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3岁学编程!竞争压力、资本助推,中国百万“鸡娃”深陷教育“内卷”

作者:幸雯雯 庄俊朗 2021-02-04 18:16

在少儿编程机构、资本和政策的多方“夹击”下,越来越多的孩子比上班族还要忙,被家长们推着一直奔跑,一刻都不敢停下来。

早上八点半,6岁小女孩甜心开始做数学题,甜心妈妈在旁边掐着表,到点就催促她出门上兴趣班。

去年暑假,甜心的培训计划紧锣密鼓地进行。上午9点~11点半参加美吉姆夏令营、中午12点~下午1点吃午饭、1点~2点录故事手势舞······前一天还没过完,第二天的日程已经被细化到每分钟,甜心仿佛进入了高考“备战”模式。

甜心是优酷综艺《告诉世界我可以》其中一期节目的主人公,上述场景并不是节目效果,而是她的真实生活。

现实中,还有千千万万个“甜心”。

为孩子报读少儿英语、奥数课程等补习班已是“基本操作”,随着近年来人工智能发展和相关政策出台,“内卷”成性的“鸡娃”家长们,把目光投向了少儿编程。

现在,编程教育已不再是成年人的专属项目,而是下沉到青少年,甚至幼儿园。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仅西瓜创客、童程童美、核桃编程三家从事少儿编程教育的企业学员数总计就超过了243万。

企业获得融资后,砸钱投广告毫不手软,如今随处可见“鼓励”家长帮孩子报编程班的广告。

“培养数理思维,赢得未来竞争力”、“孩子必须给自己做好规划,才能解决问题”,少儿编程头部企业编程猫这样宣传青少年学习编程的重要性。

在少儿编程机构、资本和政策的多方“夹击”下,越来越多的孩子比上班族还要忙,被家长们推着一直奔跑,一刻都不敢停下来。

图虫创意-704176166164889622.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鸡娃圈”的明星课程

广州番禺奥园广场童程童美EV3机器人编程课教室里,今年7岁半的俊杰和其他3名同龄孩子一起为这节课所学知识作成果展示。每周日早上8点半至十点半,是他与乐高机器人、电脑和编程语言打交道的时间。

在笔记本电脑上输入了一连串简单的代码,按下“enter”键后,俊杰搭建了二十多分钟的机器人风车成功转动。同场的一名孩子因为输入的代码出错,风车启动失败。据课程老师介绍,这是经常会出现的情况。

机器人编程教育是以物理硬件和软件编程相结合,为使机器人完成某种任务而设置动作顺序的编程语言教育。课程需要孩子完成搭建机器人、连接零部件、编写代码等步骤。如果其中某个细小环节出错,机器人就不能实现预先的指令。

从6岁便开始学机器人编程的俊杰,2020年12月通过了全国青少年机器人技术等级一级考试。俊杰妈妈看到他有这方面的天赋,决定让他学习进阶课程,争取今年参加机器人编程比赛。

考试满分100分,俊杰以70分通过,但多选题是他的“重灾区”。其中一道题是“只要合理运用就能省力的机械结构有哪些?”,俊杰选了“斜面”和“一个动滑轮”,少选了“杠杆”,因此丢了4分。

考试.png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考试内容已经涉及到初中的物理知识,我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考试前是孩子他爸一题一题给他讲解的。”关于机器人编程考试的难度,俊杰妈妈如此感慨道。

“考级和比赛主要是为了增加升学的把握。”俊杰妈妈希望孩子能入读广州名校中大附中,但现在音乐、美术等特长对名校来说已经不具备吸引力。“名校的门槛很高,它们要求孩子要掌握奥数、编程或KET(剑桥英语一级考试)其中一项技能。”

为了孩子能挤进名校,不少家长砸钱、砸时间超前培养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给他们报读各种兴趣班。音乐、美术、少儿英语早已稀松平常,编程课逐渐在幼儿园中蔓延。

出于锻炼孩子逻辑思维的目的,国内某知名创投机构合伙人丽珊为4岁的儿子挑选了少儿编程机构Icoding的“智能积木发现之旅”编程课。

课程会将编程知识融入到具有故事情节的游戏当中,孩子可以控制游戏的主人公,完成简单的指令。在老师的指导下,丽珊的儿子成功让自己搭建的大颗粒积木兔子按着指示路线行走,顺利到达终点。

