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力帆巨亏21.49亿,尹明善13年走不出十面埋伏||财报解读

作者:李卓玲 2019-04-29 09:49

“力帆轿车只是从四面楚歌走到了十面埋伏,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头脑清醒”,2006年初涉汽车领域,正等待力帆520轿车“准生证”落地的时候,尹明善如此形容力帆的处境。然而十余年过去了,力帆依然没有走出十面埋伏,而今,“楚歌”再起。

力帆汽车.jpg

4月27日,力帆股份发布2018年报,报告期内,力帆实现营业收入110.13亿元,同比下降12.6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3亿元,同比增长48.34%,而扣非净利润则亏损高达21.49亿元,同比跌幅达1047.68%。

高亏损的背后,这家从仿制摩托车起家,到半路出家涉足汽车、新能源领域,再到如今声称将进军氢能源的重庆老牌制造企业,“起个大早”却未能“赶个好集”,从一盘好棋走到了如今“十面埋伏”的局面。

债台高筑 力帆陷资金危局

事实上,尽管力帆2018年归母净利润获同比48.34%的增长至2.53亿元,但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其非经常性损益对力帆业绩影响甚大,合计24亿元,其中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19.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亏损21.5亿元,同比跌幅达1047.68%。

在巨额亏损背后,长期高于水平线的资产负债率、长期为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频繁不断且高比例的股权质押等财务指标,亦对力帆股份近年来的报表形成拖累。

财报显示,2018年,力帆股份资产负债率为72.94%。而事实上,力帆居高不下的负债率早于多年前便开始了,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期间,力帆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72.72%、76.74%和75.72%。而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从2013年起亦持续呈现负值,尽管2018年有回暖的趋势,但力帆的资金压力依然不容小觑。

现金流量表.jpeg

连年高于预警线的资产负债率等财务指标,让力帆不得不思考来钱的方法,显然,变卖“家产”是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今年年初,力帆股份以作价6.5亿人民币的价格,将所持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车和家。在保证力帆乘用车仍具有15万台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产能的前提下,出让手中另一个拥有生产资质的“壳”,换来6.5亿元的进账。

此外,力帆股份还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作价卖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而据其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力帆已将约24.45亿收储款收入囊中。

土地收储款.png

在一系列卖资质、卖地等操作获取巨额现金流后,力帆终于在债台高筑的阴影下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而受“卖卖卖”影响,2018年力帆经营性现金流由亏损3.3亿转正至5695.4万,同比上升117.3%。

资产负债表.jpeg

可见,在与资本市场斡旋方面,力帆汽车创始人、力帆股份原董事长尹明善有着绝对的天赋和嗅觉。不过,在造车方面,力帆似乎始终“缺根筋”。在释放完利好之后,力帆焦点放在了“收缩防线”上,力帆董事长牟刚曾表示:“战略上一定要聚焦到新能源上,这是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着力点。”然而,在无技术优势加持且缺乏品牌力的背景下,新能源能否救力帆存疑。

蹭氢能源热点后被“打脸”

值得关注的是,4月23日,力帆股份在二级市场上,遭遇全天多数时间股价封死跌停,而在此前,它刚收获连续5个交易日的涨停。随即,从23日至今,力帆的股价继续“节节败退”,目前已由22日最高点9.65,跌至26日的7.06。显然,由于脱离基本面,力帆在遭资金爆炒后急速跳水,未能逃开大跌命运。

力帆股市变化.png

而这一切源于力帆股份于13日发布的一则公告,该公告宣称,将与武汉泰歌氢能汽车有限公司、重庆地大工业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在氢燃料电池发动机、氢能源乘用车产品等方面开展合作,提供“代工”服务。

事实上,在此前被贴上“骗补”标签后,力帆已迷失在山城的大街小巷。数据显示,“骗补”风波后,力帆新能源开始出现断崖式下滑,在2016年、2017年,力帆新能源的销量分别为5,550辆和7,738辆,较2015年14,874辆的销量成绩大幅腰斩。而尽管去年力帆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31%,但也仅有1.03万辆。

“力帆造汽车是知难而进,但也不是莽汉。我们的策略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此前,尹明善曾在公告场合说道。因此,力帆急需为其新能源领域另辟蹊径,随即,力帆股份把焦点放在了今年3月刚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氢能源上。

不过,力帆这一“蹭热度”的操作随即被“打脸”,16日,上交所向力帆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其披露关于氢能源乘用车试验验证的主要步骤和预计资金投入情况、力帆乘用车在氢能源领域的研发投入或相关技术、专业人才的积累情况等信息。

“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尚处于合作开发初期,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及预期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的风险。”4月21日,力帆股份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宣称。回复公告一出,随即上演上述股价大跳水一幕。

显然,在力帆多项财务指标现预警,业绩销量持续低迷下,“热点”易蹭,最终却难敌基本面的回归“呼唤”。

13年未走出“十面埋伏”

“力帆轿车只是从四面楚歌走到了十面埋伏,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头脑清醒”,2006年初涉汽车领域,正等待力帆520轿车“准生证”落地的时候,尹明善如此形容力帆的处境。然而十余年过去了,力帆依然没有走出十面埋伏,而今,“楚歌”再起。

彼时的尹明善何曾想过,同样是以摩托车起家,又是同期切入乘用车市场的吉利汽车,如今已攻破百万销量大关,成为自主品牌的“佼佼者”,而反观力帆,其乘用车业务却日渐萎缩,并逐渐走向边缘化,在屡次“踏错”市场节奏后失了先机。

力帆.jpeg

“核心技术、品牌与产品力的缺失导致力帆在合资品牌、强势自主品牌与造车新势力的夹击下退无可退。”对于力帆的困局,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若宏观经济没有大幅回暖以及没有强力促销政策的支持,2019年的车市依然不乐观,到时候力帆的压力将会加大,销量不济带来的连锁反应将压垮力帆汽车。”

现实也正如此,今年第一季度,力帆依然深陷泥潭无法自拔,据其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力帆股份营业收入约为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营收和净利再遇“双降”。

“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走过弯路,愧把客商辜负;而今走上坦途,工厂客商同富。”两年前,在力帆新车发布会上,尹明善的一番言论让与会者对力帆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而如今,2年过去了,驰骋创业半生的尹明善,已退居二线,但力帆依然未能走上坦途。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