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广汽菲克危局:销量腰斩、新能源缺席、郑杰离场

作者:徐梦雅 2019-04-30 19:00

冲高回落后的广汽菲克,下一步走向何方?

4月29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官方宣布的人事任命消息显示,菲克集团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OO)、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裁郑杰即将离职,其职位将由Max Trantini接任。

2018年中国车市销量出现20年来首次下滑,SUV退潮,广汽菲克受此波动,销量连续下滑15个月。而在此时,郑杰离场,外籍高管接任,处在重大转折点的广汽菲克尽失“天时地利人和”。

1.jpg

失天时

SUV红利期过,广汽菲克销量连续15个月下滑

在SUV细分市场退烧以及车市不稳的大环境下,郑杰去职,暴露了广汽菲克正面临发展拐点,以及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难题。

数据显示,2016年,广汽菲克创下近18万辆的高销量,实现260%的增长;2017年,广汽菲克全年销量达到22.23万辆,同比增长23.6%,其中Jeep品牌三款国产车型自由侠、自由光、指南者销量突破20万台,同比增长57%。

然而,从成立到走向车市主舞台,广汽菲克用了7年时间,从车市主舞台到销量滑铁卢,广汽菲克仅用了1年。

2018年,广汽菲克销量大幅下滑,全年累计销量不到13万辆,同比下滑38.99%。到了2019年1-3月,累计销量仅为21,706辆,同比下滑41.32%。这也意味着,截止至2019年3月份,广汽菲克销量已连续下滑15个月。

“任何一个行业,首先是产品为王,所以任何势能背后,纯粹靠营销推进的势能是持续不久的,持续不了的,这背后第一大原因就是产品力、品牌力。”郑杰曾说。

值得注意的是,因广汽菲克短时间发展迅速,也带来其盲目扩张。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底,广汽菲克经销商网络突破400家,其高管也曾在公开场合直言,2018年经销商将突破500家。

截止本月,有着两百万辆年销体系的一汽-大众,其经销商不到900家,而最高年销约20万辆的广汽菲克,却已在2016年突破400家。当2018年广汽菲克市场萎缩时,便催化了其与经销商的矛盾。

在此背景下,郑杰离职,变得意味深长,广汽菲克的发展,也变得扑朔迷离。

2.jpg

缺地利

新能源车型缺席,双积分压力颇高

前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CEO马尔乔内曾认为,菲克集团到2022年依靠Jeep品牌可以实现利润翻番。马尔乔内未曾想到,2018年其因病离世后,曾快速发展的Jeep品牌在华销量大幅下滑,甚至“双积分”也成为横梗在其收益面前的门槛。

工信部信息显示,广汽菲克2016年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为-7万分,新能源车型积分为0,2017年平均燃料量积分为-14万分,新能源车型积分仍然为0。2018年广汽菲克依旧没有新能源车型上市,其积分情况可想而知。

借助SUV在华热潮,广汽菲克靠着Jeep走上了小高峰期。这波浪潮过后,新能源迎风而来,多家车企因新能源补贴政策而减少亏损额度,没有新能源技术储备的广汽菲克输在了“地利”上。

马尔乔内在卸任前针对中国市场给出的最后战略规划是,Jeep将在2022年前在国内推出8款全新/改款车型,其中2款为中国特有,另外还有4款纯电动交给中国生产。此外,他认为应该将Jeep作出改变,要在中国定位成一个城市品牌,而不是传统粗犷的越野车;阿尔法·罗密欧中国在售的两款车型Giulia和Stelvio未来也应当更适应中国市场的需求,2022年之前应进行中期改款,并推出加长轴距的车型。

此次郑杰突然离职,外籍高管接任的背后,还没有新能源车型上市的广汽菲克针对中国市场的战略是否会有调整?时代财经致电广汽菲克,到截稿止其并未回复。

4.jpg

(郑杰)

人和

在华现重大人事调整,外籍高管是否水土不服?

广汽菲克近一年未踩准中国车市节拍,淡出了大众视野,近日随着郑杰离职,该品牌被推上了风口。

公开资料显示,郑杰从2008年加入克莱斯勒负责亚太区市场与传播工作,2017年1月,郑杰被任命为菲克集团中国首席运营官(COO),并加入菲克集团执行委员会(GEC),开始全面负责菲亚特、Jeep、克莱斯勒和道奇品牌在华国产和进口车的产品规划、市场推广、销售管理和售后服务等相关业务。

得益于SUV红利期,广汽菲克这个成立于2010年的的合资品牌,在没有过往品牌和口碑光环加持的背景下,凭借四款车型组成了较为完整的SUV产品线,展开了其车市征途。尤其是首款国产JEEP自由光上市后,广汽菲克在2015-2017年销量实现高速增长,三年下来国产总销量突破40万辆。此种表现在年轻的合资品牌中极为罕见。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麦明凯(Mike Manley)在宣布此次人事调整时称,即将接任广菲克COO的Max Trantini拥有丰富的汽车行业管理经验,将非常能胜任接下来的工作。根据麦明凯的介绍,Max曾担任德国变速箱生产商“格特拉克”(Getrag)江西公司CEO,该公司为FCA集团与广汽的合资公司,而其最近的职位为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亚太地区动力总成合资公司负责人。很难看出,Max过往经历能否带领深陷囹圄的广汽菲克走向入稳健发展阶段。

销量跑输大市、新能源产品缺席、郑杰离场,尽失“天时地利人和”的广汽菲克能否卷土重来?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