尽管儿子只学习了几堂课,但丽珊发现他的逻辑思维能力明显有所提升。“他对于多步骤的事情能按顺序进行,也能明白一些复杂的游戏规则。比如跳棋,以前他跟他哥玩不到一起,现在能跟着玩一会儿,不光是捣乱了。”

俊杰妈妈也认为少儿编程能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而且课程会涉及动力学、物理学的知识点,提前接触会对俊杰未来学习物理学科有帮助。“现在他在街上看到汽车,会蹲下来看齿轮和其他零部件,研究它们是怎么传动的。”

俊杰这个寒假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俊杰妈妈每天早上6点多便起床陪俊杰晨读,也请补习老师一对一提前教授他二年级下学期的语文和数学课程,同时还报了珠心算班和游泳班。

如果说“鸡娃”是近年来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流行的教育方式,那么少儿编程已成为“鸡娃”圈的明星课程。

3岁开始学编程

“少儿编程”概念起源于麻省理工推出的“可编程式积木”(Scratch)平台,是一种图形化编程语言,使用者通过用鼠标拖拽积木构建程序,设置或控制角色及其行动和变化,便可快速创作具有互动性的故事、游戏。

如达内教育(TEDU.O)旗下的童程童美、Icoding、核桃编程等中国知名少儿编程教育机构,主要设置Scratch、WeDo、EV3、Python、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课程等编程课,覆盖3岁~18岁全年龄段儿童。

童程童美课程.png图片来源:童程童美官网

这些少儿编程课程号称可以培训儿童的逻辑思维能力、创造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费用并不低。

俊杰妈妈表示,俊杰上编程课程已一年半时间,花了3万多元。她算了一笔账,若俊杰学到小学六年级,还需要花9万元。“如果不想走这条路的话不要学编程,‘坑’很大,除了报班,考级和教具都要另外付费。”

去年12月,俊杰参加全国青少年机器人技术等级一级考试花了4500元。另外,他在课后练手的EV3课程教具费用达3800元一套。

Icoding的课程费用也不低,丽珊算了下,一节课的成本差不多要400元。

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少儿编程行业整体的客单价在8000元~10000元,“小码王比较贵,一人一年1~3万元,而编程猫有990元10个课时的引流课程。”

相对校外少儿编程培训机构,校内编程普惠课程价格要低得多。

广州番禺区某教育机构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番禺区有十几所小学以“430项目”(课后兴趣班)形式开展少儿编程普惠课程,一节课费用为24~28元。

但实际上,作为一个新兴课程,少儿编程并未大范围普及。上述教育机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学校开的编程课有不少家长报名,但受场地、设备等限制,对比足球、主持、舞蹈等课程,编程课不算热门。

徐华也指出,少儿编程是一个全新的市场,相比K12、英语口语赛道来说比较年轻,并未形成成熟的产品形态,而且不同机构的课程体系良莠不齐。

俊杰妈妈告诉时代财经,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有不少家长询问过她少儿编程相关信息,但大多没有报名,“很多家长对少儿编程不了解,他们不会贸然为一个不了解的课程花几万块。而且孩子上小学后,课余时间很紧,家长一般会选择最有价值的课程去培养孩子。”

俊杰妈妈认为,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学习编程,要视乎孩子的接受程度,“机器人考级很难,我们在考前刷了四五遍题目,有的家长看到我们刷题很焦虑,也让孩子刷,结果适得其反。”

华北某教育行业从业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目前市面上真正能教编程的机构还是很少,师资力量不匹配,“如果孩子真想学少儿编程,最好家里有一个比较懂的人,或者找知名机构去学。”

图虫创意-914115988652556331.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高瓴、红杉等纷纷入局

尽管校内编程普惠课程的热度暂时还没有其他常规课程高,但在校外,少儿编程教育这个赛道是越发火热。

智研咨询2020年5月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共计7110家。截至2020年2月末,中国少儿编程公司主要位于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地区,分别为11770家、3529家、2265家、2044家。

近日,时代财经以家长的身份,联系了多家少儿编程机构。其中西瓜创客的课程顾问表示,它们目前已有超过30万名学员同时在读。童程童美的课程顾问则告诉时代财经,目前童程童美同时在线学员已接近13万,线下直营店236家。

