 TRX 价格在半小时内上涨 7%;6月1日,网友猜出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后,波场价格当天涨了 6.7%,第二天继续上涨 11%,TRX 价格达到近期最高的 0.04 美元。 

4.png

2018年1月,有消息称,孙宇晨疑似通过币安和LIQUI的账户出手60亿个TRX套现约3亿美元(单价约0.35元)。一时间,“波场操纵市场,高位出货”的信息备受媒体关注。

对此孙宇晨回应称,是其合作伙伴做市商的账户,做市商是为了增加波场TRON的流动性,并不是出售。如此暧昧的回应,让网友不禁调侃“孙宇晨与巴菲特的天价午餐,是韭菜在买单”的说法。

涉嫌非法集资

目前,身在美国的孙宇晨仍在有关部门的边防名单中。据财新报道,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已经向公安部门发函,因其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赌、涉黄等多项事由,建议对其正式立案调查。

“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早在孙拍下巴菲特午餐整整1年前,就被新华社点名批评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管理法》第十二条和第二十八条,明确了10种不得出境的情形,根据目前的公开资料无从得知,孙宇晨具体因哪种情况被限制出境。

山东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加良称,边控是一种保全性措施,有不同的期限,具备临时性。

据财新报道,早在2018年7月,孙宇晨在出境亚洲某国时发现了自己被边控无法出境。但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月17日-18日,孙宇晨在旧金山与篮球明星科比同台。

“如果确定孙宇晨被边控,一旦他回到国内,且边控没有解除,他将无法再次出境。”刘加良补充道。

在科技人文博主李自然看来,不管因为何种原因,边控对孙宇晨影响不大,且币圈大佬很多被边控,他应该早有心理准备,“否则也不用在美国不回来。”

孙宇晨的波场币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刑事业务部主任陈健民在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在国内从事虚拟货币业务,并利用国内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都是违规的。

对于孙宇晨的波场币是否涉嫌犯罪,虽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互金整治办已经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但最终仍需以公安机关的立案为准。

结合相关办案经验,陈健民律师认为,虚拟货币的业务本身存在三种风险。

其一,虚拟货币可能沦为空气货币,涉嫌构成非法集资、诈骗、非法经营等犯罪;其二,部分企业通过发行代币,并在非法交易场所融资,可能涉嫌构成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其三,各国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不一,目前对于交易也无法做到有效监管,虚拟货币交易可能会成为洗钱犯罪的温床。

环顾数字货币市场,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区块链没有实现原有的技术理想,因区块链用户认可的是“能赚钱的项目”,利益的驱使下,区块链上充斥着许多炒币项目,让基于区块链技术而生的数字货币市场显得有些野蛮,收益奇高。

在记者采访中,部分业内人士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持谨慎态度。在他们看来,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发展起来的新型金融形态,对新事物的发展不能一味否定。

李自然认为,区块链技术能传递信任,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能让用户实现对数字资产的支配权,这些都是技术创新带来的福利,也是科技不断进步的重要一环。

等着瞧

故事的最后,目光放回这场闹剧的起点——昂贵的午餐上。

以一顿午餐的时间向股神学习投资理念,交流新鲜观点,勉强可以算在情理之中——贵是贵了些,炒作痕迹是重了些,但能吸取思想、认识大牛、制造话题,君子爱财,无可厚非。

然而,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注定无法圆满的筵席。

巴菲特与孙宇晨都是爱财之人,也是以钱生钱,以资本运作资本的典型。但两者的取财之道截然不同。

巴菲特注重价值投资,认为资本应该服务于实业,因此把钱交给真正能产生价值、拥有产品的企业,缓慢滋养,等待开花结果——花与果都是真实的,生发的过程甚至可以为普罗大众提供一片树荫。 

而孙宇晨则是绝对的资本投机。没有生产过程,全部运用金融操弄、资金空转,以虚无的货币游戏疯狂敛财,这一过程无法兑现任何有意义的物质精神财富——花与果都是虚妄,树荫更不必想。

在这顿代价高昂的午餐里,主人和客人的对比太过鲜明。孙宇晨被舆论集中火力挖出老底,质疑本就飘忽的财富来源,结果几乎原形毕露,真实印证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箴言。

为见义勇为者捐助“薛定谔的1000万”、声称要为ofo退押金、拍下巴菲特午餐再引战王小川、王思聪,直至此刻的反复炒作摇摆,本为慈善和交流的午餐沦为孙宇晨的巨幅广告牌,每一次费尽心机的炒作都是对财富不断膨胀的贪婪。

当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变成“就是看他赚了多少钱”,当成功只是身价与市值,真实与良心变得不再重要。

以营销、谎言、炒作获得畸形的关注,凭关注带来数字货币的增长,再靠这增长做空变现、身价猛涨,获得名气与“成功”。

逻辑自洽,周而复始。

但这次,膨胀的贪婪触碰到了监管与法律的红线,虚假的繁荣被戳破。这顿午餐,以博眼球的目的被高调买进,倒成了一面照妖镜,映射出隐藏在法律边缘的灰暗地带与无尽贪婪。

道歉和反省会是闹剧的终结吗?

大概不会。

我们等着瞧。

文章来源:南风窗 编辑: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