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人物 | 哪吒成爆款背后,王长田的动漫梦

作者:综合 2019-08-13 19:41

和当年《泰囧》帮助光线传媒打开喜剧片的局面一样,《哪吒》也成了“拯救”王长田和光线的新“福星”,但福星能照耀多久?

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占据中国最好的动漫内容的半壁江山。

——王长田

《哪吒之魔童转世》7月26日正式公映,瞬间燃爆暑假档。上映后收割猫眼9.7、淘票票9.5、豆瓣8.6的高分,多次打破票房记录,包括动画电影最快破亿记录,以及国产动画单周票房记录,被网友称作新国漫之光。

8月13日,据猫眼数据,《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上映第19天,观影人次突破1亿,成为有数据统计以来国内首部观影人次破亿的动画电影,目前票房已经突破36亿,业内预测,电影的最终票房将超过46亿,若以此计算,《哪吒》将冲进内地影史票房榜第三名,仅次于《战狼2》和《流浪地球》。

《哪吒》是由光线传媒旗下全资子公司彩条屋影业参与投资与制作,并由光线传媒担任主发行方。《哪吒》票房大卖,光线传媒赚的盆满钵满。

《哪吒》讲了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励志故事,其成功背后是要求严苛的天才导演饺子,慧眼识珠的光线彩条屋CEO易巧。当然,也有负责为电影最终拍板的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

timg.jpg

“完美主义者”王长田的创业

王长田,被称为中国娱乐新闻“教父”,《南方周末》对他的评价是:“不是过去文化人的最高赞誉‘精英’这个概念所能概括的。”

王长田的形象很特别。他架着一副职业经理人式的无框眼镜,极少出席各种红地毯或者秀场,更不像其他大佬那样,常常与身边的女星在圈子里传出这样或那样的段子。

他常常说的话是“一朝为记者,一生为记者”。他说,“这种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能够影响你的一生,我的生活方式也比较媒体化,我为什么比较低调?你见过哪个媒体人是高调的?那你就去做娱乐人了。”

在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之后,王长田成了《中国工商时报》的一名记者。工作4年后,随着传统媒体受到电视业的冲击,他在1995年加入北京电视台,策划节目《北京特快》。

对于记者而言,受众的态度至关重要,这股力量让王长田于1998年开始创业。怀抱着制作出“像样的娱乐节目”的想法,王长田跳出了体制,创办了光线传媒。

1999年,定调为“冷眼看热闹”的《中国娱乐报道》横空出世。其后,《娱乐现场》、《娱乐人物周刊》和《中国音乐风云榜》成为了10年前人们耳熟能详的娱乐节目。“生产电视栏目的(企业)太少了”,光线拥有着其他影视娱乐公司没有的优势。

王长田喜欢用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一首诗《未选择的路》来表达他转型的原因:“那天早上,有两条路,相差无几。都埋在还没有踏上脚印的落叶底下,而我,选择了一条更少人迹的路,于是带来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后来光线也在不断转型中成为了影视剧内容制作的行业巨头。自2006年进入电影市场,至2016年,光线十年91部影片的总票房达到了200亿。如今,光线的电影和电视剧业务占到总业务的97%。

2011年,熬过了13年之久的光线传媒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创下80亿元市值,成为继华谊兄弟、华策影视之后第三家在内地上市的影视传媒公司,持有公司54.05%股份的王长田身家则飙升到43亿元人民币,跻身民营电视制作领域首富。他极为自豪地说,在上市之前自己没有融过一分钱。

然而上市却没能令王长田满足。想在传媒娱乐行业形成品牌,赢得知名度,电影是最合适的选择。而光线从2006年开始涉足电影,尽管一路平稳,却无佳作。

有人诟病光线的影片质量不佳,王长田为此耿耿于怀。“当然有一些品质不是太好的影片,但是哪一家没有呢?哪一家都有很多,但别人家可能有一个代表作,或者几个,就掩盖了那些不好的。从前光线最弱的就是这一点,我拿不出一个代表作来。”

他写过一篇微博:做电影就是在做梦,好的一面是这个梦可以卖钱,如果你恰巧做了一个美梦,观众就会以人民币和掌声奖励你;不好的一面是做这个梦花费昂贵,如果你恰巧做了一个恶梦,观众就会还你一个恶梦。别人的梦不管是美梦恶梦,早上起来就烟消云散,你的梦却可能让你名利双收,也可能让你倾家荡产。

2012年下半年,光线调整战略,跟内地导演进行全方位的合作,扶植新导演,其中包括从演员转型的导演。

而发现徐峥的伯乐,正是王长田。两人的第一次合作、投资仅3000万的《泰囧》着实成就了王长田名利双收的美梦,他找到了那个梦中的代表作。

《泰囧》的成功,也让光线传媒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电影投资思路。正因对新导演的扶持,才会有了后来的《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电影。

2016年5月,光线传媒控股了国内市场份额最大的在线购票平台——猫眼电影,王长田用23.83亿元的现金和价值23.99亿元的光线传媒股票,换来了猫眼57.4%的股权,成为猫眼的最大股东。

