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离奇敲诈案背后红日药业“不能说的秘密” 是什么?

作者:李云琦 2018-11-08 07:59

记者注意到,案件发生前的2013年,红日药业曾在半年内密集举办39场巡讲开展销售工作;而3年中花去了10亿学术推广费。

timg (1).jpg

11月6日下午,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日药业)发布了一则利好消息,公司预计拿出不低于6000万元、不高于2亿元的资金回购公司约4000万股股份。11月7日开盘,红日药业股价翻红。

在此时放出利好消息的红日药业,正被一件往事带入风波:就在近日,一则涉及红日药业的敲诈旧案被首次披露,该案件因其离奇性而受到围观。

根据新京报记者通过裁判文书网看到,2014年底,一位名叫杜兵的人通过网络检索到红日药业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遂向红日药业索要“封口费”,最终红日药业应杜兵要求,买了近300万元的比特币用以“封口”,并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内都没有报警。

甘愿支付“封口费”的红日药业被拿住了怎样的把柄?裁判文书中所述“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究竟是什么,也成为谜团。11月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红日药业了解相关情况,对方称需要记者发送采访邮件。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尚未得到回复。

新京报记者研究发现,红日药业在2013年、2014年发展迅速,在销售上大规模的在全国各地展开学术型推广会,公司业绩增长迅速。

被敲诈 300万买比特币掩盖“秘密”

2014年12月,时任红日药业董事会秘书的郑丹,收到一封不太寻常的邮件。发送这封邮件的是来自四川省简阳的杜兵,其利用搜索引擎在网络上发现红日药业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并全部下载至硬盘,随后发送邮件以曝光上述信息为由索要钱财。

作为天津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红日药业当时的年度营业总收入早已超过20亿元。杜兵的勒索邮件最初并没有得到红日药业的回复。

手里拿着红日药业“七寸”的杜兵也没有放弃,而是选择在天涯论坛上发帖,并附一张红日药业商业往来费用清单的截图。

看到天涯论坛的帖子后,红日药业研究决定,由郑丹联系杜兵,称愿花30万元解决此事。杜兵提出需要300万元解决,并要求以比特币支付。红日药业经评估后,被迫同意杜兵的要求。

此后,杜兵通过邮件多次与郑丹联系,并教郑丹如何购买、支付比特币。红日药业在2015年1月和5月分两次将共300万元转账至员工王某账户,后使用王某个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花费2999981余元购买了2101.209个比特币并将其中的2099.7个比特币转入杜兵提供的纸钱包地址内。

在得到比特币后,杜兵将该2099.7个比特币变卖提现,最终得款200余万元。靠着这笔钱,杜兵在成都支付了购房首付,还买了一辆宝马X5。

值得注意的是,杜兵开始勒索一年半的时间里,红日药业均没有选择报警。一直到2016年8月,杜兵遭到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8日被逮捕。

因犯敲诈勒索罪,杜兵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相关扣押在案的宝马X5汽车、冻结在中国银行成都新南支行银行账户上的人民币40余万元,发还红日药业;查封在案房屋变现后扣除银行债权,剩余部分发回红日药业;继续追缴杜兵犯罪所得,返还红日药业后,不足部分,责令退赔。

当时与杜兵接触的董秘郑丹,如今已经成为红日药业的总经理。

今年10月,这则裁判文书被公布出来,在离奇的案情之外,是什么样的“秘密”,才让红日药业甘愿掏出300万“封口费”呢?

11月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红日药业了解相关情况,对方称需要记者发送采访邮件。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尚未得到回复。

大力“学术”推广 旗下“基金”赞助 半年39场巡讲网罗“大咖”

勒索一事,最初发生在2014年年底。那么在这之前的红日药业都发生了哪些大事呢?

资料显示,红日药业及子公司主要从事药品及医疗器械的生产经营和研究开发,主要产品有血必净注射液、盐酸法舒地尔注射液(川威)、低分子量肝素钙注射液(博璞青)、中药配方颗粒、医疗器械、药用辅料等。

2009年,也就是红日药业最初上市时,红日药业的年度营业总收入只有2.2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96.98万元。截至200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9.26亿元。

当时,红日药业旗下产品血必净注射液、盐酸法舒地尔注射液的毛利率分别能达到82.04%、91.76%。

红日药业在2009年年报中称,报告期公司通过专业学术推广与营销手段创新,使血必净注射液市场认知度不断提升。

这样的推广在后续几年中不断扩大,根据红日药业2013年度半年报:营销部门继续以学术会议为导向,开展销售工作。共举办“脓毒症高峰论坛”1场,“科学思辨-感染与炎症新视角”主题全国巡讲39场。

