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为加强国际化,A股应该延长交易时间还是直接上T+0?

作者:石恩泽 2020-07-21 22:30

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指出,文中的延长交易时间是想延长“有信息含量的投资者”的交易时间,而非单纯针对散户增加交易量。

7月19日晚,一篇由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写的《延长A股交易时长正当时》的评论文章,引起了网友广泛的热议。

文中提到,不考虑盘前的集合竞价时段,A股交易时间分为上下午两个时段,共四小时整,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中是最短的。因此存在与全球交易体系重叠不足的问题。而延长交易时间有利于提高市场交易的流动性,有助于改善市场定价效率,加强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性。

为此,时代财经记者于7月21日采访了陈欣,他表示,该文章的本意并非单一的注重“促进流动性”这个点,更不是为了“让券商多赚那点佣金”,而是站在改善市场效率的角度。

陈欣还指出,文中的延长交易时间是想延长“有信息含量的投资者”的交易时间,而非单纯针对散户增加交易量。他更希望制度改革后能够对境外跨国资金增强吸引力,让他们更愿意在A股配置资产和做长期投资,让中国证券交易所更加具有国际化竞争力。

陈欣:A股非赌场

截至发稿,参与证券时报网官方微博的投票情况显示,在近8000位参与投票的网友中,约48%的网友选择“不赞成”。

小调查.png证券时报网官方微博于7月20日发起对#延长A股交易时长#的调查(图片来源:证券时报网微博截图)

对此,陈欣表示,实际上,制度改革就是希望散户不要再去频繁交易。平均而言,散户高换手率的交易模式实际上风险大、收益低。“此前很多人把A股看成一个赌场,而身处赌场才需要盯盘,因为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市场博弈。如果A股的定位是一个赌场,那么我觉得就不要延长,政府也不希望鼓励大家去赌博。”

但是他强调称,现在中国的制度改革,就是希望把这个定位给改掉,要把资本市场改造成能够促进科创企业发展,能够帮助国家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的市场。因此在新的定位下,延长交易时长是非常有必要的。

陈欣此前在文中还重点提到,A股交易时段与全球交易体系存在重叠不足的问题。虽然因为时差原因,中国股市开盘和收盘时间无法覆盖美国股市,但还是可以争取与欧洲三个主要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时段存在重叠。

据了解,欧洲股市不同于中国股市采取固定时间,欧洲在夏令时(3月至10月)于北京时间的下午3点开盘,但在冬令时(11月至2月)则是在北京时间的下午4点。如此看来,A股起码一年中有将超过半年是无法与欧洲股市产生时间上的交集,剩下的时间里,闭市时间恰好就是欧洲三大证券交易所夏令时的开市时间。

反观,新加坡和港股市场都与欧洲主要股市交易所存在交易时间上的重叠,分别在夏令时有2个小时和1个小时的重叠时段。

这让人不由得思考,缺少与全球其他股市交易时段的覆盖,对于A股来说是否会造成国际化机会的流失呢?

“这是一张可以打出来的好牌,”陈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延长A股交易时间对整个市场带来的影响相对最温和,风险最小,成本也不高。因此,他认为延长交易时长是一个可以进行全面推行的改革,并且目前在IT系统上也没有任何技术问题。

“我觉得现在主要还是看监管层的决心,”陈欣称,虽然可能会给券商增加一定的负担,但是在他与业界人士交流后发现,总体上还是可以承受的,并且有利于券商行业的长远发展。

网友:不如直接上“T+0”?

由陈欣这一文章引发的热议仍在持续,时代财经记翻看网友在评论区的留言发现,有较大一部分人更希望恢复“T+0”交易制度。

延时.png不少网友直言,更希望能够出台“T+0”交易制度。(图片来源:新浪微博话题#延长A股交易时长#讨论区截图)

那么,为何网友会频频提及“T+0”交易制度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永森于7月2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T+0”和延长交易时间虽然严格上来讲是两种规则,但是却在作用上有一个共同的方向,即都能起到提高市场的流动性。

李永森进一步解释称,延长交易时长是提升整个交易日的流动性,而“T+0”则是允许在额定的交易时间内,多做回转交易从而提升交易的频率,“实际上是在一定的资金量上,放大数倍的交易量”。

