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九死一生的VR,5G会是它复苏的一剂良药吗?

作者:陈秋 2019-06-25 15:11

如今5G即将到来的消息,再一次振奋了坚持下来的VR创业者们。

“2020年以后,会迎来VR真正的黄金时代,我们需要熬下去等到那一天。”成立五年多的蚁视科技的CEO、创始人覃政对记者坦言。

VR被认为是继电脑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2015年,各大科技巨头、投资机构疯狂入局,然而短暂风口过后,2016年下半年,裁员倒闭、融资困难的消息频现,国内体量和声势较大的暴风魔镜和乐视VR也深陷其中,出现裁员、欠薪甚至团队解散。

如今5G即将到来的消息,再一次振奋了包括覃政在内的坚持下来的VR创业者们。

“中国联通与国内外知名芯片、模组、VR终端、VR内容等多家合作伙伴打造的“VR+5G”一体化设备,目前正处于产品设计阶段,预计在今年Q4面市。”中国联通终端与渠道支撑中心副总经理陈丰伟在6月20日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陈丰伟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外界5G到来前夜的VR行业变化,他今年几乎天天出差、开会,而在这个月里,大家讨论VR的频率以及参会的VR厂商数量明显增长很多。

覃政近期经常去中国移动总部开小会讨论有关VR 5G一体化设备的内容,“5G还在积极建设当中,这方面需多方讨论论证。”覃政说。

离开与进入

李梦早在2014年就已进入VR行业,而在这一年让他印象最深的,也是行业内最核心的事件,是Facebook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公司OculusVR。“这是一个超额交易,预示着行业即将兴起。”李梦说。他当时的创业理念在于,VR本身是一个新技术,有种秉承着技术改变世界的看法,希望利用VR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团队也在几年间,从几十人扩大到后来的一百多人。

2016年是VR行业资本爆发的时期,李梦看到,在这期间出现的各种产品都号称自己是“VR”,但核心的技术和内容并没有明显的突破,且面向投资人的情况比较多,这样的“热钱”就带来很多乱象,底层技术的问题被掩盖。“当时VR企业的业务TOB、TOC的都有,商业化手段还是面向B端来收费,提供VR技术和服务。”李梦说。

到了2017年,李梦选择了离开,离开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行业没有高速发展的可能了,更多是盘整和积累;二是资本变冷,大多数公司都面临生存变难的情况。

2016年下半年,暴风魔镜对关于裁员近半风波未给出明确回应,随后米多娱乐、众景视界传出“欠薪”等消息。行业迎来低谷期。

与李梦不同的是,谢浩是在2017年底资本对于VR行业趋于冷静的时期开始创业,他在创办北京元一畅想科技有限公司之前,就已从事VR和动画相关的工作多年,也是从动画学院以研究生身份毕业。他在几天前还发现,在百度上VR关键词与AI关键词的搜索量相去甚远,但这件事在他看来也是正常状态,目前VR行业技术还不太成熟,总体产业规模不是很大。“VR不是可以单打独斗的技术,是一个组合起来的解决方案,中间会涉及人工智能、通信传输的技术等,大家都需要凑齐一些条件。”

而VR产业的突然火爆、突然降温,在一位VR行业摸爬滚打的职业经理人看来,行业自身发展有其节奏和规律,VR本身是一个产业,而产业是需要发展的,只能说期间遇冷是因为大家对它的预期太高了。“一个产业的兴旺,并不是由一两个因素决定,最终还是要有生态才行,而VR的障碍在于内容和应用场景的限制。”IT独立分析师唐欣对记者说。

坚持与机会

上述职业经理人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脚踏实地,另一方面是仰望星空,VR企业总要做一些有情怀,对未来有意义的事。“在近几年,有很多企业消失,又有很多企业兴起,但真正能赚钱的企业很少。VR毕竟是一项技术,需要继续投入研发,并将技术对其他行业进行服务。”上述职业经理人说。

