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有人为养家糊口,有人为自驾西藏 外卖骑手的春节也是劳动节

作者:幸雯雯 2021-02-17 12:38

在大多数人看来,春节假期是团圆、尽情放松和玩乐的日子,但对这些坚守一线的骑手来说,春节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年廿八晚(2月9日),一部分人已回到在家中与家人团圆,正在贴大红挥春、对联,准备迎接新年到来。这时,外卖骑手王建华仍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广州番禺的大街小巷,为顾客送宵夜。

在政府“就地过年”的倡议下,这个春节与往年有点不一样——更多打工人留在工作地。外卖订单需求多了,平台也提供可观的补贴和奖金以吸引骑手们留守。

骑手们来自不同地区,进入这个行业的原因也不尽相同,但他们都在努力干好这份工作。在大多数人看来,春节假期是与家人团圆、尽情放松和玩乐的日子,但对坚守一线的骑手来说,春节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比如王建华,他一样在赶时间,聊不到几分钟就拎着外卖匆忙跨上电动车,往下一个目的地奔去,鲜黄色的背影在黑夜中渐渐隐去。

图虫创意-1028169910357196990.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春节,也是劳动节

年廿八晚8点多,离王建华给自己设定的下班时间还有4个小时,他正在番禺大石建华路上的大排档门口等候取餐。

“今年春节不回家了,我要先把债还清。”2020年,王建华创业失败,亏了5万块。

王建华是湛江霞山人,今年20岁。听朋友说广州城中村流动人口多,货运服务需求很大,为了挣到人生第一桶金,2020年4月,他独自一人来到广州大石,贷款买了一辆小货车,做货拉拉司机。

司机需要在货拉拉平台上抢单。由于抢单速度不够快,王建华拉不到生意,“收入太不稳定,有时候一天能挣五、六百,有时候才一百块不到,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一个月后,王建华为了及时止损卖掉货车,亏了5万块。然而只有高中学历的王建华找工作并不顺利。为了还债,他成了一名美团骑手。

骑手分专送和众包,王建华是后者。众包入职门槛较低,时间自由,可以自己选择上下班时间和接什么单。王建华认为,这份职业比较公平,多劳多得,收入也比跑货拉拉稳定。

今年春节期间,为了响应“就地过年”的倡议,留在工作地的人比往年增加不少。交通运输部最新预估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春运期间累计发送旅客11.52亿人次左右,客流比2019年下降六成多,比2020年下降两成多。

留在工作地的人增多,对外卖的需求随即上涨,外卖平台也出台了补贴政策,鼓励骑手留守。

美团相关负责人日前向时代财经表示,春节7天向坚守一线的骑手提供补贴和福利总额超过5亿元。

据悉,饿了么在北京、上海等地区提供超过15000个骑手岗位,并针对坚守岗位的骑手提供多重补贴。

补贴和奖金是吸引骑手们留守的重要原因之一。

“站长很早就发出通知,鼓励我们继续上班,坚守一线的骑手有跑单奖励,如果回家的话,回来上班还得先隔离,太麻烦了。”大年初一(2月12日),美团广州番禺市桥站点的副组长陈新向时代财经介绍,市桥站点有骑手250多人,今年春节仍留在工作岗位的超过130人,比往年增加不少。骑手张小东便是其中一人。

张小东是湛江人,做美团专送骑手一年多。据他介绍,平时每送一单能挣8块钱,而年初一至年初三这3天,平台增加了补贴,完成15单责任单就奖励300块钱,而且从第16单起,每单能挣12块钱,“今天早上开早会,站长还给每人发了100块钱红包。”

往年的大年初一,张小东会和家人一起去亲戚家拜年。今年春节,为了多挣钱,他选择留在番禺继续工作。“今年也没挣到什么钱,家里还给了五千多块给我做生活费,就不回去了,昨晚给爸妈打了个电话。”

年初一早上9点多,张小东便开始送外卖。“我们骑手过的不是春节,是劳动节。”

下午5点多,张小东在市桥地铁站附近某烧烤店门口等候取餐。等候时,他掏出手机撸了一盘王者荣耀。旁边的茶饮店门口,坐着数名同样等候取餐的骑手,清一色低着头在峡谷开黑。张小东说,王者荣耀在骑手圈很受欢迎。

这一天,张小东计划做完15单就下班。他喜欢吃鱼,准备下班到市场买一条,“清蒸吧,算是庆祝自己在外地过的第一个春节。”

