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揭开中国富豪背后保镖公司的神秘面纱

作者:幸雯雯 武佩璇 2020-06-24 12:28

“何享健”事件过后,大众对富豪安保的关注度上升到一个新的高点。时代财经了解到,经历绑架惊魂的何家,已联系安保公司商谈安保方案,提升安全系数。

6月中旬,中国著名企业家、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在家中被5名歹徒劫持一事,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根据警方通报,主谋李某龙无业且嗜赌,去年底来多次参赌,并萌生绑架何享健以求“快钱”的念头,伙同另外4名犯罪嫌疑人“经数月准备”后,驾车强行闯入目标住宅,声称携带爆炸物,控制威胁住宅内人员,索要巨额钱财。

确实,何享健家族的财富足以让犯罪份子心生歪念。在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何享健家族以260亿美元名列第41位,往前数2位就是香港首富李嘉诚。

时代财经从相关信源处独家了解到,经历劫持惊魂的何家,近期已在联系安保公司商谈保护方案,提升家庭成员的安全系数。

一直以来,涉及明星、富豪的勒索绑架案件总能引发关注。“名声”最大的莫过于90年代超级悍匪张子强勒索中国香港首富李嘉诚长子李泽钜10.38亿港币和富豪郭炳湘6亿港币等案件。而在中国内地,此类案件也时有发生: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1998年、1999年先后被绑架两次,劫走200万人民币;演员吴若甫在2004年被绑架,所幸最终逃出,该事件还被改编成电影《解救吾先生》。

据警方通报,绑架劫持事件对何享健及其家人的身体和财产未造成损害。但不难想象的是,在被劫持期间遭受的威胁、恐吓和僵持,势必对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涌现出一大批亿万富豪。但这些富豪们在安保上的投入与其拥有的巨额资产有着巨大反差。

“何享健事件”过后,中国富豪阶层的安保状况,再次成为大众关注的话题。

走出灰色地带

安保行业在中国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代的镖局。但其确切的时间,史学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不过根据近代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卫聚贤考证,镖师的鼻祖是山西人张黑五。张黑五是清朝乾隆皇帝的一位武术师傅,人称“无敌神拳”。他所创立的兴隆镖局,是第一间被朝廷承认的镖局。

“走镖者,英雄也。白龙马,梨花枪,走遍天下是家乡”,山西大学教授刘映海主编的《晋商五百年:镖行四海》里曾记录过这么一句歌谣,可见当时人们已将这个充满凶险的行业浪漫化。

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对保镖的刻画往往具有英雄主义色彩。以私人安全服务为主业的公司——天樽安保集团的创始人王海春从小就在这种熏陶下成长。

“我从小看电影、电视剧,尤其崇拜行侠仗义的保镖。”王海春自6岁开始习武,拜访过很多老师,后来还去欧洲向同行学习。正是在梦想和市场的召唤下,王海春于2014年创建了自己的安保公司。

但涉足安保行业将近20年的刘小龙说,“时代变了,现在不再是扛着大刀走江湖的年代,当保镖更多要用头脑去取胜。”

刘小龙是一家名为猎人国际安保集团(以下简称“猎人国际”)的安保服务机构的创始人。在6月18日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刘小龙表示,中国早期的安保行业并未被国家政策允许,他先是2001年在中国香港注册公司,早期业务也以海外为主,直到2007年后才在中国内地注册成立公司。

刘小龙提到的政策阻碍,即公安部在1989年下发的《关于禁止为企业领导人配发警械和提供“私人保镖式”服务的通知》,其中提到“不提倡私人雇用保镖”,“保安服务公司不应提供‘私人保镖’式服务,已经派出的要立即撤回”;以及2000年3月1日,公安部再下发《关于保安服务公司规范管理的若干规定》,其中第11条再次明确规定:“保安服务公司不得提供个人人身安保服务”。

直到2010年1月1日,政府出台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才首次明确私人保镖这样一个提供随身护卫服务的群体的存在,给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保镖行业带来新的生机。

黑衣人OK.jpg图片来源:海豹御盾

“动拳头的时候,任务就失败了”

因为政策问题,中国现代安保行业起步较晚,又缘于工作内容往往涉及客户隐私,暴露在大众面前的行业信息少之又少。种种原因叠加,导致外界对安保行业和保镖有着根深蒂固的误解。

在许多人眼里,保镖就是“帮老板挡子弹”的人,或是明星身边那些戴着墨镜、咋咋呼呼的“黑衣人”。

“一般明星其实请不起保镖。”刘小龙笑着说道。

“那成龙、赵薇呢?”