拥有“猫眼”,是王长田逐步打通下流产业的重要一步。王长田曾对媒体表态,互联网与电影娱乐产业的结合是发展趋势,光线将持续注入各种资源,支持猫眼成为国内领先的“互联网+”综合娱乐平台。

从票务平台,到全娱乐平台的打造。从影视剧内容生产,到实景娱乐业务的开拓。54岁王长田的野心,可见一斑。

一位光线传媒的前员工说,光线传媒是一个狼性的公司。在光线传媒工作成长得很快。在光线传媒经过历练之后,后来工作中碰到的坎儿都不是事儿。

王长田承认他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他曾说过:“我很难容忍产品、业务、员工的缺陷,我总是希望能够改进这个东西。我的要求较高,员工也知道我有较高要求,他们也清楚,我想这个标准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标准更高。最后公司的成功往往取决于公司的标准,以及实现这个标准的能力。”

王长田的动漫梦

2013年以前,王长田几乎没怎么看过动画片,尽管身为光线传媒的创始人,但是和年轻人聊天时他却发现,大家谈论的动画片他一部也没看过。

但是这并不影响王长田将目光投向动画,当时已经在电视领域深耕十余年,电影事业也搞得蒸蒸日上的光线传媒,就差动画这一块高地了。于是王长田开始恶补动画,在不断发掘优秀动画人才的同时,也在加速光线影业在动画领域的布局。

彼时腾讯是动漫领域的先行者,不过主要是先从漫画连载入局,然后切入到网络/电视动画改编,却还未进入动画电影领域。

而王长田的选择是,另辟蹊径,直接布局动画电影。

2014年6月,光线斥资4亿元收购动画制作公司蓝弧文化和手游公司热峰网络50.8%和51%股权。董事长王长田喊话,要将光线打造成迪士尼一样的动画帝国,从此光线便在国漫的道路上一路进军。

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以后,迅速发酵成为爆款,就在其上映三个月之后,王长田带着自己的彩条屋正式亮相,正式宣布进军动画电影领域,还公布了彩条屋影业未来将出品的22部动画长片名单,展现出打造全产业链动漫集团的野心。

当时,王长田曾公开表示:“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占据中国最好的动漫内容的半壁江山”。

随后,光线传媒便围绕该领域不断布局,其中在资本层面,据光线传媒2018年年报显示,彩条屋影业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包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大鱼海棠》的创作方彼岸天等。

然而,在资本动作不断的同时,实际作品的市场反馈却褒贬不一,部分动画作品让光线传媒实现名利双收的同时,也有多部作品的表现不尽如人意。

据猫眼专业版显示,2015年至今,光线传媒共参与14部在国内院线上映的动画电影,以上影片累计票房达到24.67亿元。但具体到单部影片可以发现,只有5部作品的票房实现过亿元,占比为35.7%,其余9部作品的票房均在千万元,甚至是百万元的级别。

虽然此前推出的动画电影作品效果高低不一,但动漫业务已经成为光线传媒较为看重的业务板块之一,且王长田也对此有着较大的信心与期待,并在两年前曾公开表示,“2019年会迎来国产动画电影大爆发”,这一番话也令业内分外关注2019年光线传媒的动漫业务发展。

爆款哪吒救主,国漫崛起路漫漫

从2018年起,影视行业进入了“寒冬”。影片票房分化趋势越加明显,观众和票房向头部影片集中,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身处局内,光线传媒未能幸免。除了整个行业低迷带来的影响,它还陷入了自身的舆论风波中。

前有2018年4月电影《后来的我们》的“退票事件”,后有电影《英雄本色2018》导演向光线追讨欠款的风波。舆论风暴过后,等待光线传媒的是自2011年上市以来主营业务的首次亏损。

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影市场依旧波澜不惊,多家影视公司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

7月14日,光线传媒披露了业绩预告显示,即使坐拥《疯狂的外星人》《千与千寻》等高票房影片,光线传媒上半年利润仍预计同比下滑超95%,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同比下滑95.02%-95.97%,而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07亿元。

在市场普遍低迷,光线传媒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急需要一部搅动风云的作品出现,给沉闷的电影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哪吒》的出现恰如其分,对光线来说更是如此。

然而就和哪吒怀胎三年才生出来一样,《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制作发行同样历经波折,如果从2015年彩条屋影业成立开始算起,整整制作了4年,要是再算上导演前期的筹备时间,其制作周期可能超过了10年。

而国漫的崛起,仅靠一个爆款是远远不够的。

在《哪吒》的首映礼上,王长田宣布了未来“神话宇宙”的打造,除了《哪吒》续集和彩蛋中揭晓的《姜子牙》外,《大圣闹天宫》《深海》《凤凰》《八仙过海》等都将陆续制作完成。动作不可谓不大。

早年间,媒体问王长田,你最痛恨自己的缺点是什么? 王长田觉得,自己坐不住,“没耐心”。而自己的公司做了动画电影之后,一部动画电影漫长的制作周期,使得他频频在微博感叹,“没有耐心,别做动画”。

《哪吒》以及之后整个神话宇宙体系,似乎成为了“没耐心”的王长田弥补缺点的应有之义。

文章来源:时代悦读 编辑:王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