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风险过大”的蔚来,还剩多少机会?

作者:郭尧 潘卓伦 2019-10-17 18:59

“风险过大”一词,是潜在投资者的担心,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蔚来的艰难现状。

在造车的路上,蔚来又迎来了一个难关。

16日下午有媒体报道,蔚来正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过50亿元的融资。然而,湖州市吴兴区外宣办向媒体表示,与蔚来汽车的融资洽谈暂停。有消息指出,原因之一是评估投资“风险过大”。

美东时间16日,蔚来汽车美股股价受负面影响,低开且跌幅一度达到10%,随后跌幅收窄,收市每股报1.46美元,跌幅逾5.8%。

“风险过大”一词,不仅看出潜在投资者的担心,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蔚来的艰难现状。

2019-06_B柱铭牌.jpg图:蔚来ES6细节 来源:官方图片

今年以来,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领军的蔚来过得并不顺利。车辆自燃、“裁员”风波、新车“跳票”……

如果说上述困难只是创业者必经之路,那么融资受阻则是直接关系到亏损严重的蔚来的生存。

9月,蔚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的总资产及总负债仅相差约4.5亿元人民币,距资不抵债仅一步之遥。

10月,蔚来股票价格一度下跌至接近1美元,甚至面临“1元退市”风险。

好消息是,蔚来新车销量仍算理想,但要继续生存下去,接下来能否顺利融资显得相当关键。

风险在不断增加。蔚来,已进入关键时刻。

融资罗生门

与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超50亿元人民币融资的传闻,把蔚来抛上风口浪尖。

蔚来对新的融资需求,或已到了非常迫切的地步。

10月初,受第二季度财报的影响,蔚来股票价格一度下跌至接近1美元,甚至面临“1元退市”风险。

蔚来在去年9月12日正式登陆纽交所,至今刚好满1年。在蔚来上市的第二天,其股价最高点曾到13.8美元。

股票价格大缩水的背后,是亏损严重的蔚来对新融资的渴求。据媒体报道,蔚来董事长李斌表示,蔚来确实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触,但目前没有太多信息可披露。也就是说,蔚来汽车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的融资,只是其中一项。

微信截图_20191017165349.png图:蔚来美股最新股价 来源:https://www.nasdaq.com

或受“融资罗生门”影响,美东时间16日美股收市后,蔚来股价只剩下1.46美元,距股价最高峰已经缩水了89.4%。

根据网传的一份湖州市当地政府部门的会议纪要显示,投资方叫停投资是出于引进蔚来智能汽车项目的风险不明确,需要更进一步研判项目可行性降低风险。

时代财经了解到,湖州市政府在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引进上一直很活跃,甚至有些激进。早在2016年,贾跃亭的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落户湖州市德清县;2018年,游侠汽车湖州超级工厂也宣布正式启动。

无独有偶,上述两个项目均因为种种原因前路未卜。因此,湖州市政府对于同样是造车新势力的的蔚来提高警惕也不无道理。

对于蔚来汽车来说,此次与湖州市当地政府合作不顺或将进一步增加其寻找新融资的难度。

从公开消息上看,蔚来目前的融资进展并不顺利。早前在今年5月28日,蔚来汽车与亦庄国投签订了100亿的融资框架协议,但该合作至今仍未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关于蔚来汽车当前的融资情况以及计划,10月17日时代财经向蔚来汽车传播总监万锐发去了采访函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为止未获回复。

在融资不顺的情况下,蔚来的风险在增大。

资金告急

在媒体看来,蔚来一直都是一个任性“烧钱”的角色。

2015年初,蔚来低调成立,当时许多媒体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李斌的存在。但两年后,花钱高调的蔚来开始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2018年中,蔚来被传已经花掉51亿。面对这个传言,李斌回应称:“今年不止亏这么多钱,肯定需要很多投入。”

直到2018年8月,蔚来赴美上市提交招股说明书时,蔚来的钱袋子才在公众面前公布清楚。

从当时蔚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看,截止2018年6月30日,蔚来汽车已经亏损了109.19957亿元。

img_left.png图:蔚来换电站 来源:官方图片

都说造车新势力前期生存主要靠“烧钱”,蔚来的烧钱速度也许在李斌的接受范围内,但仍可能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今年9月24日,蔚来汽车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二季度营收15.08亿元,相较第一季度下跌7.5%;净利润亏损32.85亿元,相较第一季度上升25.2%。面对市场传闻蔚来已经巨亏400亿的消息,李斌在9月25日的电话会议里表示不认同。李斌澄清目前企业虽然亏损确实挺大,但实际上数额是200多亿人民币。

危机在于,蔚来的现金流还能否继续支持“烧”下去。

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合计为8330万元人民币。更值得关注的是,财报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的总资产及总负债仅相差约4.5亿元人民币,距资不抵债一步之遥。

从某种角度上看,蔚来已经到了先求生存的地步。

危、机并存

风险与机会并存,尽管目前看起来困难重重,蔚来也有展现出积极的一面。

据中汽研公布的车辆上险数据显示,蔚来ES6在9月份的上险数量为1659辆,不仅是“新势力”中的第一,也是豪华中型SUV中的前十。另外,蔚来ES8在今年1-9月的累计上险数达到7841辆,在主流高端中大型SUV车型中跟在路虎揽胜运动版之后、特斯拉Model X之前,位列第九。

2018-12_1 2.jpg图:蔚来ES8 来源:官方图片

虽然蔚来ES6、ES8的销量在数字上不抢眼,但如此横向对比的话,仍处于市场主流水准。要知道,蔚来单车最低价也在35万以上。这也说明,蔚来目前仍然是所有造车新势力当中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对于蔚来目前的表现,前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分析师、现Candlecharts.com创始人Steve Nison表示 ,通过跟踪分析蔚来汽车的美股K线图,称蔚来股价或在历史最低的1.19美元下方形成“Bullish Engufling”(国内译作“牛市鲸吞”),即该位置下降趋势会被破坏,未来看涨。

不过,尽管蔚来的股价在1美元以上仍有支撑,如何解决当下的危机才是迫在眉捷的问题。10月17日,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向时代财经表示,蔚来遇到目前的情况不是烧钱过度,只是没钱烧了。“‘造车新势力’的整体格局在明年年底前估计只剩两三家。”曹鹤认为,造车新势力已经到了接受生存考验的时候。

2019年,也许注定是蔚来要接受考验的一年。在经历了“裁员”风波、新车ET7跳票、股价缩水、融资被曝不顺等种种困难后,现在蔚来或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

目前的悬念在于,接下来是谁来给蔚来的梦想“供粮”?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