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每日人物 | 红牛争夺战,“养父”严彬能否打赢?

作者:综合 2018-10-08 22:13

他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16岁初中毕业打工,一年才挣92元。为了挣钱养家,他曾孤身前往泰国,没钱吃饭,靠着卖血度日。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他以750亿的身家排名第十八,他就是华彬帝国的持有者——严彬,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泰籍华人巨富。

2018年9月29日,是红牛中国工商登记营业期限的最后一天。当日,红牛中国和其背后的大股东红牛泰国先后就该公司未来能否存续分别发表了声明,围绕红牛中国的纷争再次升级。

红牛,这个在中国境内品牌资产达到506.80亿元的小金罐,实则是个归属暧昧不清的混血儿。泰国“生父”许氏家族把控着它的法律身份,掌握着商标授权;而它在中国从无到有,则仰仗着中国“养父”严彬。

人们都听说过红牛,但严彬对人们来说是一个不算太熟悉的名字,对其过往经历的报道,大多是艰苦发家的故事。

8b82b9014a90f603169c3cc73212b31bb051ed06.jpg

“泰漂”往事,来自房地产的“第一桶金”

1954 年,严彬出生在山东一户贫穷家庭。文革爆发后的第三个年头, 16 岁的严彬刚初中毕业便被安排到河南省林县插队,一年后严彬带着92元——他这一年的全部工资,以探亲的名义来到了泰国。

据相关报道,严彬很愿意谈年轻时的遭遇,只是每次说得都不太一样。在对严彬为数不多的采访报道中,大多提及了他初到泰国靠卖血维持生计的经历。网上对于严彬过去的报道,几乎都是他艰难求生,最终靠自身勤奋在泰国安身立命的故事。

自1974年后的十年,严彬先后在房地产、贸易、旅游等行业工作过,30岁那年,严彬在曼谷买下第一套房子。当时刚好赶上泰国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十年,严彬刚买下,房价就涨了30%,严彬果断把房子卖了,成立了华彬集团,开始做房地产生意。

“我每天晚睡早起,看很多报纸,中文的、英文的,动脑筋去琢磨。做每一件事,力不到不为财。”严彬说到。

20世纪80—90年代初的泰国房地产发展就如同中国21世纪初房地产的黄金十年一样,高速发展,而严彬的第一桶金正是这个时候掘自房地产。严彬在曼谷市中心建立一个华彬大厦,大赚了一笔。严彬曾说:“每个成功人士的第一桶金都是最艰苦的,我真正的第一桶金是来自于1989年的房地产,那一次的房地产赚了那一栋楼,现在这个大楼还在曼谷的市中心,虽然装修老一点,但是历史的见证。”

1539002536750018573.jpeg

                               北京华彬中心

敏锐的投资高手

1990年华彬集团在北京设立华彬驻京办事处,正式来华投资。

严彬的投资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也曾遭过重大挫折。1994年,华彬集团向昌平南口镇承租1000多亩土地,要建亚洲第一大的乐园兴建沃德兰乐园。然而该项目最终却因未曾公开的原因而夭折,成为亚洲最大烂尾楼,随着2013年开始拆除,曾经的童话也终于梦碎,也成为严彬永远的痛。

1995年华彬集团在北京长安街买下来了一个烂尾12年的楼盘,成为北京CBD顶级商务楼即华彬中心,如今名企入驻,名流出没,算是复制了严彬在泰国的成功。

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泰国受打击最为严重。而严彬却及时在半年前将资本转移回了中国大陆,最终毫发未损。当泰国企业纷纷巨亏甚至接连倒闭的时候,严彬却在赚钱。对此,泰国金融界都感到不可思异,对严彬佩服不已。

泰国的前总理他信曾经说严彬是“侠肝义胆的朋友”,他不但担任过泰王国经济顾问,在中泰领导人会面的时候,也时常有他陪同。也许正是这种在政治上的了解,给予了他更多在商业发展中大方向的把控。

一位采访过严彬的记者曾如此描述严彬:“严彬自我表达欲非常强,认为自己的市场敏锐度很厉害,但谁都知道资源人脉才是他的强项。”

454641072fc0487bbc666ddda229b838_th.jpg

将红牛带入中国的“牵牛人”

尽管在泰国的声望如日中天,但真正让严彬被内地社会广泛熟知的,是他引入的一款全新的功能性饮料——红牛。

红牛产自泰国,其产品发明者和品牌所有者是泰籍华裔许书标。许书标早有进入中国内地的计划,但因为拿不到批文,即使在海南建厂也无法在中国销售。后来,关键人物严彬出现了,当时他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和“红牛”饮料对社会人群的意义,遂将“红牛”引进中国,在深圳特区成立了中外合资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因此,严彬也被称为红牛进入中国的“牵牛人”。

