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面包——苏丹巴希尔政权倒台的导火索

作者:徐津晶 2019-04-15 12:14

在苏丹,面包被称为“aysh”,阿拉伯语的意思是“生命”。每当苏丹政府尝试取消部分小麦进口补贴,“面包民主”的起义便会爆发。

1555239675652024152.jpg

(巴希尔于2019年4月1日发表演讲,来源:路透社)

当地时间4月11日,时任苏丹总统的奥马尔·巴希尔被捕,苏丹政府解散,领空关闭24小时。时任苏丹国防部长的阿瓦德·伊本·奥夫宣布,国家进入为期三个月的紧急状态。“武装部队将行使代表人民的权力,为苏丹人民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铺平道路。”他在电视上如是说。

两天后,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中将在电视上宣布宵禁结束,释放政治犯,并解散了所有省级政府。他补充说,在最多持续两年的过渡时期内,军队将维持苏丹各地的和平、秩序和安全,直到由选举产生的文官接手政府事务。

三十年政权的终结

尽管统治了苏丹30年的前总统巴希尔政权已被推翻,但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仍在继续,示威者留在街头,要求立即实行文官统治。

为了缓和激奋的民意,布尔汉在电视上用了一种更温和的语气呼吁反对派“帮助我们恢复正常生活”,并承诺审判那些杀害示威者的人,也誓言向国内腐败宣战。

电视声明彻底结束了巴希尔对苏丹长达30年的统治。自1989年掌权以来,这位铁腕人物统治苏丹的时间比该国1956年独立后的任何一位领导人都要长,巴希尔更签署了分裂曾是非洲大陆上面积最大的国家的协议,还见证了南苏丹在2011年的诞生。

现在的苏丹,国土面积是非洲的第三大国,多年来一直受到武装冲突和多重经济冲击的困扰,而在过去,石油出口曾经是苏丹经济的支柱。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在本世纪初的十年里,随着石油收入的增加,苏丹经济蓬勃发展,2007年该国的经济增长率甚至接近9%。高速经济增长的势头一直保持到2011年,直到南苏丹于当年7月获得独立从苏丹分裂出去。

作为苏丹国内曾经的主要原油产地,石油丰富的南苏丹独立使大多数主要油田脱离了苏丹政府的直接控制。由此,苏丹的石油产量从每天约45万桶断崖式下跌至每天不到6万桶。

随后,农业生产成为了苏丹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全国有80%的人口从事农业劳动,贡献了39%的国内生产总值。然而,苏丹大多数农场仍然靠雨水灌溉,不稳定、恶劣的天气和疲软的世界农产品价格让大部分国民生活水平游走在贫困线附近。

根据2013年全球饥饿指数(GHI),苏丹的指标值为27.0,表明该国处于“令人担忧的饥饿状况”,使该国成为世界上第五大饥饿国家。到了2014年,苏丹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即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

“面包暴动”的威胁

1555239268032048163.png

(苏丹街头,来源:路透社)

针对巴希尔政府的抗议活动始于2018年12月19日。据路透社报道,当时政府在国际贷款机构的建议下,逐步取消小麦和燃料补贴后,东部城市阿特巴拉爆发了示威活动。随后的几个星期,抗议活动演变成流血冲突,并从较小的城市蔓延开来,席卷了首都喀土穆和恩图曼等大城市。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场危机发生之际,苏丹当时的领导人巴希尔正翻开经济新的一页。美国结束了对其20年的制裁,并承诺恢复国际投资,经济复苏的希望正开始显现。但显而易见的是,苏丹人民已经对巴希尔失去了耐心,人们对面包价格上涨3倍的不满,已经威胁到了总统巴希尔的领导地位。

为了镇压抗议活动,苏丹当局中断了互联网连接,逮捕了反对派人士与部分发表了批评意见的记者,并使用催泪瓦斯驱散越来越多的人群。但是,“人民希望政权倒台”已经成为了示威者全国性的口号,而面包价格再次成为苏丹抗议活动的核心。

1555240068203017880.png

(苏丹示威人群,来源:路透社)

“几十年来,苏丹一直存在‘面包暴动’,”英国埃克斯特大学北非政治专家拉比·萨迪基(Larbi Sadiki)在其论文中指出,“这说明了公民与国家之间脆弱的关系,以及国家是如何通过提供救济来维持和平与权力的。”

“在苏丹,面包与在埃及一样,被称为‘aysh’,阿拉伯语的意思是‘生命’。”一位常年报道苏丹和东非的记者Isma’il Kushkush在他的文章中如是说,政府一直为是否要取消这些补贴而犹豫。然而,即使政府只是尝试取消部分补贴,“面包暴动”也会爆发,甚至是出现流血骚乱。1996年、2012年、以及2018年初,每当苏丹时政府削减了小麦进口补贴,都会出现“面包暴动”的情况。

不仅是苏丹,在邻国埃及和突尼斯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埃及政府曾将每家面包店的面包供应从4000个缩减到500个,随后便爆发了冲突。而在突尼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于1984年指导突尼斯经济改革,但最终为实现经济市场化导致了面包价格迅速上涨,并引发了导致数十人死亡的冲突。该国政府也因此取消了面包价格的自由化。

学者们认为,北非和中东国家所采取的“面包换和平”的做法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叙利亚、埃及和黎巴嫩开始规范粮食生产和分配过程,以平息社会动荡。为了维持国家秩序,政府将面粉厂收归国有,并大力介入食品市场,以遏制来自下层的压力。而苏丹和埃及政府也引入了基于面包集中配送的经济补贴模式。

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政治学教授、《非洲起义》一书的合著者扎卡里亚•曼皮利(Zachariah Mampilly)发文指出,当前对面包短缺的愤怒浪潮,同时也是经济增长缺陷的必然结果。而巴希尔曾表示要继续竞选2020年的总统连任,但苏丹人已经无法继续忍受贫困,“巴希尔认为要想继续执政,只需要重新引入面包补贴,而人们强烈反对他的这种说法。”

这次的抗议和政变发生在美国结束对苏丹长达20年的封锁之后,在部分学者看来,这表示了苏丹人希望重新与全球经济接轨的要求,并使目前单一的苏丹经济多元化,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面包,还需要政府制定相应的政策。

(综合纽约时报、美联社、Quartz报道)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