VCG111317447047.jpg正月初四,湖北襄阳,外卖骑手在路边等待接单。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月入过万?“哪这么容易”

做外卖骑手之前,张小东曾在老家工厂打工,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一个月只有四千多块收入。后来听说送外卖收入高,2019年他来到番禺当骑手。每天跑9个小时,张小东一个月能挣五千多块钱。

提起几年前骑手“月入过万”的新闻,张小东笑了,“哪这么容易?除非一天干12个小时。”

张小东告诉时代财经,以市桥站点为例,只有10%~20%的骑手每个月能挣一万块钱以上,20%~30%的骑手只有三千多块钱。

陈新向时代财经证实了这一点,“月入过万的骑手还是有的,但很辛苦,你得跟商家混熟,也要熟悉路线,还得肯拼肯熬,每天得跑50多单,一个月保证有1500多单才行。”

陈新是潮汕人,之前是地产销售,听说年底骑手用工荒,平台在春节会有补贴,于是2020年年底加入骑手行列。

一般来说,专送骑手分早、中、晚三个班次,每天工作8~9个小时。如果想多挣点钱,可以向站点申请“单王班”,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陈新认为,做骑手的好处就是,多劳多得,但赚的都是辛苦钱。

“我们开着电动车在马路上跑,如果精神稍微不集中,很容易出事。”年末的某一天,陈新送完餐,赶着去下一个取餐点,跟在一辆洒水车后面,地面很滑,他开太快,刹车太急滑倒了。幸亏只是轻微擦伤,陈新拍拍弄脏的衣服又继续往下个取餐点飞奔。

“我们站点有个骑手更严重,有一次赶着送单,经过一辆汽车旁,碰巧里面的人开门,他来不及刹车撞到门上,一条腿摔骨折了。”陈新说。

骑手是困在系统里的一群人,系统给骑手的送单时限与路程远近无关,如果碰到送长距离的单容易超时,会被扣钱。不过,随着越来越多安全问题出现,外卖平台在时间、路线规划上也作出了改进。美团给骑手留出了8分钟弹性时间,饿了么则推出“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功能。

但时间仍是骑手心上紧绷的一根弦。

“肯定闯红灯,不闯红灯怎么送?而且下雨天送外卖也很危险。”张小东的手机屏幕“伤痕累累”,他说是跑单时不小心摔倒摔坏的。除了危险,张小东最怕客人不接电话,“有点钱我就不会干这个。”

WeChat3501a8bd6143fd6241699fb0c16c741c.png张小东手机。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摄

为生活,也为梦想

年初三(2月14日)晚8点多,美团骑手李峰还在市桥某茶饮店门口等候取餐。与王建华一样,为了多挣点钱,李峰今年也响应号召“就地过年”。

平时只“上线”3个多小时,这一天,李峰从早上10点多就开始接单,中午回家吃了个饭,又继续出门。“平时最多就10个单,春节这几天比较多,我今天已经跑了11单,有70块钱,还不错。”

来自广西桂广县的李峰也在酒吧做保安,每个月到手仅2600块钱。几年前,小儿子出生,家里开销变大,李峰便兼职做众包骑手,每天挣点“奶粉钱”,一干就4年多。

专送骑手有规定上下班时间的,众包骑手则比较自由,可以自己选择时间上、下线。李峰工作的酒吧晚上8点才上班,白天有时间跑单,这也是他选择做众包骑手的原因。除了骑手,他还做顺丰同城快送,以番禺市桥、桥南区域为主。

“生活压力太大了,工资没多少,如果还休息就挣不到钱了,过年这几天是挣钱的好时机。”李峰说。

WeChat1687099d7ecd6772797e62669a97078a.png李峰取餐完毕。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摄

与大部分骑手相比,王建华很拼,“哪里都跑,只要钱到位。我都是挑20多块以上的单,每天跑12小时,每个月起码有七千块钱,再加把劲就能上万。”

“负债是我的动力。”为了早点还债,王建华给自己设了目标,每天挣够260块钱才能回家休息。他也几乎不花钱,“房租是我姐给的,平时自己做饭,就蒸一条腊肠、煎个鸡蛋,衣服也很久没买了。”

做了3个月骑手,王建华还了一万多块钱。他算了下,还有3个月就能还清负债。之后,王建华打算存点钱,买辆车去旅游,“我喜欢自驾游,梦想是开着自己挣钱买的车去西藏。”

(应受访者需求,文中王建华、陈新、张小东、李峰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