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商人特朗普:一边高呼抵制中国制造,一边给中国工厂下单

作者:刘沐轩 2020-09-10 16:13

从义乌宣传物料到身系中国产的领带,特朗普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到底有哪些?

离2020年美国大选还有不到两个月,而美国的就业数据仍不好看。

根据美国劳工部在当地时间9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尽管8月份美国失业率继续下降至8.4%,但仍远高于疫情前的水平,而非农业部门新增就业人口更是已经连续两个月增长放缓,就业增长似乎正在失去动力。

对此,特朗普选择再次无端指责“是中国抢走了美国的工作”。在当地时间9月8日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特朗普又声称拜登的政策议程有利于“中国制造”,而他自己的政策议程则有利于“美国制造”。

图源:路透社.png2018年7月24日,中国安徽省一家工厂的工人们正在纺织用于特朗普2020年美国大选的宣传旗帜。(图源:路透社)

但实际上,光从经济利益来考虑,特朗普本人和中国市场的联系就比拜登要深得多。从义乌宣传物料到身系中国产的领带,特朗普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到底有哪些?

谁买了义乌的旗帜和帽子?

提到直接和特朗普相关的中国产品,很多人会联想到坊间调侃“能够预测美国大选”的中国义乌。

每逢美国总统大选,都有大量总统候选人的宣传品,例如旗帜、棒球帽、T恤、橡胶手环、乳胶面具等物品采购自这座中国浙江中部的小城。而今年因新冠疫情的缘故,从义乌发往美国的应援商品还增加了印有候选人名字和竞选标语的口罩与面巾。

微信图片_20200909031554.jpg网传,许多特朗普和拜登的宣传帽都是中国制造的。(图源:推特)

根据特朗普的竞选策略,他声称要将制造业岗位从中国“抢”回美国。

时代财经翻阅了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官网公布的特朗普竞选团队自2017年1月初至2020年8月末的所有公开订单支出,而这份细致到优步(Uber)车费的文件显示,特朗普团队所购买的宣传品仅来自Ace Specialties和Cali-Fame两家公司

微信截图_20200907160124.png2017年1月初至2020年8月末,特朗普团队所购买的宣传品仅来自Ace Specialties和Cali-Fame两家公司。(图源: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官网截图)

前者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官方商品提供商和分销商,生产横幅、标牌、徽章、腕带等产品,后者则以制作25美元一顶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宣传帽而闻名。

卡森卡利名人堂工厂车间的帽子。这家帽子和服装制造商以生产·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而闻名。洛杉矶时报.jpgCali-Fame专注于制作特朗普的官方宣传帽。(图源:洛杉矶时报)

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到,在阿里巴巴国际版和亚马逊上,产自中国的特朗普宣传品价格远较同类型美国产品便宜,而且“中国制造”无论从种类、订单量还是成交额都要明显高过“美国制造”。

微信截图_20200907130655.png微信截图_20200907144521.png上图为阿里巴巴国际版上的中国产品,下图为亚马逊上的美国竞品。(图源:阿里巴巴国际版和亚马逊网页截图)

究竟是谁下单了中国所生产的数十万件特朗普宣传品?

也许曾参加了特朗普总统的60多次集会的“铁粉”格拉纳达知道。据美国ABC新闻报道,格拉纳达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者们在特朗普集会上使用的大多数宣传品都是中国制造的,而且人们对此并不介意

事实上,可能只有特朗普官方竞选网站出售的宣传品是来自“美国制造”。

无论特朗普本人是否愿意,这些来自中国的宣传品,都可以说特朗普在对中国GDP增长做出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宣传品的数量对于义乌强大的生产力而言还是“沧海一粟”。时代财经核查,相关的义乌小商品指数并没有随着美国大选日的临近而出现明显波动,指数统计的细分类别也仅仅到帽子、国旗一级,并不能看出两党候选人宣传品的多寡。

而一些媒体的争相报道也大多是采访了义乌的部分个体经营者,通过他们对两名美国总统候选人宣传品订单数的主观感受,来对大选的结果做出推测,并无太多科学依据。

微信截图_20200908153318.png坊间传闻能够"预测美国大选”的义乌小商品指数实际上在近期并没有较大波动。(图源:义乌指数官网)

“我可是个商人”

没有任何一个有实力、有远见的商人不觊觎中国的市场和制造能力,特朗普也一样。

在竞选总统之前,特朗普就已经是个亿万富翁。据时代财经核查,2015年7月,美国政府道德办公室公布了一份时任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财务情况申报单。这份多达95页的申报单中显示,特朗普担任合伙人、董事和总裁的公司组织共有515家,而这些组织中有近400个直接以特朗普的名字或其姓名的缩写命名,涉及领域从酒店、赌场、高尔夫球场到家具、服装和日用品不等。

微信图片_20200908122439.png2015年,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时填报的财务情况申报单。(图源:美国政府道德办公室官网)

显然,这些企业不可能全都由特朗普直接管理。因此,要论特朗普生意上与中国的联系,相当于讨论特朗普家族产业与中国的经济往来

据追踪特朗普净资产长达30多年的《福布斯》杂志报道,当上总统前的特朗普净资产在40亿美元左右。而由于总统职务的特殊性,为了避免以权谋私的嫌疑,上任后的特朗普净资产只会比40亿美元更少。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日渐融入政坛的特朗普家族成员,包括其长女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

时代财经查询根据中国商标局的数据库和公报注意到,自2005年至今,特朗普旗下的多家公司已在中国为餐馆、酒吧、酒店、经纪服务和广告管理咨询门类至少申请注册了130个商标。与此同时,伊万卡在中国拥有16个注册商标和30多个正在申请中的商标。

微信图片_20200908122450.png

许多人不知道,“川普”二字是被特朗普正式注册为商标的。(图源:美联社)

尽管特朗普或伊万卡的公司尚未在中国直接拓展业务,但中国制造依然让特朗普家族尝到了不少甜头。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和伊万卡名下多个时尚品牌的商品大多产自中国。而关于特朗普家族品牌里“中国制造”的比例,可以参考美国商务部的估算:全美服装制品中有40%以上都来自中国。

微信图片_20200909034002.jpg特朗普家族的许多品牌商品都是“中国制造”。(图源:推特)

即便特朗普有意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但随着特朗普家族步入政坛,失去其直接领导的集团公司无疑会回归市场规律,选择有市场竞争优势的“中国制造”。

据CNN报道,贸易数据统计机构ImportGenius收集的美国海关数据显示,从2019年9月至2020年9月,特朗普旗下的公司就已经从中国采购并进口了超过8吨的各类商品。

此外,在去年年底特朗普发推特称赞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的同时,有超过6吨中国制造的桌子被送到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饭店。而在今年5月特朗普发推污蔑“中国病毒”的同时,又有2吨的木制玻璃展示柜从上海运抵位于洛杉矶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

c9cd034ec93d26094bfc10f8e458d233.gif

2015年7月,当主持人问起特朗普的领带是否为中国制造时,特朗普大方承认。(图源:推特)

也许,特朗普对“中国制造”的态度始终没变,作为一个关心利益的政客,他在高举抵制“中国制造”大旗的同时,也会像其在2015年7月接受CNN采访时那样直言不讳:“我的领带就是中国产的,我可是个商人。”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梁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