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经APP
时代财经APP

立即扫码下载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微信

立即扫码关注

随时获取最新资讯

时代财经APP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时代财经APP

走出父亲刘墉的阴影,他为生活做减法

作者:陈泽秀 2018-02-06 02:16

曾经,刘轩是父亲刘墉笔下的“叛逆小子”,因为父亲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完全暴露给公众。刘轩感到巨大的压力,甚至想要反抗父亲;如今,他除了坦然接受当年的一切,还感谢父亲让自己在“出道”之前就有了较大的受众基础。

知名作家刘墉的儿子刘轩是个斜杠青年(意指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他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身兼作家、企业讲师、品牌顾问、音乐制作人和节目主持人等多种跨界身份。作为作家,刘轩出版了10多部作品,包括《属于那个叛逆的年代》《Why Not?给自己一点自由》《放任心中的100次流浪》等散文集。新书《幸福的最小行动》是继《助你好运》之后,刘轩出版的又一本心理学题材的书。

曾经,刘轩是父亲刘墉笔下的“叛逆小子”,因为父亲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完全暴露给公众。刘轩感到巨大的压力,甚至想要反抗父亲;如今,他除了坦然接受当年的一切,还感谢父亲让自己在“出道”之前就有了较大的受众基础。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范围内,刘轩总是能够在众多领域中频繁切换身份,并且保持高效自如的状态,他认为这一切归功于自己掌握的心理学理论与多年的实践经验。当初开始写作时,刘轩就认为,读者不只要励志,而是要方法。心理学研究可以生活化,让每个人都能自如应用。在刘轩看来,无论多么宏伟、远大或者看起来不切实际的目标,都需要通过行动来实现,关键在于要学会把目标拆成一个个最小的行动。

心灵鸡汤很重要

时代周报:掌握心理学知识,对普通人来说有必要吗?

刘轩:当然很有必要,但不一定非要是科班地去学习很多心理学知识,关键在于了解一些心理学常识,比如情绪管理方面、亲子心理、人际沟通等,这些背后都已经有很多成熟的心理学结论,了解这些,能够帮助你更好地管理、规划、改善自己的生活状态。这样相当于给生活加了一个心理学的维度,能够看得更加清楚,工作更加得心应手。

时代周报:新书为什么叫做《幸福的最小行动》?

刘轩:幸福,是我们每一个人想要达到的一种人生状态,涉及方方面面的东西,比如家庭、事业、人际关系等。幸福需要在各个方面都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达到,但我一直秉持的原则是,无论多么宏伟、远大或者看起来哪怕不切实际的目标,都需要通过一个一个的行动来实现。那么最容易执行、最容易让人坚持下去的,就是把目标拆成一个个最小的行动,只要去做,就会有收获的行动,累计起来,自然能够拥有巨大的转变力量,最终达成目标。这本书叫《幸福的最小行动》,就是希望把这个观念传递给更多人。

写作这本书之前,我曾经拍摄过一系列名为《三分钟心理学堂》的视频短片放在网络上。后来朋友介绍,我和十点课堂建立了合作,踏入了“知识付费”的领域,推出了12堂的积极心理学视频课程,《幸福的最小行动》就脱胎于这12堂心理课。这门心理课推出后,非常受大家欢迎,有10万以上的人在学习,后来就有不少学员说,能不能就课程的各个主题,把更多的内容呈现出来,也方便随手翻阅,做点笔记什么的。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因为视频有视频的优点,图书有图书的优点,所以,就花了有半年的时间写作了这本书。

写作《幸福的最小行动》,我希望透过一些最小行动的微调,让读者积累出生活的大改变。人是有惰性的,让一个人一下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基本上不可能。需要去设计一个一个的步骤,从最小的行动开始,然后累积出整体改变的结果。在书里,我会告诉读者哪些是可行的最小行动,只要放心地去做,就一定会有变化和收获。当然,哪怕最小的行动,也需要你真的行动起来。

时代周报:你的书与市场上流行的心灵鸡汤类书籍有什么不同?

刘轩:很多人选择喝鸡汤,因为它可以让我们的心感到慰藉。无论是真鸡汤还是假鸡汤,尤其现在讯息这么大的一个状况之下,每个人都希望可以有一个避风港。所以鸡汤其实扮演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根据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最简单的层次就是基本生活,其次是安全的需求,鸡汤就是给我们提供安全感的。无论是产业或个人或书籍,能够缓解焦虑,提供安全感,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有价值。我的图书侧重于从心理学的科学角度帮助读者提升效率、改善生活状态,从这个层面来讲,我提供方法,但还需要读者执行。这就不仅是喝喝鸡汤就结束了的事情。

最后悔没有早点毕业

时代周报:为什么当初到哈佛上学会选择学习心理学?

刘轩:我自己偏好人文学科。在哈佛,到了大二才需要学习主修课程,所以我有时间先探索。我当时曾经选过音乐系,但后来发现不是我真正喜欢的。然后去经济系,觉得未来可能到华尔街去赚大钱,但也发现赚钱其实不是某个系科能够教会你的。后来到了心理系,发觉它既用科学的方法来做理论,又建立在很多人文场景之中。我就觉得,无论未来做什么,都会运用到心理学,也确实如此。比如,身为音乐制作人,我在为广告去谱曲的时候,如何去用音乐衬托或营造出气氛?身为DJ,我如何通过音乐讲故事,把听众带到另外一个境界?这些百分之百全部都是心理问题。

时代周报:你的很多成长故事都被父亲刘墉写进了书里,你曾说,这是一个楚门秀。这段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

刘轩:有段时间确实感觉像是楚门秀,自己的生活被完全暴露了,而且我爸爸的那些书,发行量都很大,所以这些年基本上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有人见面打招呼说:我看过你爸的书,或者,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这确实会给我带来一些压力,有段时间我也比较反感以这种方式被大家认识。但后来也习惯了、坦然了,既然有这样的人生经历,那就顺流而下吧,没有什么好对抗的。我对自己的孩子,就没有刻意去记录什么,遇到好玩的事情,觉得想记录下来,就单纯作为一个记录吧,等孩子长大后再看到这些,也许就是一份美好的回忆,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时代周报:父亲对你有哪些影响?有没有青必须出于蓝的压力?

刘轩: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多,早年的影响,基本上都被他写在了《肯定自己》《创造自己》《超越自己》这三本书里。我从生活习惯、写作演讲训练,到很多为人处世的方法,都有他的影响。他对待生活、对待创造以及对待自己的人生哲学,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照。他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就学会了选择的重要,取舍的重要,也学会了简化自己的生活。他之前跟我讲过一句话:如果你要有丰富的创意,就必须过极简的生活。当时我想,这个是你不是我,但现在我的生活越来越丰富,我发觉我真的必须做减法。

时代周报:心理学认为,长期来看,八成人会比较后悔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你有哪些事情是后悔的?

刘轩:我最大的后悔,是没有早一点从哈佛毕业、到社会上摸爬滚打,反而是在研究所待了很多年,一直读书,最后搞得自己有点虚无,差点和整个社会脱节。后来博士班毕业,回到台湾,才慢慢找到生活的感觉,感受到那种接地气的温度,人生的方向也才逐渐确立起来。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孙丽君