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探路 | 无论天涯与海角,此心安处即是家

作者:综合 2018-02-09 21:02

“家,生命开始的地方。人的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

年关渐近,千千万万中国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回家!

也许许多人已经回到了家乡,有些人还在回家的路上,然而,还有一些人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回家过年。


过年回不了家,那浓浓的乡愁如梁实秋笔下的美食一样,是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纵有万千乡愁,此时也只能化作一句:无论海角与天涯,心安即是家。


只有漂泊,才能抵达故乡

“乡愁,总与距离有关,总与去国离乡有关。乡愁是条穿越时空的线,这端是游子,那端是故乡。游子走得愈远,乡愁收得愈紧。当游子头发斑白了,累了,心上也就勒出了最深最深的痕。”


写下中华第一思乡诗的李白是真正的游子,一生踏遍千山万水,离家越远,离家越久,才真正懂得了“故乡”二字。

当初辞别故乡,李白依依不舍地写下:“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身在洛阳,听到熟悉的曲子,又想起了故乡,吟出:“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到后来,抬头望见月光,都会不知不觉想起故乡......


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也许是为了生计,也许是为了梦想,离开故乡,来到遥远的他乡。

正如余光中所说:“世上本没有故乡,只是因为有了他乡;世上本没有思念,只是因为有了离别。”

或许,只有漂泊,才能抵达故乡。他乡的山水,拉长了对故乡的思念,乡愁越浓,越想把自己与故乡连在一起。

游子的故乡,不在此地不在他乡,在心里。

不知不觉把他乡,当作了故乡

王鼎钧说:“故乡是什么?所有的故乡都是异乡演变而来的,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是啊,一代又一代人,不断地离开自己的故乡,寻找一个愿意停留的异乡,渐渐地,异乡成了故乡,故乡成了远方。


当年陆游带着家眷,赴千里之外的蜀地任职,他满怀愁绪地写下:“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生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和家人在蜀地呆久了,他渐渐喜欢上了这里,“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可见他当时的高兴劲儿。


陆游对蜀地的美食更是如数家珍,俨然一个当地人:“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蟹。轮囷犀浦芋,磊落新都菜......”最美味当数蒸鸡,犀浦的芋头香软糯滑,新都的菜口感极佳......

蜀地的一草一木,一蔬一饭,一人一事渐渐地融入了陆游的生命,陆游坚称自己“前生定蜀人”,本是异乡的蜀地,成了陆游的故乡。

“披星戴月地奔波,只为一扇窗。当你迷失在路上,能够看见那灯光。不知不觉把他乡,当作了故乡,只是偶尔难过时,不经意遥望远方……”李健的歌,拨动了多少异乡人的心弦?

其实,只要生命中重要的人在身边,“家”也可在异乡延续。

故乡不过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如今,你在哪儿站稳了,哪儿就是你的故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在流浪。”

去到一个地方,不急不燥,既来之则安之,在他乡过着故乡的生活,渐渐地,生出“不知何处是他乡”的安定感,懂得了: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苏东坡一生如浮萍一般漂泊四方,所幸他乐观旷达,随遇而安,走到哪儿,哪儿就成为他的第二故乡。

被贬到黄州,苏东坡却有滋有味地过日子,恍如在家一般,兴致勃勃地研究竹笋焖猪肉、东坡豆腐。

被流放到瘴气横行的岭南,亲友纷纷写信安慰,苏东坡却回道:“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被发配到海南,发现了美味的生蚝,他马上写信给儿子:“千万别让朝廷的士大夫知道海南有好吃的蚝,不然他们会争着来瓜分我的蚝的。”

一生的漂泊生涯,苏东坡依旧安然自在,是因为他的“心安”,他这样写道:“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史铁生说:“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

人,本为大地之子,栖息于大地之上。履痕所及之处,精神安放之所,就是故乡。

无论天涯与海角,大抵心安即是家。

文章来源:物道 编辑:吴思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