“他们应该能请得起。”

因为高昂的收费标准,国内请得起保镖的,几乎都身处富豪阶层。多家安保公司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均认为,中国富豪的性命、财产一定程度上仍处于受到威胁,或有潜在风险的境况。

“当时老板被绑架、被伤害的事情不少,催债公司也很多。”源于这个契机,自称少林寺出身的王明在2006年成立了深圳中州特卫安保公司(以下简称“中州特卫”),决定在“刀口上混饭吃”。

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王明仍记得自己保护的第一位重要客户,这让他至今印象很深。“他(客户)当时遇到了重大的经济纠纷,涉及几十亿元。那时候的社会治安状况比较乱,对方请了催债公司逼迫他。他一度被绑架过,但为了让他拿钱出来,几天之后又被释放。而且他家里的亲人也都受到对方不同程度的伤害,别无他法之下,他最终决定聘请保镖。”

王明根据客户的情况制定了保护方案——派出8名保镖,为其和家人提供全方位安保服务。其中6人在白天守护,晚上则留下2人在别墅值班。“包括他的小孩上学放学都需要我们接送,他太太出去都有我们的保镖陪同。”就这样,24小时不间断的情况下,王明保护了客户整整两年。

泰森OK.jpg保护泰森。图片来源:中州特卫

事实上,保镖并非大众想像的李连杰在90年代主演的电影《中南海保镖》中的硬汉形象。在业内人士眼中,“适当时候刚柔并济,更有利于为客户挽回损失。”

保镖工作所面对的人,亦不是省油的灯。在警方披露的何享健一案中,犯罪嫌疑人在动手前,曾经过数月的准备。包括跟踪、暗查、窃取个人信息等等,都是惯常不过的手段。

时代财经采访的多家保镖公司均对何享健一案的发生感到不可思议。在他们看来,如果有健全的安保体系,这样的凶险经历就能被提前排除。

这是刘小龙谈到的安保工作的核心,也是行业内的共识。用刘小龙的话说就是,“动拳头的时候,任务就失败了”。

刘小龙多次向时代财经强调,功夫跟保镖工作几乎没有直接关系。“安全工作是非常细腻的系统,我们不会用功夫来强调这个行业的优势。功夫可能让你身体素质更好,抗压能力更强,但功夫打不过你遇到的突发风险。”

同样提供安保服务的海豹御盾创始人陈阳日前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示:“保镖不是让你去打架,打架就是已经失败了。”

陈阳是行业里难得一见的女性创始人。她在小时候曾学过两年多的武术,但并未想过这会跟她今后的职业会有关系。长大参加工作后,陈阳曾经从事过一段时间的护士工作,但她对这份工作毫无兴趣,甚至因此一度非常压抑。后来陈阳辞去工作,参加武术培训,最后进入了安保这个一向被男人占据的行业。

海豹OK.jpg陈阳在向员工授课。图片来源:海豹御盾

在时代财经采访的这些业内人士看来,武力从来不是最佳营救之道,专业保镖绝大部分情况下更应该以智取胜。安保工作其实就是信息、科技、资源和胆量的综合较量,只有拥有科学的策略、新式的技术、高明的战术和完备的对抗保护方案,才能赢得“战争”。

然而冲突有时在所难免。保镖并非像电影中那些在机枪火力下,仍被百神护体的主角那样拥有不死之身。现实中,没有武器在手、无法持有枪械、不能随意攻击人的保镖,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生命危险。

中州特卫创始人王明告诉时代财经:“有时候会遇到行为过激的人,在处理案件时我们有可能被刀划伤。又比如说对方拿个凳子砸老板,或者拿钢管打老板,我们要是来不及去保护的话,只能用身体去挡了,不过这种情况只占5%。”

