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长五发射、星云启动,卫星服务市场“卡位战”打响

作者:史成超 2019-12-31 14:09

资本助推下,卫星发射市场最先受到关注,但从整个卫星产业看,中下游的卫星地面设备、运营服务及应用产值占比最大。

raisting-1010862_960_720.webp.jpg图片来源:pixabay

2019年12月27日晚,被冠以中国火箭“运载能力之王”的长征五号在海南文昌发射升空,成功将实践二十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长五”此次护送的是我国地球同步轨道上最重的卫星,重达8002千克,也是目前我国技术含金量最高的卫星。 

实践二十号卫星入轨的同一天,人民数据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中科光启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启动了“人民星云”项目,该项目投入运行后,将成为我国首家达到数据每月更新的商用卫星服务体系。

中国自行研制的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也迎来最新进展。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主任、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新闻发言人冉承其于12月27日透露,2020年6月前,计划再发射2颗地球静止轨道卫星,届时北斗三号系统将全面建成。

一系列利好消息背后是中国卫星产业的黄金时代。军民融合政策推出以来,在资本助推下,商业火箭所在的卫星发射市场最先受到关注,但从整个卫星产业产值及收入看,中下游的卫星地面设备、运营服务及应用产值占比最大。

1.png来源:美国卫星工业协会(SIA)

今年12月,航天驭星宣布完成了亿元A轮融资。航天驭星是国内较早从事商业卫星测运控服务的民营公司,其创始人兼CEO赵磊及其团队在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合作中,从“0到1”理顺了卫星测控站执照的申请流程。航天驭星将把本轮融资投入海外测控站建设及星座测运控相关技术研发。

在卫星产业需求大部分尚未释放的情况下,已有不少投资机构和互联网公司开启了前期的卡位之战。

从“零”开始的测控服务

2014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建设。

自此,商业航天政策门槛逐渐被打破,商业航天开启了全产业链的发展之路。

卫星测运控是卫星运营服务的一环,通过对在轨运行的卫星进行跟踪、测量和控制,保证卫星运营良好并产生价值。2015年之前,国内卫星测控任务都由一家机构负责,这让曾在航天五院任职的赵磊看到了卫星测运控领域的机会。

“既然火箭、卫星都有人在做,我们为什么不去弥补细分领域的短板?”航天驭星创始人兼CEO赵磊在12月3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之前对于测控的关注度不高,作为新生事物也没有业务资质审批流程和制度。但你得想办法找到可以依据的规矩,这样这个事儿才不容易乱。”

2017年,航天驭星在调研了相关政策后,与工信部等主管单位轮流沟通,提出哪些事自己可以做,但凡缺乏相关政策、规章依据的,都希望有指导性文件或者相关要求的存在。历时18个月,从建设项目备案、土地招拍挂,到地面站的建设和电台执照的取得,航天驭星与主管部门一同梳理了商业卫星独立测控站的建设流程,成为第一个拿到许可的企业。

截至目前,航天驭星在宁夏中卫、新疆精河、黑龙江哈尔滨、海南三亚等全国各地建成了由21套设备组成的覆盖全国的卫星测控网;且正式启用了国内首个商业卫星测控指挥中心,在宁夏中卫建设了自己的数据中心。

即便已经拿下地面电台执照,航天驭星依然有很多细枝末节的规范需要理顺。驭星团队保持着与主管部门的沟通,“例如地面电台执照的申请,涉及和空间电台执照之间的关系,尤其是现在在卫星发射之前就要明确地面站的情况。”

2019年12月,航天驭星宣布完成由创新黑马投资、用友幸福投资联合领投,老股东明势资本和丽盈凤栖继续跟进的亿元A轮融资,融资主要用于海外卫星测控站的建设及星座测运控相关技术的研发。

但海外卫星测控站的建设并不容易,需要在调研各国政策的基础上做各种尝试。赵磊指出,“每个国家、地方的情况不同,加上航天领域相比传统行业在国家间建立互信会更难一些。” 航天驭星的探索之路还远没有停止。

卫星服务的商业卡位战

如果从需求侧看,卫星服务市场的增长点并不明显。SIA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卫星服务业收入自2015年就增长乏力,2017年收入达到历史最高值1287亿美元后,在2018年经历了十年来的首次下降,主要是卫星电视直播(占整个卫星服务业比例超过70%)受到地面网络电视冲击所致。

然而,从供给侧看,随着卫星星座取代单颗大型卫星,卫星批量化生产带来制造成本降低。同时,社会资本进入也为商业航天的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从2015年开始,国内的投资机构逐渐关注商业航天赛道,投资商业航天的机构数目从2015年的24家增至2018年的90家。

尽管整个商业航天还处于较早期的发展阶段,风险资本外的科技公司,如亚马逊、腾讯、阿里和华为也都已开启了卡位战,通过云计算、大数据等业务的延伸,涉足卫星产业。

屏幕快照 2019-12-16 16.37.27.png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2019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研究报告》

今年11月,华为云与中科星图、航天宏图等共同研制了CNSA-GEO平台;12月,阿里云联合多家卫星影像产业链公司发布数字地球引擎;同月,腾讯也联合Satellogic、箩筐技术等推出“WeEarth超级地球”计划,通过“专属卫星”为客户提供遥感服务。

“不论是腾讯,还是阿里,都是从自己的平台角度去聚合资源,这让以前没有用过卫星,或跟卫星没有关系的行业重新关注卫星产业。”在赵磊看来,跨界玩家的加入会给行业带来更多机会,随着民营资本的进入,以及卫星基础设施和供应链的完善,卫星相关产品会越来越便宜,需求上升,这也会反过来刺激更多的参与者,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目前来看,在卫星通信、导航、遥感三大应用领域中,导航产业增速较为稳定,我国2018年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总产值达到3016亿元,2014年至2018年期间,我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总产值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7.56%。

而通信卫星产业或迎来爆发增长。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研究报告》,2018年1月中国首颗高通量卫星投入使用以来,中国卫星通信市场增速逐渐提升。2022年虹云星座、鸿雁星座、银河航天星座完成阶段性部署或整个星座建设,届时中国卫星通信市场将会迎来爆发增长。

针对卫星遥感应用市场,赵磊指出,随着卫星应用数据越来越多,卫星时间分辨率及空间分辨率也会不断提升,新的使用场景会不断地被挖掘,也会对卫星下游产业需求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中信证券首席制造产业分析师陈俊斌指出,2011 年以来全球遥感产业迅速扩张,年复合增速约10%,同期中国遥感产业年复合增速约15%,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但目前中国遥感产业发展仍相对落后,遥感卫星发射数量偏低,未来市场空间较大,相关企业有望持续受益。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