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中弘股份被强制退市,但危机并未就此解除

作者:童洁 2018-11-09 09:09

随着深交所公告的发布,沸沸扬扬闹了数月的中弘股份退市风波,即将走到终点。

中弘股份 (3).jpg

15个交易日的等待之后,中弘股份退市一事成为定局。

11月8日,深交所发布公告,决定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

在此之前的9月13日至10月18日,中弘股份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成为A股首支“面值退市股”。而后,深交所启动了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程序,要在15个交易日内对中弘股份退市与否做出最后的决定。

在这期间,中弘股份也曾尝试保住“中弘股份”这支股票。根据媒体报道,其10月26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弘股份董事兼财务总监刘祖明明确表示,“我们争取不退市”。

“退市之前还有两次机会,一次是向深交所递交材料,目前中弘股份已经把材料报给了深交所,如果深交所看完材料决定让中弘股份进入停牌重组阶段,这是目前较为理想的结果。如果深交所判定中弘股份需要退市,那么公司很可能还有一次听证会的机会。”刘祖明说,“如果实在保不住,中弘争取退到三板。”

11月6日,中弘股份赴深交所参加听证会,同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审议中弘股份终止上市事项。随着深交所公告的发布,沸沸扬扬闹了数月的中弘股份退市风波,即将走到终点。

根据公告来看,在期间无停牌情况发生的前提下,12月28日将是中弘股份的最后交易日,次日起,中弘股份将正式退出A股舞台。但退市并不意味着中弘股份的危机就此解除,只是把这场戏码从台前拉到了幕后,中弘股份所面临的境遇,依然不容乐观。

虽然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一直在努力拯救中弘股份,但其逾期债务的金额还在不断累加之中,到10月底,中弘股份累计逾期债务金额已经达到了78.16亿元。而据深交所公告,中弘股份还将面临信息披露违规、违规支付收购款61.5亿元等方面的处罚可能。 

其实,不论是债务危机还是退市危机,中弘股份的希望都寄托在国厚资产身上。一个月前,中弘股份宣布与国厚资产旗下宿州国厚及中植系中泰创展共同签署《经营托管协议》,其试图借助国厚资产的力量,来挣脱债务旋涡。

国厚资产很快就开始对中弘股份进行布局,11月1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推选周英、王东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任期至本届董事会届满。

从查询到的资料来看,两位候选人,均来自中弘股份及国厚资产的发迹地安徽。其中,王东有着丰富的金融系统从业经验,曾任职于招商银行合肥分行、徽商银行总行公司银行部、徽商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现任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但需要注意的是,国厚资产面临的挑战本就不小,中弘股份的状况却还在进一步的恶化之中。11月7日,中弘股份旗下24套位于海口的商铺被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挂上了阿里拍卖网,该项目总评估价约9032万元拍,卖时间于12月1日10点至12月2日10点。

与此同时,中弘股份子公司中弘地产旗下一项不良债权也被债权人东方资管的合伙企业“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推上了拍卖交易台。这笔债权的本金为25亿元,债权利息及违约金为8.64亿元,总金额高达33.64亿元。阿里拍卖网显示,这笔债权的评估价为30.67亿元,起拍价是25亿元。

不仅如此,中弘股份最新披露的财务数据也是透着丝丝凉意。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弘股份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2.61亿元,同比上涨14.74%;但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8.8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379.61%;同期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18.86亿元,同比下降3600.73%。

要将缠绕中弘股份的这一个个结全部解开,并不是短期内可以达成的事情,国厚资产会如何拆解这一盘复杂的棋局?

童洁.jpg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