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独家|华泰研发人员几乎走光 张秀根父子造车孤掌难鸣

作者:徐梦雅 2019-07-22 19:05

相比在能源、建材、房产、金融等多个“副业”上玩得风生水起,张秀根父子造车之路一直不顺。

674.jpg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缺席2019上海车展、亏损连连、陷债券纠纷、几度欠薪等连环事件让已被边缘化的华泰汽车再次回归众人视线。有消息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因发不出工资导致大量员工离职,华泰汽车研发部门仅剩寥寥数人。对于张秀根父子而言,除了眼前的窘境,没有研发人员做支撑的华泰汽车未来走势更是成谜。

主动离职者方可拿回工资 华泰研发部门仅剩寥寥数人

7月22日,有消息人士对时代财经称,华泰汽车从2017年年底便开始拖欠员工薪资,该情况断断续续至今,能找到工作的员工基本在2019年年初便已离职。在这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华泰汽车研发部门,只剩寥寥数人。

“反正研发部门是没人了,一个整车厂,搞研发少说也得三百人吧,现在剩下的几个人也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下家才不走的。”该人士对时代财经透露,当前华泰汽车基本上没有研发,这也意味着华泰汽车将暂时阔别“造车”。

“肯定造不下去,工厂都停了,怎么会有车。”该人士表示,华泰汽车工厂已停工约半年。据了解,华泰汽车在国内拥有天津、荣成、鄂尔多斯和丹东四大生产基地,具备年产30万台清洁柴油发动机、45万台4AT自动变速器、40万台6AT自动变速器、177万套车桥、68.85万台整车的生产能力。

 “只有主动离职公司才会把欠薪给补齐,当时我有几个同事都是在离职完,华泰才把欠下的四个月工资都给补齐的。不走的话,继续拖欠工资。”上述消息人士继续表示,“工厂的员工找工作应该没有那么快,肯定不会全部走完。”

有律师表示,员工自行提出或违反单位规章制度解除劳动合同是没有补偿金;如果是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就需支付经济补偿金给员工。华泰汽车此举是否为让员工自动离职而免于支付离职补偿金外界无从得知,但可以看到的是,在中国车市下行时期,本就在车市边缘的华泰汽车更是雪上加霜。

“我一同事现在还留在华泰呢,女生,特别难找工作。他老公在北汽,还是能养活她的。”一位华泰汽车离职员工对时代财经表示当前汽车行业并不好找工作,“北汽现在很难进了。”

面对当前研发人员流失严重以及停工停产欠薪, 华泰汽车会以何举措来圆张秀根父子“造车梦”?时代财经致电华泰汽车集团执行董事张宏亮,到截稿止其并未回复。

华泰销量、利润锐减 张秀根父子身价未受影响

张宏亮曾表示:“核心技术是一个企业生存的命脉,是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硬实力”。然而,以现今仅剩的几个研发人员,华泰汽车命脉又在何处?

“公司管理松散,没有汽车开发流程。对员工还行,不是很严格。我去工厂那边,感觉对工人要求也挺低。”有华泰汽车离职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华泰汽车自上而下的管理并不系统,“大领导走马观花。”

一直以来,华泰汽车因家族管理风格而长期遭外界诟病。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张秀根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购得“华泰”时,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的第一辆车仅下线两年,而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正在研究电池。不过,时至今日,张秀根所创建的华泰汽车创下“十年十换总裁”的人事记录,公司发展或多或少受此影响,也导致华泰汽车与后两者两公司有了云泥之别。

实际上,在早年的一段时间里,华泰汽车凭借韩国现代的技术,其SUV车型一度占据市场10%份额,位列中国SUV车型前三。然而,随着韩国现代与北汽“牵手”,华泰汽车又陷生产瓶颈,对中汽协谎报高出实际销量30余倍的数据。在产品不济的基础上,华泰汽车作风更是让业界人士诟病,这个“车界新贵”也慢慢被边缘化。

2018年,华泰汽车累计销售约为12.07万辆,同比下滑9%,仅完成销量目标的60.4%。而其披露的2018年财报显示,同年营业收入181.8亿元,同比增长1.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下滑243.24%。

销量、利润遭双杀,华泰汽车实际掌舵人张秀根、张宏亮父子却以150亿身价再登胡润百富榜单,位列230名。从由2013年的40亿身家到现今的150亿,张秀根父子的个人发展并未因发展乏力的华泰汽车而受挫。

近日,华泰汽车因未有履行相关协议,被太平洋证券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16华泰01”债券本金6178.9万元及相应利息、逾期利息及违约金,以及张秀根需就本金利息等费用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华泰汽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下一步走向何方?

牵手富力地产发力新能源 ,“负负”欲得“正”?

“富力也没钱,感觉是造势吧。”对于近日华泰汽车联手富力地产达成的合作、携手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一事,华泰汽车离职员工如此看待。

时代财经查阅资料了解到,截至2018年末,华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260.4亿元,负债合计375.66亿元。而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一季报显示,富力集团负债总额已达3218.61亿元。双双负债的情况下,两者拿什么做好新能源?据了解,华泰汽车和富力地产并未透露此次合作的参股份额、资金额度。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华泰汽车共有风险8022条,其中自身风险73条,周边风险高达7839条,预警提醒有110条。

“一年之内都没法造车,哪怕现在来了三四十亿,然后再招人进行开发,那也得两年后了。”该离职员工对时代财经称,因华泰汽车内部已无多少“良将”可用,所以其并不看好华泰汽车未来几年的发展,“现在新能源部门一个人都没了,传统车部门,研发的还剩下几个吧。”

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钟师认为,新能源汽车是一项资金需求巨大的行业,从初期孕育到实现量产大概需要三年,从小批量生产到大量生产需要两年,前后需要五年的时间。

实际上,房地产企业进入汽车行业的案例颇多,如宝能集团控股观致汽车、恒大布局新能源汽车、万达集团投资银隆新能源公司、华夏幸福出资收购合众新能源股份,在这背后,都是真金白银的砸下去。没钱没技术的华泰汽车牵手同样没钱没技术的富力地产,目前行业内人士对该合作并不看好。

华泰汽车2020规划透露,未来华泰汽车将在乘用车、商用车、三电、车桥等多方面布局,在2020年希望实现50万辆的年销量。然而,华泰汽车最好的年销售成绩也仅仅是十万出头,按照华泰汽车现今无研发、无新车上市、停工停产、拖欠薪资并且负债三百多亿的现状,张秀根父子造车之路孤掌难鸣,50万辆恐成泡影。

“华泰的出路,我觉得就剩下卖资质,卖工厂了。” 该离职员工在最后对时代财经说。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