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对话诺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中国的消费产品具备世界级水平

作者:吴怡、张文洁、单少琦 2018-08-09 09:30

提到托马斯·萨金特这个名字,相信中国的经济学者都不会陌生。他发表过的著作近十部,包括撰写的经济学专著、教材和文集等,其中理性预期计量经济学更是该领域的经典著作,影响深远。

【“诺奖经济学家·中国新经济力量论坛”系列专题报道】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实习生 张文洁、单少琦

中国正迎来一轮消费升级的浪潮,传统的生存型、物质型消费开始让位于发展型、服务型等新型消费,消费越来越多被注入精神内核,成为满足消费者精神世界的外向延伸。消费升级为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同时也为企业发展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以“ 2018经济趋势与消费升级解析”为主题,8月10日,由雅居乐地产雅尊会主办、APP时代财经、时代周报协办的广州“ 诺奖经济学家· 中国新经济力量论坛”活动,将邀请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 萨金特出席,此外,活动还将特别邀请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以及众多专家、企业家共聚一堂,深入探讨中国经济新形势以及消费升级下的市场变革。

提到托马斯·萨金特这个名字,相信中国的经济学者都不会陌生。他发表过的著作近十部,包括撰写的经济学专著、教材和文集等,其中理性预期计量经济学更是该领域的经典著作,影响深远。

201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将托马斯·萨金特推向了全世界的聚光灯之下,这位经济领域理性预期学派的领袖人物注定将会被历史所铭记。尽管作为经济学理论研究领域的泰斗级人物,托马斯·萨金特教授却喜欢奔走于国外,不断跟外界接触交流,已经步入古稀之年的他,至今依然活跃在宏观经济研究的第一线。

近几年来,托马斯·萨金特成为了中国的“常客”,并且多了一重身份:北大汇丰商学院的讲课教授。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社会,正吸引着他驻扎下来深入研究。萨金特认为,“这样可以了解到关于中国最新的动态,可以在沟通的过程中不断修正自己对中国的误解”。

在日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中,托马斯·萨金特教授谈到了他对于区块链和金融创新、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合作,以及对目前全球消费市场的看法。

早在2013年,萨金特教授就对数字货币的流行给出了肯定答案,成为第一个明确支持数字货币的诺奖得主。不过谈及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化,萨金特则表示,即使是非常成功的技术,也不会马上有经济盈利,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让技术在市场上进行商业化的实现。

在此之前,萨金特教授曾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追赶上那些掌握前沿技术的国家;二是开拓前沿技术。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增长受益于如此快速的追赶步伐。现在很多地方,中国的经济活力就定义了什么叫做前沿。

此次谈及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问题,萨金特教授则讲述了他自己在中国的购物经历,并认为中国一些企业的产品已经拥有了世界级的水平,如果继续坚持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和科创条件,将会催生出更多的世界级科创型企业,从而拉动整个经济社会加快转型升级。

区块链的滞后期

时代周报:您参与创造的En-Tan-Mo项目,将博弈论的研究成果融入区块链实现革新,被认为是新一代区块链。区块链项目应该如何才能做到安全性、高效率和去中心化的统一?

托马斯·萨金特:问得好。区块链不是一种单一的技术,而是一套技术。它的基本理念是以一种安全保护私人信息的方式,在计算机网络上广泛分发分类账。这使得分类帐能够以安全和准确的方式被广泛地共享和更新。

这些想法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执行方式,使得分类账的更新方式也有所不同。其中一些已被证实非常耗费计算机时间,以及在电力方面消耗昂贵。一个前沿的研究领域应该要做到,如何在不损害隐私保护和准确性的前提下,以降低成本的方式实现程序更新。(我们)正在把发展进步的计算机科学、经济学和博弈论结合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时代周报:由于大数据带来信息安全等问题,中心化的服务正被大众所质疑。有人提出,区块链迎来了市场时机,却离真正的市场化应用还有距离。您认为区块链除了发币以外,还可以将技术应用到哪些商业化场景,如防伪系统、区块链游戏等?

托马斯·萨金特:从人类发明一项新技术,到基于该发明的新产品推向市场之间,总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期。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家和风险资本家正忙于创造新的途径,去利用区块链进行分发、共享和保护信息。目前还有很多关于区块链其他潜在用途的探索,包括在统计和数学科学中的应用。

时代周报:您之前谈到加密数字货币的崛起是一个迷人的现象,具体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托马斯·萨金特:审核信息成本的降低以及贸易伙伴的可靠性,是扩大贸易和市场的主要推动力。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为如何更加普遍实现这种成本降低提供了一些主意。各国政府已经开始非常关注管制和(或)创造数字货币。

产业升级的必经之路

时代周报:目前大批中国企业都在努力布局国际化市场,包括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和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市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的可预见性挑战有哪些?

托马斯·萨金特:这又是一个很棒的问题。一个企业怎么能想到预测这样的事情?一种方法是以史为鉴,历史总会有一些教训。当一个国家的公司走出国门时,就执行产权以及合同包括债务合同等这些法律合约而言,他们是“客人”。因此,这推动了国际机构的建立,来帮助企业在海外顺利执行合同。当企业跨越国界时,它同时也是在扩大自己的竞争范围。这可能会让本土的公司感觉受到挑战,但从长远来看,它会促进(双方企业发展的)创新和效率。

时代周报: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中国企业要想进入全球产业链的高端领域,需要从哪些方面加强企业的创造力和竞争能力?

托马斯·萨金特:这里的关键是“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这其中包括企业层面的研究与开发(实用性的,应用性的研究与开发);从政府层面来看,研究与开发(纯粹是为了知识而进行的科学研究,通常会带来惊喜和意想不到的结果);至于各层级的教育,从零开始。

时代周报:您认为,中国要真正做到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更加优化,还需要经历哪些阶段?

托马斯·萨金特:从我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消费产品具备了世界级的技术。我的妻子刚给我买了一份生日礼物—大疆Mavic Air,这款产品能取代我三年前买的大疆无人机。当我买了我的第一款大疆无人机时,我甚至没注意到它的设计和制造地点。现在我知道了,它的出生地在深圳,令人赞叹。可能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比较粗浅:只要中国坚持着做现在所做的这些来为企业创造技能和环境,就会催生出更多像大疆这样的公司。

时代周报:中国经济的稳步增长到了消费升级与转型,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来看,您预测下一个阶段中国将会有哪些产业异军突起?

托马斯·萨金特:我不清楚。我在中国的朋友和我在美国、欧洲的朋友消费着同样类型的产品。也许我在中国的朋友用他们的手机下单东西比我在美国的朋友更快,而且他们还用他们的手机跟银行做线上交易。谈及有前景的新产品,问企业家比问教授更合适。

时代周报:您此前提到,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追赶上那些掌握前沿技术的国家;二是开拓前沿技术。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增长受益于如此快速的追赶步伐。中国接下来应该如何开拓更加前沿的技术?

托马斯·萨金特:仍然是纯科学和应用型的两种研究开发,以及各种层面的教育。

1533021768216081422.png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企业资讯 编辑:严向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