谢浩从几年前就开始探索VR的商业化路径,这也是VR行业的发展规律,从之前一直处于一个外观展示的作用,到现在其实是更多的和业务层面更紧密的结合。他以与家装行业合作为例,从只是反映一个家居的外观的作用,到反映家具的结构和工艺的阶段;以与教育行业合作为例,从只是一些文件或者连课件的程度也达不到的课程展示的作用,到沿着课程体系的思路,VR来提供语音交互、场景化教学,形成一个长期的教学化的模式。

谢浩其实一直在尝试打通一个产业链,这个深度可能来源于几个层面,简单来讲,一个层面是外形建模,另一个层面是他们对中间的一些运行规律建模,只有把这两个层面结合起来,才能逐渐发挥对产业的真正作用。

谢浩说,“更集中地关注VR对产业的价值是不是足够大,这样才能参与更好的利益分配,而做的不够深入,就参与不到一些产业链比较深层的利益分配。”

覃政从2012年开始做VR技术,2014年成立公司,到现在公司五年多了。他表示,最困难的时候一年多都发不出工资,也只有几个人苦苦维持,但好在技术仍然在不断进步。“从2018年开始,我们的下一代显示技术已经迭代了四个大的版本,经历了从头显到头环到护目镜再到墨镜的形态变迁,逐渐小型化成为更加适合消费级的产品形态。”

在覃政看来,小型的VR公司没法做ToC业务,资金量不足以支撑大批量出货,同时硬件赔钱,小公司想做平台型硬件基本上没有机会。“我们在2018年之前是ToC,未来公司的业务都是以大客户合作为主。”覃政说。

5G带来的曙光

一场通过5G+VR直播方式的庭审日前颇受关注。6月20日,网红品牌“鹿角巷”著作权案在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公开开庭,由于法庭设置有VR摄像头,可以360度拍摄现场画面,同时通过5G网络上传终端后,网友在手机上用手指移动视频画面,就可自主调整镜头选择观看视频视角。

同日,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在2019世界VR产业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预计,2021年中国的虚拟现实市场规模将达到544.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1.2%。

在业内看来,5G对VR行业的促进效果将会很明显。

陈丰伟看到,VR产业很早就已开始发展了,运营商也一直在关注和跟进,但是受传输速度、终端技术等制约,其发展的瓶颈比较多。

6月6日,国家发放5G商用牌照。“5G的大带宽低时延,为VR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好的平台,有望破解发展瓶颈。”陈丰伟说。

覃政最近与中国移动有合作,近期经常去中国移动开小会,他看到,虽然运营商在很多B端渠道都可以推广5G,但真正向C端消费者推广5G时,消费者不觉得5G手机能带来什么新的需求,所以运营商也会选择5G版VR作为主要向大众推广5G的方式。“明年真正推广时,会看到几大运营商都会推出包含AR、VR眼镜的5G套餐,将给VR行业带来巨大的促进和商机。”

2018年年底,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加快推动推进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在2019世界VR产业大会新闻发布会表示,下一步,工信部将支持虚拟现实制造业创新中心的筹备建设,引导地方政府结合实际出台配套政策和具体的支持措施,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产业应用基地,引导地方开展差异化的区域建设产业布局,促进产业协同发展。

在覃政看来,目前移动互联网和电脑对5G的需求并不是十分迫切,但VR对5G高带宽低时延的特性需求非常明确。

从2012年发展到现在的VR设备,如同手机在大哥大的时代,覃政认为,现在大盒子大头盔形态的VR是不配用上5G技术的,需要继续技术进化,在2020年左右,推出更加轻薄、便携的下一代眼镜形态产品。覃政仍然要面对缺钱、缺人才、缺资源的状况,但他看到的更多的还是希望。

覃政说,现阶段5G和VR结合,只能是一个功能演示,因为只能在部分区域甚至是部分营业厅才有5G环境。2020年以后,随着5G网络的大规模普及,眼镜用户会越来越多。

5G在消费端尤其是个人消费端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就是VR,这是目前国际上的共识。大的硬件公司如苹果、华为、微软都投入了大量的研发力量,来准备给用户提供下一代运算设备。在陈丰伟看来,目前VR还是中小企业创新公司为主,不排除大品牌杀进来的可能。

(应被访者要求,李梦为化名)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