此外,核桃编程的官网显示,从2017年8月创立,截至2020年8月,核桃编程付费学员人数已累计超过200万。

如今青少年的竞争压力,从整个K12教育行业的繁荣,也可以管中窥豹。“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高途课堂、好未来这几家K12巨头,每家手里至少都有着过百万学员,加在一起很有可能超过千万规模”,徐华说。

在徐华看来,特别是K12中线上教育的蓬勃发展,也激励了细分领域的少儿编程教育。“线上编程教育的市场规模在扩大,跑出了一些头部企业,部分甚至有上市的可能性。”

时代财经联系了西瓜创客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发展,因此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获客成本也大大下降。

近年来相关政策的出台,也助推了家长对少儿编程的热情。

2020年11月6日,教育部对政协全国委员会的一份提案答复称,将把包括编程教育在内信息技术内容纳入到中小学相关课程,要求小学中高年级学生“了解所学语言编程的基本思路,理解所学编程语言中程序设计的基本机构,掌握编程的方法和步骤,编写出简单的程序”。

微信图片_20210204164635.png图片来源:教育部官网

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部分地区开始对编程考试进行试水。2020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印发通知,将信息技术考试纳入学业水平考试的范畴,并明确提出“该考试不合格,将影响毕业证书的颁发;而成绩优异者,将可以用于自主招生。”

政策对青少年编程教育的鼓励,乃至部分地区逐渐把编程纳入升学标准,使越来越多家长关注到少儿编程教育。广阔的市场前景,让资本开始蠢蠢欲动。

2018年开始,少儿编程教育行业融资出现爆发式增长。丽珊所在的创投也是在这一年开始把目光放在少儿编程这个细分赛道,投资了某个在线编程教育品牌。

智研咨询的报告显示,2018年少儿编程教育融投事件达47宗,总金额高达21.13亿元。时代财经梳理发现,高瓴资本、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IDG、腾讯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都已纷纷入局。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创立于2015年的编程猫。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迄今编程猫已融资超过20亿元,投资机构包括高瓴资本等。

其他头部少儿编程教育企业,如小码王、做梦编程、核桃编程等,均已实现单轮融资超过1亿元人民币。时代财经试图联系上述多家企业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均未得到回复。

教育“内卷”加剧

政策与资本双管齐下,少儿编程赛道不断升温。

徐华告诉时代财经,大量企业在拉到融资之后开始进行营销推广。尤其是通过电话进行点对点的宣传,起到了教育市场的作用,“像编程猫等企业,投了很多力量进行市场营销。”

时代财经对多家少儿编程教育机构走访的过程中,就遇到多名被这些广告吸引而来的家长。“少儿编程好像突然很火,进电梯、打开手机、走在路上,都能看到少儿编程的广告,身边的家长都在讨论,我也咨询了好几家编程机构。”其中一名想给10岁的儿子报编程班的家长如此表示。

多家少儿编程机构的客服或课程顾问都告诉时代财经,少儿编程对小升初、甚至幼升小的作用是不少家长的重点咨询内容。“不少私立学校都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多会一门可以展示的技能,可以让孩子脱颖而出。”童程童美的一名课程顾说。

时代财经搜索微博、知乎、百度贴吧等社交平台发现,关于少儿编程的相关话题很多。家长的讨论主要围绕“少儿编程的必要性”和“就读哪家机构”展开。微博中,“少儿编程”话题有超1000万阅读量。

显然,编程已成为少儿教育,甚至是幼儿园教育内卷化的加速器之一。

知乎少儿编程话题讨论.png图片来源:知乎

教育内卷化并不是新鲜话题。

欲让孩子“成龙”、“成凤”的家长们,可以为了拿幼儿园入场券彻夜排队,帮孩子完成各种“匪夷所思”的作业,为孩子报读可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兴趣班,让学区房房价一再突破想象,甚至集体“鸡娃”培养学区房……

而现在,少儿编程成为孩子考核的一个新维度。升学的压力、资本的助推、政策的鼓励、企业的宣传,这一切都使得越来越多家长,或主动或被动地“卷”进少儿编程的竞赛中。

看到孩子和家长深陷“内卷”泥沼,有网友如此评论:“让你孩子上早教班的,不是早教机构,而是其他抢着把孩子塞进早教班的家长,太卷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俊杰、丽珊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