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巨亏近亿的宜宾纸业强势6连板,纸张涨价潮或是幕后推手

作者:廖维 2021-01-13 18:58

近期受纸张调价的影响,板块整体上涨,宜宾纸业波动基础与基本面无关。但当纸张调价周期因素消退,资金进入其他板块波动时,纸业板块的股价也会做整体回调。

宜宾纸业.png图片来源:企业官网

“大A究竟讲不讲逻辑,价值投资有没有生存空间?”

1月12日晚,宜宾纸业发布业绩预亏公告,但今日开盘,宜宾纸业依旧稳稳拿下涨停板,喜获六连板。见此情形,不少信奉价值投资、与时间做朋友的股民发出疑问。

业内人士表示,宜宾纸业最近的表现看起来有些不讲“武德”,但其股价上扬主要与纸业回暖、板块大涨的外部环境有关,至于后续表现如何,还得看其基本面。

六连板牛股一年亏损9800万

1月12日晚,宜宾纸业发布公告称,预计2020年归母净亏损9800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69亿元。

无惧公司2020年预亏的利空消息,宜宾纸业1月13日再度涨停收盘,报14.52元/股,这也是公司斩获的第六个涨停板,累计涨幅达77.07%。

业绩暴雷股价却狂奔,看起来十分矛盾。对于亏损原因,宜宾纸业在公告中解释称,2020年1-9月,受全球疫情影响,国际浆价处于历史低位,公司下游客户需求下降,主要产品食品包装原纸及生活原纸量价齐跌,从而导致公司产品的综合毛利率下降,2020年公司因技术改造、疫情停产及周期性停车大修影响,公司固定费用增加。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宜宾纸业的股价之所以暴涨,主要得益于纸业的涨价潮,纸业进入价格调涨的周期。自2020年12月以来,国内生活用纸的涨价潮一直持续,也曾一度冲上微博热搜话题。

但行业春风传导至资本市场,能否带动企业业绩上扬?缺乏基本面支撑的股价是否会出现回调?

业内人士表示,生活用纸处于产业链的最末端,从造纸厂到终端市场,涨价也需要时间传导,而企业业绩等接收到市场反馈同样需要时间。

沈萌认为,近期受纸张调价的影响,板块整体上涨,宜宾纸业波动基础与基本面无关。但当纸张调价周期因素消退,资金进入其他板块时,纸业板块的股价也会做整体回调。

扣非后净利润连续15年为负

在行业风口的吹动下,宜宾纸业的股价开始了飞速上涨,从2020年12月24日的7.92元/股涨至1月13日的14.52元/股,股价接近翻倍。但二级市场的靓丽表现背后是其常年拉胯的业绩。

在2011年宜宾市城市规划实施整体搬迁背景下,宜宾纸业展开了长达多年的搬迁,这也使得公司从2012年到2015年间几乎靠着政府补贴过日子。

宜宾纸业在2012年、2014年、2015年分别接受宜宾市政府补贴4000万、2000万、3000万元,而在2012-2015年其营收分别为1860万、1054万、1062万、1368万元。

随着搬迁逐渐完成,宜宾纸业相应新产能已投产,但公司却是增收不增利。2017-2019年间,宜宾纸业营收分别为11.57亿、12.92亿、16.01亿元,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92亿、1.74亿、0.12亿元。

在1月12日晚间公告中,宜宾纸业预计2020年归母净亏损约为9800万元。宜宾纸业连续两年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滑坡现象令人生疑,其董秘王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关于2020年净利润预亏等,一切以公告为主,“该说的都说了”。

时代财经注意到,宜宾纸业还预计,2020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69亿元,而自2005年开始,这项数据一直是亏损状态。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亏损幅度还呈现逐年扩大的趋势。

地方政府成“救命稻草”

从宜宾纸业发展历史看,其经历了从“带帽”到“摘星摘帽”的过程,证券简称从宜宾纸业变更为*ST宜纸再变更为宜宾纸业,整个过程堪称励志。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离不开宜宾市地方政府的影子。

2020年12月30日,宜宾纸业发布公告,收到宜宾市南溪区财政局划拨的企业改革发展资金2100万元。而实际上,宜宾纸业接受宜宾市地方政府的补助现象一直存在。

此前,由于2006年、2007年公司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宜宾纸业股票简称变更为“*ST宜纸”,面临被终止上市的可能。但2008年,宜宾纸业获得宜宾市政府各项补贴2455万元,而其2008年营收为6.83亿元,归母净利润仅485万元。2009年,上交所撤销对宜宾纸业的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宜纸变更为ST宜纸。

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几乎每隔一年,宜宾纸业都会接收到来自宜宾市政府的财政补贴。其中2016年,公司接受补贴达到1亿元,而其当年营收为4.44亿,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17万元。

此前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沈涛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出于税收、就业等原因,政府有较强的动机帮助濒临退市的企业“保壳”,但沈涛认为,政府不应干预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发展,而应该通过市场规律,让真正优质的企业登陆资本市场,这样才能有长足的发展。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高秋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