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伊拉克大选现戏剧性一幕,局势变化或引发投资风险

作者:林怡龄 2018-05-17 07:57

伊拉克迎来打败IS(伊斯兰国)之后的首次大选,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脱颖而出。

5月12日,伊拉克迎来打败IS(伊斯兰国)之后的首次大选。据路透社14日拿到的未经确认的计票结果,萨德尔阵营共得到130万张选票,这将使其赢得议会329个席位中的54席。伊拉克前交通部长哈迪·阿米里领导的“法塔赫联盟”有望拿到47个议会席位。

而此前外界纷纷看好的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却意外落后于这两个对手。《纽约时报》对此分析指出,萨德尔惊人的胜选,表明伊拉克局势或正在发生变化。

真正的问题:政府组阁

据美国之音报道,选票基本已经清点完毕,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在6个地区领先,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领袖阿米里领导的阵营位居第二,伊拉克现任总理阿巴迪则意外落后。由于此次选举被视为伊拉克选民对现总理阿巴迪的“信任公投”,这样的结果,令此前纷纷预测其将连任的媒体及分析人士感到震惊。

微信图片_20180516175056.jpg

萨德尔联盟胜选后,其支持者在街头庆祝。来源:视觉中国

同样出乎意料的是,伊拉克这次大选的投票率急剧下降,仅为44.52%,创2003年以来新低。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向时代财经分析称,伊拉克此次大选投票率低与埃及今年大选一样,都反映了人民对处于转型时期的阿拉伯国家的候选人普遍感到失望,尤其是对政治领导人只关心政治和教派利益争夺,不关心经济和民生而感到沮丧。

目前,全程戒严的大选已落下帷幕,然而更严峻的问题仍在等待着伊拉克:如何谈判组建下一届政府。孙德刚认为,由于现在没有一个势力获得一半以上的席位,未来伊拉克联合政府组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下一届政府组阁的状况,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包澄章告诉时代财经,由于奉行跨教派的民族主义立场,萨德尔阵营更容易同其他阵营在议会中进行结盟,未来各包括萨德尔阵营、阿米里阵营、阿巴迪阵营和前总理马利基阵营在内的伊拉克各政治派系围绕组阁权的争夺将进一步加剧。

由于萨德尔没有直接参选,因此不能担任总理一职,但作为一个政治联盟的领袖,他将在为组建伊拉克政府而进行的各种谈判和利益交换中发挥重大作用。

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的父亲是已故大阿亚图拉穆罕默德•萨迪克•萨德尔,长期奉行反美立场。萨德尔也因此深受父亲的影响,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前所长黄民兴告诉时代财经,与长期执政的马利基和阿巴迪这些什叶派政治精英代表不同的是,萨德尔属于激进的什叶派教士,其曾领导什叶派民兵组织“迈赫迪军”,与美军和伊拉克政府军作战。

“萨德尔领导的联盟因此得到多数什叶派下层民众的大力支持,但他的党派很少参加政府组阁。”黄民兴说,现在,萨德尔给自己塑造的形象是一个有意打击腐败的民粹主义斗士,其联盟竞选的主题也主要聚焦民生及腐败问题。

伊朗将成伊拉克大选最大赢家?

值得注意的是,中东媒体Al-Monitor指出,目前,尚不能忽视地区和国际大国对下一届新政府内阁成立方面的影响,尤其是伊朗和美国。

BBC511日的报道中就曾预测,伊朗将成为此届伊拉克大选的最大赢家。然而,在此次伊拉克大选中,伊朗支持的阿米里领导的“法塔赫联盟”位居第二,而排在第一的萨德尔联盟则是反伊朗立场。

近年来,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势力有所上升,与沙特的代理人战争阵线越拉越长。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报道,去年7月,沙特曾邀请萨德尔访问利雅得,并赞赏萨德尔的反伊朗立场。而对于萨德尔联盟的胜选,包澄章认为,这是沙特通过分化什叶派内部阵营,在什叶派内部建立反伊朗阵线的一次突破。

据悉,萨德尔的叔叔,著名的什叶派思想家穆罕默德•贝克尔•萨德尔与伊朗领导人霍梅尼是密友。但黄民兴指出,萨德尔与他叔叔不同,他本人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并且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后与伊朗的关系一度紧张。

“根据他一贯的表现和民族主义立场看,萨德尔执政后不会完全倾向伊朗,而美国也必然竭尽所能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并且美国在伊拉克仍然拥有独特的影响力。因此,不能说伊朗是最大的赢家。”黄民兴说到。

此外,孙德刚也告诉时代财经,未来伊拉克跨教派政党联盟将成为新常态,教派之间的划线日益模糊。不管未来伊拉克哪个政治联盟联合执政,都会在美国、伊朗和沙特之间保持平衡,不会成为任何一方的代理人。

中资企业的担忧:伊拉克局势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伊拉克沦为美国在中东的“傀儡”,国内政治、经济等方面受到外部势力的操纵与影响。然而,为了伊拉克石油而卷入的美国却得不偿失,进军伊拉克成为了美国的战略之殇。

与之相反的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份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已成为伊拉克石油的主要进口国,每年购买伊拉克一半以上的石油。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伊拉克石油出口的主要贸易对象就由美国改为中国。

据中国商务部消息,2015年,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访华,中伊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并签署5份协议和备忘录,其中包括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扩大油气合作等。孙德刚称,中国在伊拉克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与伊拉克战后重建和民生改善的诉求高度契合,因而受到伊拉克政府和人民的欢迎。2016年,中资公司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为55.3亿美元,同比增长91.3%。

微信图片_20180516175059.png

伊拉克Khabbaz油田据称遭到简易炸弹袭击,火光熊熊。来源:视觉中国

尽管伊拉克战后百废待兴,重建市场潜力巨大,但仍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目前,中资企业集中的北部库尔德地区和南部什叶派地区安全形势相对较好,但社会治安状况同样令人担忧。近年来,伊拉克暴力恐袭事件仍时有发生,这对在伊拉克的中资企业而言,都是不得不考虑的安全风险。

据数字经济研究院的报道,中国的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在伊拉克都有投资项目。但因为伊拉克局势不稳,油气基础设施遭受的攻击次数也日益上升。由于中国政府目前还没有与伊拉克签订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如果发生重大的政治变动,中资企业的损失将极为惨重。

伊拉克此次大选自然引发了人们对伊拉克局势的担忧。

“萨德尔领导的联盟胜选后,形势不会发生大的变化。”黄民兴告诉时代财经,中国政府将继续奉行原有的政策,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及维护地区和平和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中资公司也将在安全形势有保障的情况下继续开展投资活动。他分析道,从伊拉克目前的形势看,“伊斯兰国”溃败后安全局面将得到巩固,库尔德地区获得独立的可能性小,因此整体的平稳局势可以延续下去。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张常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