当年“红牛”进入中国市场时,中国还没有能量饮料的概念,因此有关部门将“红牛”饮料定义为“特殊用途饮料”。红牛作为一个高价位、具有鲜明功能性的产品,第一年仅市场推广就耗费了两亿人民币。初期可以说走得很艰难,第二年后“红牛”才真正红遍大江南北。“累了困了喝红牛”的广告语被亿万消费者所熟知。

1998年10月,红牛建立北京生产基地,并将总部设立在北京,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是当时北京市最大的中外合资饮料企业之一。

严彬说:“企业到了一定程度,市场是第一位的。你不会做市场,不会看到你自己的消费人群,不会找出自己的市场空间,什么都是假的。”

后来,红牛成了全国声援申奥活动的著名企业之一,并举办了各种活动支持体育事业。当时红牛的口号是:为在改革开放中自强不息、蒸蒸日上的中国人民添力加劲。截止目前,红牛饮料仍占据着中国功能性饮料很大的市场份额。

u=385248319,1398368196&fm=173&app=25&f=JPEG.jpg

严彬其人

严彬本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在他低调行事风格的影响下,外界自然了解不多。据一位曾经在其集团内工作的员工透露,严彬的性格比较“强势”,多数时间喜欢住在华彬庄园的别墅内。

有人曾称严彬真正的财富是他的朋友圈。严彬的生意是实实在在的“玩圈子”,他的交游非常广泛,如政界名流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体育巨星马拉多纳、尼克劳斯,文艺名人多明戈、姜昆等等。这些人不仅为他做了代言,而且还发挥着朋友圈的力量为他招揽生意。

严彬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人。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严彬称自己是站着睡觉的,“我5点就起来,早起脑子才清楚,我属马的,马睡觉是站着睡”。“一年在全世界已飞了1300多个小时,共117天在飞机上,1分钟的成本是人民币40万。”而当年在建华彬国际大厦时,他一天能上下往返20次,检查每一层,看为什么出问题。

严彬用人不拘一格,好启用年轻人,往往能收到奇效。他认为“年轻经理人有朝气、视野广泛、善于学习,观察敏锐透彻、想象丰富新奇、勇于弃旧图新、善于随机应变”。

1539002951511009832.jpg

                               严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

红牛的造富神话

和任正非、宗庆后一样,严彬也拒绝企业上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严彬曾表示,“企业责任更多,有些人辛辛苦苦攒了一点钱,别去玩股票,好好干点实业的事都好。”

经过20多年的时间,严彬已经使华彬集团成长为一个集体育文化产业、旅游休闲度假、功能饮料、国际贸易、房地产及物业经营管理、矿产资源等多种产业的跨国投资集团公司。该集团在新加坡、加拿大、美国、英国、德国、瑞士等国都设立了分支机构。

也是在这20多年间,它造就了三个富豪家族:在2017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红牛中国的灵魂人物严彬以110亿美金的身家,排名第107位;它的泰国发明者许氏家族的资产达到了93亿美金,世界排名第145位;另一个受益者,奥地利红牛老板、如今已73岁的迪克•梅特舒兹则以120亿美金的资产排名第98位。

但它随后又搅起其中两大家族的争斗。

15-07-33-83-940446.jpg

到底是谁的红牛?

华彬集团与泰国天丝的官司短期内似乎很难落定,也就是说,华彬集团能否继续使用红牛商标,依然要经过漫长的谈判和诉讼。

尽管双方的谈判还在持续,但战局早已延伸到诉讼之外。

2016年底,华彬集团推出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在这个时间节点推出另一款,也让市场认为,这是严彬在为自己寻找退路。

诉讼中的泰国天丝也是争锋相对,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泰国天丝计划预推出新版红牛“安奈吉”,与之前的红牛包装极为相似,也欲进入功能饮料市场分一杯羹,泰国天丝自营红牛也在传递一种信号,双方的矛盾很难调和。

是被严彬“续命”,还是被许氏家族收回?红牛中国的命运悬而未决。

另外一方面,尽管红牛还在功能饮料市场保持着绝对优势,但身后的对手都在穷追不舍,受到夹击的华彬,最大的焦虑还是商标诉讼,很难想象,靠着红牛迎来高光时刻的严彬,如果失去红牛将会怎样?

红牛商标权之争与加多宝、王老吉的“红罐之争”有几分相似,加多宝此时的境遇也可视作对红牛的警示。而严彬和红牛能在这场争执中全身而退吗?

文章来源:时代悦读 编辑:张梦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