半年的时间内,全国巡讲39场,等于平均每个月的活动有6场,一周不到就会有下一场巡讲活动。

此外,2013年半年报中,红日药业旗下的配方颗粒的推广中,也表示“公司积极开发空白区域和空白医院,严格质量控制,加大学术推广力度,不断提升市场占有率。”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会议请来的都是主办区域的医药界“大咖”及官方人士。

在呼伦贝尔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网站一篇《卫生部全国巡讲专题报告会在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召开》文章中,2012年8月11日,由卫生部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组织,“红日医学科研教育基金”支持,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协办的全国巡讲第6站“科学思辨,感染与炎症新视角”专题报告会,在该院多功能报告厅召开,来自各地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近200人参加了会议。

该文章中,“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呼伦贝尔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天津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主任、国际华夏医药学会副理事长”均进行了精彩的学术讲座,“与会人员受益匪浅。”

记者发现,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的“天津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主任 宋立刚ADRTJ”在其2012年7月发布的博客文章中表示“科学思辨-感染与炎症新视角”活动是由卫生部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红日医学科研教育基金支持。

宋立刚发布的文章中,2012年7月在山西省太原市山西大医院学术交流中心举办的活动中,“来自山西省各地市的二级甲等以上医院的临床急症、ICU、呼吸、内科等有关学科带头人和科主任共200余人参加了报告会。”

而新京报记者目前在网络上已经难以找到红日药业“科学思辨-感染与炎症新视角”活动的具体信息。

此外,记者在红日药业官方公告、红日药业官方网站、天眼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等地方检索,均没有查询到支持这场活动的“红日医学科研教育基金”任何相关信息,“红日医学科研教育基金”是否真实以基金形式存在,也存在疑问。

11月7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红日药业董秘办,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对于有没有“红日医学科研教育基金”,自己不太清楚。

2013年收入翻倍,销售费用激增 ,3年花10亿学术推广费

大力推广的背后,2013年上半年,红日药业的营业总收入达到了9.4亿元,较2012年的4.6亿元增加103.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了1.6亿元,较2012年同期增加50.31%。

2013年全年,红日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0.98亿元,同比增长70.61%,营业利润3.8亿元,同比增长 24.79%,利润总额4亿元,同比增长29.94%,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 3.4亿元,同比增长 46.92%。

业绩增长的背后,2013年度红日药业血必净注射液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同比增长101.73%,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2.41个百分点; 中药配方颗粒实现销售 收入8亿元,同比增长61.33%,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3个百分点。

与业绩增长对应,红日药业2013年度的营业成本为3亿元,比上年增加30.43%,其中销售费用11亿元,比上年增加1.18倍。

新京报记者统计销售费用发现,2011年度至2017年度,红日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32亿元、5.2亿元、11.33亿元、15.79亿元、18.4亿元、17.17亿元、13.39亿元。

通过上述数据不难发现,红日药业2012年度、2013年度的销售费用增加幅度最高。

这样的销售费用主要花在了什么地方?

根据红日药业2012年年度报告,红日药业2012年度的会议费、学术推广费分别为1.3亿元、1.08亿元,是销售费用中占比最高的两项费用。

2013年度,红日药业的学术推广费达到了3.89亿元,市场调研费用为3.22亿元,会议费用为9758万元。2014年度,红日药业的学术推广费增加至5亿元,市场调研费用增加至5.3亿元。

明星产品遭遇政策“黑天鹅” 连续两年销售下滑

红日药业收入的变化,与旗下明星产品“血必净注射液”有着很大关联。

根据红日药业官网,血必净注射液是红日药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独家生产的中药二类新药。也是唯一被批准以脓毒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为适应症的药物。在中药界,血必净也有“重要抗生素”的称谓,也是辅助用药的一种。

根据新京报报道,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重点跟踪监控辅助用药、医院超常使用的药品,明确医师处方权限,处方涉及贵重药品时,应主动与患者沟通,规范用量,努力减轻急性、长期用药患者药品费用负担。”

其中,红日药业旗下的血必净注射液也被安徽、甘肃、云南等多地省市及医院列入重点监控目录甚至停用。

此外,红日药业2015年年度报告中还提到,“药占比政策将在2016年开始推进,2017年底医改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届时药品院内销售的整体市场规模将受到限制,尤其对特定产品而言的高产医院继续增长的空间将受到压缩。”

面对这样的利空消息,红日药业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对于行业政策带来的压力已经提早布局,通过加快医院开发和加强学术推广能力,深挖血必净等产品的价值。”

数据显示,目前红日药业血必净的收入规模已经下滑至近年来最低点,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红日药业血必净注射液的收入分别为12.78亿元、13.76亿元、11.24亿元、6.84亿元。

文章来源:新京报 编辑:黄淑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