但在很多时候,“看起来能打”是不让危险升级的一个因素。“我们要震慑住对方,让他们觉得这块骨头他们啃不动,他们就不敢硬来了。”王明说。

天樽安保的创始人王海春也有同样经历。

“我有一次出任务,是在东南亚某国家跟中国的边境。客户是一位中国老板,在那里投资了十多亿人民币打造了一个项目。但他跟当地的建设方有纠纷,对方想敲诈几千万。对方有几十人,而我们仅有7个人。我们做了一整套方案,包括心理战、装备、团队战术等,最终全身而退。”

王海春所谓的心理战,具体是指“底细不能让对方摸到,要在气势上把对方压倒”。

“我们做安全工作的,买卖能不能赚钱是其次,首先是兄弟们的安全。“王海春对时代财经说。那次任务,也是王海春最引以为傲的一次经历。

最高级保镖一年收费一千万

人品、忠诚度是安保行业内最看重的从业素养。因为面对重要关头时,保镖跟客户的命运往往连成一线,他们之间也不是简单的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

刘小龙向时代财经透露,他有一个合作将近20年的客户,“他说了,只要我不死,就会一直和我合作下去”。

保护一个人,需要深谙他的弱点和秘密。这样的工作特性,决定了安保行业的神秘感。时代财经在采访中深刻感受到了这一行业的特殊性——安保公司从不透露具体的客户名字、安保模式、任务执行地点等细节,只能依靠对方提供的那些模糊不清的故事,去窥探这个行业的一角。

比如,保镖是如何招揽客户的?

神秘的安保行业并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公司会积极利用互联网打响自己的名号,再借助媒体的宣传,积累第一批客户,最后通过口碑相传,实现业务稳定。

在天樽安保公布的客户中,时代财经还看到有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身影。据王海春介绍,因为天樽安保前期曾服务过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基于对王海春团队专业性服务能力的认可,后者便向潘基文团队做了推荐。

作为一个赢利水平同样少为人知的领域,天樽安保在资本与资源方面相比其他公司走得较前。2017年,天樽获得汉鼎宇佑集团、胡润百富A轮融资。

2定.jpg图片来源:天樽安保

在王海春看来,中国的安保行业还需要获得更多关注,需要更多资金去树立品牌形象、规范行业、打磨产品。“我们可以给企业家培养安全意识,把他们对行业的一些误区扭转过来,并未为他们提供最专业的安全服务。”

时代财经还发现,在这个行业,公司负责人往往也是一家安保公司的招牌担当,很多时候都是负责人亲自去谈业务。

“我们会根据每个客户的实际情况去定做安全方案。了解他所属行业、出行路线、他的朋友圈,以及他的对家是什么实力,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保镖都有撰写安保方案的能力”,中州特卫的王明如此说。

王明还告诉时代财经,在中州特卫的业务中,保护明星、在活动现场站台的业务只占10%左右。“这种业务没有技术含量,说白了就是撑场面,也没有什么危险。我们真正业务的大头是富豪和大老板,也就是剩下的90%业务。这其中有50%是防患于未然,而其中的40%,则是已经遇到危险了,不请保镖就要丢命了。”

而这三种业务,根据危险程度的不一样,费用差距也非常大,以进行防范工作和紧急处理危险两个业务为例,中州特卫的收费要相差至少一半。

王明向时代财经透露,他们最高级别的保镖团队,目前在服务国内一位房地产公司老总,八个人的保镖团队,一年收费一千万。

在安保公司的宣传文案中,时代财经发现一名保镖的月薪大致为一万至两万元。

保镖培训班

较高的收入催生了另外一个业务的产生——保镖培训。

除了私人保镖业务,如今行业内的安保公司,大部分还会开设保镖培训业务。这项业务,也是安保公司盈利来源的一大部分。这也是因为,相比于安保需求的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具有专业能力的保镖实际上为数并不多。

陈阳告诉记者,“海豹所有人员都是退役特种兵,因为他们具备基本的素质,会对他们进行为期30天的培训,才派任务给他们。”

