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再掀改革,积重难返 一汽自主沉浮不由己

作者:徐梦雅 2019-05-16 18:02

“两年改革未见成效”、“仍处于改革期间”、“改革很快结束”……相比两年前一汽人谈到内部改革时敏感而又带情绪的态度,现今谈及2019年内部再改革,一汽人显得平静了许多。共同历经风暴式调整,他们沉浮不由己,一如当前的一汽自主。

自2017年8月徐留平上任后,一汽集团火烧技术中心、大兴竞聘上岗、挥刀自主板块等多项改革措施使得内部高度警觉、全体起立成为行业焦点。约两年时间,一汽集团改革成效如何?旗下自主板块是否在重兵布局中脱颖而出?

8.jpg

两年改革原地踏步 一汽欲再试水

5月16日,有接近一汽集团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透露,一汽集团几番大刀阔斧的改革不仅未见成效,两年前暴风式重组与调整也在2019年回归起点。不过,一汽集团并未因此次重走回头路而终止继续改革的步伐。

“之前(一汽集团)那轮改革基本就是没改一样,折腾一圈之后后来该回来的还是回来了,但是据说又要重改一次。”上述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徐留平上任后,一汽集团2017年掀起深度改革风暴,使得集团内部人人自危,但此局面仅仅停留在那一年。

“目前一汽的人还好,现在稳定了。”上述相关人士称,比起两年前改革初期,内部员工至下而上的抵触,现今大家都比较稳定,对一汽集团欲再度改革较为看淡,“年纪大了,无所谓了,在体制内总比在外面好。”该人士称,两年前,徐留平调任一汽集团任董事长,便开始进行公司制和市场化改革,同年一度有不少员工闹情绪以示抵制。

不难想到,面对一汽集团多年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徐留平想要在短短两年里推倒重来并非易事。

实际上,早在2019年3月份,一汽集团回归原点的想法已现端倪。彼时下发的内部通知文件宣布,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由总部直接管理解放公司、轿车公司、一汽通用公司。这宣告了两年前一汽集团改革思路失败。

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从成立到撤销,仅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两大事业部期间历经了人事与组织结构动荡,相比起再寻新出路,此种沉没成本一汽集团并不在乎。

然而,一汽集团在改革实战中遇阻并不仅仅只有面上这一层。

3.jpg

自主品牌毁誉参半 改革仍在酝酿

徐留平所主导的激进式变革之路,2019年是否还会掀起大规模人事调整?内部改革何时能结束、目前成效几何?有一汽内部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改革仍在持续中。

 “我们目前属于改革期间,不方便对外做回应,改革之后公司会对外做统一公布。”该人士对时代财经称,因改革还在酝酿中,且公司有规定,不方便对外透露改革进程细节。

徐留平曾表示,“要背水一战,尽快争取通过3-5年左右的拼搏,坚决把自主品牌搞上来,使一汽集团成为中国汽车业第一品牌,世界上的金字招牌。”然而,透过数据,一汽自主品牌显然是道阻且跻。

一汽自主乘用车板块,主要有红旗和一汽轿车。其中,调整后的一汽轿车旗下仅剩奔腾和马自达。由于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存在,这也就意味着一汽轿车唯一的、核心的自主业务为奔腾品牌,但2018年奔腾销量仅仅为8.86万辆,同比下滑23.2%。

另一边,在2019年1-4月销量实现近十倍增长的红旗品牌,一边被外界大赞改革初见成效,一边被质疑仍难摆脱“官帽”。就红旗今后如何打开私人消费者市场大门,时代财经致电一汽红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海岚,到截稿止其未回复。

不知是徐留平未精准落子,还是恰逢2018年中国车市遇冷,一汽自主板块整体上并未大放异彩。当时代财经问起这一场改革何时会结束时,一汽内部人士透露“改革会很快结束。”

7 下午7.34.53.jpg

高层大易位 自主沉浮不由己

相比刚上任时,徐留平现今低调许多。可谁也不能说这是暴风雨来前的宁静。一汽集团旗下所有子品牌领导在大换血和大易位后,上演的是“生死”时速。

今年3月份,一汽轿车(000800,SZ)发布公告称,柳长庆将担任公司总经理。 按照公开竞聘公告,一汽轿车总经理任期核心指标为:2019年~2021年利润总额目标分别为3亿元、5亿元和10亿元,自主销量目标分别为15万辆、27万辆和41万辆。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一汽轿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5亿元,同比下滑44.88%;2018年全年整车销售量为21.12万辆,同比下滑11.82%。

此外,身负强大中国汽车产业的红旗品牌,其任务更重,需向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迈进。为此,徐留平亲调长安“老将” ——原长安铃木中方执行负责人(常务副总)况锦文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一汽红旗销售公司总经理。值得注意的,掌管红旗一年后,2018年况锦文被调离,一汽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旭主持红旗品牌工作。

高盛预测,2019年中国车市销量恐再下滑7%。这意味着,处于重要变革期的一汽自主板块在2019年仍在涉川履险。

徐留平定下的任职条件在前,摆在一汽自主板块领导层面前的任务颇为艰巨。有业界观点认为,哪怕大刀阔斧改革加持,哪怕人事调动谋发展,一汽自主品牌的未来也是沉浮不由己。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