但是陈欣认为,现阶段提“T+0”交易制度的全部放开,实际上对散户是不利的。

回顾历史,中国曾在1992年至1994年之间实施过“T+0”,当时引起散户狂热交易。因此后来在1995年重新改回“T+1”的交易制度。除此之外,2005年权证市场也开放过“T+0”进行“试水”,但是发现部分散户在进去后都血本无归,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后来权证市场在几年后宣告关闭。

需要注意的是,“权证式”爆炒的现象至今依旧存在。在今年3月份,证券时报就曾报道称,由于可转债不设涨跌幅,且是T+0的交易,有10只可转债的换手率都超过了1000%。

而2019年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时候,证监会就公开回应过“T+0”为何不一并实施的问题:“目前我国A股市场换手率较高,‘炒小、炒差、炒新’的现象还比较普遍。引入T+0制度可能诱使中小投资者更加频繁地交易股票,虚增了市场中的资金供给,对证券价格产生助涨助跌的效果。”

“实际上,国家设限的目的还是站在保护中小投资者的角度,”陈欣表示,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来看,机构具有专业的操盘手和量化的程序交易,很容易利用散户的交易心态 “割韭菜”。

他还强调,完全放开“T+0”看起来是公平了,但实际上对散户来说是更不公平。陈欣认为,“T+0”可以放开,但是不能全面放开,可以先从科创板或者蓝筹股开始“试点”,以及最近上交所近期公开表示,科创板下一步的改革方向包括了研究引入单次T+0交易,都会是很好的尝试。

专家:实施“T+0”需谨慎

对于上述关于交易制度的争议,李永森表示,他实际上是非常支持“T+0”的改革,并且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呼吁重回“T+0”交易制度。

“实际上,目前实现‘T+0’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李永森说。他表示能够理解市场参与者对市场交易机制更加完善、市场流动性更强的迫切需求,这与整个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一致。

但是李永森表示,不能轻视可能对A股交易造成不利的一面。“如果恢复“T+0”制度之后,会增大投机性的操作空间,使得市场的成交量在短时间内急剧放大”,他进一步指出称,“需要同时加强交易所一线监管,及时发现和处置市场交易异常情况。”

李永森认为改革还是应当逐步推进。“在创业板注册制推出后,延长A股交易时间可稍后择时推出,之后再进一步考虑‘T+0’。”他说。

然而,对于交易制度方面的改革,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还有待商榷。李大霄于7月2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从交易数据来看,一个月就能把所有版块炒一遍,放在全球股市里,中国的流动性其实很不错了。

“目前还是应当做好更扎实的研究,例如,从上市公司的层面入手提升投资价值;从投资理念方面提升投资水平;从资金流入方面更多地引入中长期资金。”李大霄认为,上述在股票质量上的提升,可能就目前而言对比制度上的改革来说,更为重要和迫切,并反问道,“今天的A股和明天的A股有什么区别呢,不能只是换一批人站岗是吧?”

“正当时”是否别有深意?

值得注意的是,7月27日创业板将开始实行注册制,加上近日陆续有中概股回流至A股,此时在官方媒体发表文章提出“改革正当时”,是否想借机推行延长交易时间的改革,甚至考虑实施“T+0”的交易制度呢?

“写文章就是为了推动改革。”陈欣回应称,其实这篇文章他早就完成了,但选择在这个时点发出,是因为他认为,目前属于一个很好的契机,其一是监管层目前对于交易制度具有很强的改革动力;其二是国际环境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改革,提出了更深层次且内在的要求。

在陈欣看来,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在做一个深层次的改革,交易制度实际上也是国家下一步要开始动手进行的事情。

对于有部分人士认为陈欣这篇文章中提到“延长交易时长”的改革不具备野心,陈欣回应称,实际上,目前A股市场离他理想中的状态还相差甚远,其实他最希望推进的是“看空制度”的改革。

“现在很多股票的估值完全脱离了基本面,这背后的原因在于看空的信息没有办法被充分释放到股价当中,”陈欣解释道,“虽然我们国家有融券制度,但是整个机制还不是很顺畅,整体的法律环境也尚未支持看空。”

陈欣指出,这不仅涉及到股票市场的制度,还要从法律制度的角度去保证信息提供者的正当权益,要求整个体制对信息提供者具有一定的宽容度。

延长A股交易时长正当时?你怎么看?(多选)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梁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