据悉,队员在培训前需要经过测试,合格的会加入海豹“就业班”,30天的培训课程,收费12000元,结束后包就业。二身体素质不够格的,就会被分配到“培训班”,依然是30天的课程,但是不包括就业,收费9800元。

1 定.jpeg保镖培训。图片来源:海豹御盾

这样的就业班和培训班在很多安保公司都有。就业班对队员要求更高,培训结束后的考核也会更严厉。培训班则是为一些对安保行业有好奇心、以锻炼身体为目的的人准备的。

例如在中州特卫官网上对于培训业务有详细的介绍:对于身体条件符合的人,比如精通格斗的人,实施前期的免费培训,培训三个月后上岗,并保证工资在全行业中领先。上岗后再从工资中支付这次培训费用(未公布具体培训费用);其余不符合这些条件的人,需要支付折后6800元(原价16800元)的培训费,培训后,中州特卫会为合格的学员颁发证书。

但王明承认,尽管这类证书并非通用资质,只是公司内部认可,“但因为我们公司有一定知名度,这个证书在行业内的含金量较高,有了这个证书找工作会更容易。”

各家公司的培训内容也大同小异,除了格斗技能,还会有高端商务礼仪、跟踪与反跟踪、学习电脑网络、监控摄像头和窃听器的使用等等。由于国外的安保行业较为成熟,海豹御盾还聘有海外的教官来培训学员。

风生水起,亦乱象丛生

在美国,私人保镖业务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尤其是针对富豪的高端安保业务。

根据福布斯2020全球富豪榜资料显示,目前的世界首富是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身价为1460亿美元,而他的安保费用从2012年至今,一直维持在160万美元一年。

排名第四的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身价已经达到855亿美元,相对应的,他在2019年的安保费用也水涨船高,升至了2340万美元,约1.65亿元人民币。

而相比这些“高调”的美国富豪,中国内地富豪较为低调,安全意识也比较薄弱,但他们与日俱增的财富却时时刻刻提醒他们——树大招风。

千禧年后,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涌现出一大批亿万富豪。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前五十名中,中国富豪有9位,马云、马化腾、许家印、李嘉诚等均在列,总财富高达2750亿美元。

但中国富豪们在安保上的投入与其拥有的巨额资产有着巨大反差。众所周知有保镖的富豪只有几位,王健林、马云、李嘉诚等。俞敏洪在90年代末被绑两次后也有了安保意识,据其在公开场合称,身边长期有两名保镖。

但刘小龙坦言,安保行业目前的市场不大,“大多数富豪的安保情况,要么没有,要么只有一些特种部队退役军人。”

对此,多年与富豪打交道的刘小龙曾总结过几点原因:“一是中国社会和平安定,有相对安全和谐的氛围,富豪对自身安全的担忧非常低;二是中国的大部分富豪行事低调,竭力不结仇怨、不露财富,或认为自己与许多有权势的人士关系密切,没人敢对自己进行伤害;三是他们觉得自己的财富来之不易,宁可花小钱请亲信或者托熟人介绍可信的非专业人员,都不舍得出高价聘请专业保镖,担心‘引狼入室’,泄露自身秘密。”

因此,也有了前面所提到的多宗富豪、名人绑架案。

对于安保行业的市场前景,陈阳表示,富豪们对私人保镖的需求日益增长,“我觉得生意越来越好做,因为人们的安全意识在提高”。

需求大了,保镖行业也开始风生水起,分蛋糕的人也就多了。

时代财经前后接触了五位安保公司的负责人,虽然都是同行,但对行业的看法不尽相同,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乱”。并且,由于行业准入门槛低,有业内人士直言,行业内有不少“骗子公司”。

市场的不成熟和政策的不明朗,使得这个行业在目前还无法形成一个成熟的产业链,无论是私人保镖业务还是最专业技能培训业务,从业门槛都相对较低,没有严格的行业标准。而也因为其业务的特殊性,整个行业的透明度较低。

王明向时代财经感慨道,“现在私人保镖这个业务,很多人都在做,保安公司在做,曾经的一些催债公司也转行来做这个了。然而要论起保镖的服务理念和态度,这些公司都差太远了,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保镖。”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明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